“师祖爷爷你们这是要去哪里?”陈清风等人刚出大殿,侧面迎来一位身着青衣的娇俏少女恭敬的问道,正是再度前来青玉门寻找南宫煌的肖月婵。

  “我们出去办点要事,你待在门中不要乱跑。”陈清风道。

  “不嘛,是不是我师傅回来了?”肖月婵连忙上前撒娇道。

  “不是,我们真的有要事。”陈清风对徐任重使了个眼色,接着道,“如果煌儿回来,爷爷定会通知你的,这次保准不会让他再跑掉。”

  “真的?”肖月婵顿时欣喜起来。

  “爷爷还会欺骗你吗?”陈清风无奈的笑了笑道,“任重带你师侄女好好玩玩!”

  “是,师傅!”徐任重道。

  “我们走!”陈清风大手一挥带着众人快速下山。

  ……

  “到底交不交出南宫煌?否则我们就踏平你们青玉门!”

  “青玉门,我们给你们面子,在这里和你们谈判,你们再不交出南宫煌就休怪我们撕破脸皮,让你们青玉门从此消失!”

  “交出南宫煌……”

  陈清风远远的便听到山下传来各种恐吓刺耳的声音,这让他眉头大皱,不过青玉门自上到下从未对南宫煌经常给他们惹来这样的麻烦而埋怨,相反南宫煌在他们眼里却是至高无上、是他们青玉门荣耀的象征。

  “你们什么人?竟敢在我青玉门放肆!?”陈清风怒吼道,自从青玉门出了南宫煌这样一位先天大师,整个青玉门的底气都足了很多,甚至于其声名地位已经能和诸仙阁相提并论了。

  “青玉门算个球啊,要不是出了一个欺名盗世的南宫煌,你们青玉门连屎都不是!”

  “还在这里自恃清高,南宫煌那不是你们青玉门的骄傲,培养出一个无恶不作、杀人如麻的血魔还好意思在这里耀武扬威!”

  “快点交出南宫煌这个小魔头,否则我们必踏平你们青玉门!”

  ……

  陈清风话语刚落,山门前三百多修者便好像煮沸的开水一般、彻底的沸腾起来。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我徒儿南宫煌为人正直、心地善良、绝不是滥杀无辜之辈,你们是不是找错人啦!?”陈清风闻言脸色剧变喝问道。

  “哈哈哈,原来你这老家伙也被你那徒弟蒙在鼓里!”

  “什么蒙在鼓里,分明就是一丘之貉、诚心偏袒!”

  “有其师必有其徒,老家伙你就别在那装了,快点交出南宫煌!”

  那群修者没有一人相信。

  “南宫煌简直无恶不作、罪恶滔天,人人得而诛之!”

  “七天前,以玄阴门和少阳宫为首的十多大门派势力攻打灵渊沼泽内的邪魔外道,却被南宫煌那小子斩杀一千多人,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血魔!”

  “南宫煌那小子是恶魔的化身!”

  某些修者大声的怒吼解释道。

  “不,不可能!”陈清风等人闻言也是脸色大变,所谓三人成虎,本来一件莫须有的事情说的人多了即使不是事实,也会变成事实。

  “你们简直胡说八道,我徒儿绝对不是那种人!”陈清风气得老脸铁青、吹胡子瞪眼道。

  “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南宫煌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比谁都清楚,哼!”林子轩喝道。

  “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速速交出南宫煌!”

  “休要跟他们啰嗦,我们冲进去踏平青玉门,不信找不到南宫煌那小子!”

  “大家冲啊,谁先找到南宫煌谁就先得到佛宗宝藏!”

  一石激起千层浪,见陈清风等人不愿交出南宫煌,那群修者再也没有耐心周旋,纷纷冲杀过去。

  “青玉门弟子听令,给本掌门冲啊!”陈清风大吼一声,青玉门三四百名弟子也是不甘示弱,纷纷迎了上去,双方人马顿时生死搏杀起来。

  “咦?山下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好像有打斗的声音?”正在后山玩耍的肖月婵诧异的问道。

  “真打起来啦!”徐任重面色一凝,暗骂一句,接着道,“走,我带你绕到山前看看!”

  “好!”肖月婵一边跟着徐任重小跑着,一边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是不是我师傅?”

  “确实和你师傅有关。”徐任重知道事到如今瞒也瞒不过去,答道,“山下突然冲杀过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修者,他们指名道姓要找你师傅,估计现在已经打起来了。”

  看i,正!、版章节上;9酷●匠f、网

  “为什么要找我师傅?”肖月婵诧异道。

  “哈哈哈,这里还有两名余孽,将他们抓起来!”就在两人从山脚准备抄小道前去山门一探究竟之时,旁边突然窜出四名男子,立即将徐任重和肖月婵围了起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徐任重连忙将肖月婵护在身后严阵以待道。

  “我们是来找南宫煌的,知不知道南宫煌那小子在哪里?”

  “说出来我们或许还可以饶你们一命,快说!”

  四人恐吓道。

  “你们找我师傅做什么?”肖月婵从徐任重背后探出头来、战战兢兢的问道。

  “你师傅?”

  “南宫煌是你师傅?”

  四人面面相觑,皆是欣喜不已。

  “这小骚蹄子长得还真是不赖啊,嘿嘿!”

  “最主要的是她乃南宫煌那小子的徒弟!”

  “南宫煌那杂碎果然变态至极啊,竟然收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弟子,其心可诛啊!”

  “将他们抓起来严刑拷问,不信他们不说出南宫煌那小子的下落!”

  四人纷纷怒吼,立即有两人向徐任重冲过去,另外一人扑向肖月婵。

  “月婵小心!”徐任重奋力劈出一掌击退其中一名男子,但另外一人却一脚踹到他的左肩,将他踹了个踉跄。

  “徐师伯!”肖月婵吓得花容失色,急忙闪身躲开那名男子的扑击,落到徐任重身旁,两人背靠着背。

  对方四人的修为皆不在徐任重之下,敌众我寡,徐任重和肖月婵根本不敌。

  “原来这小妮子叫月婵啊,嘿嘿!”

  “真是人如其名,长得还真像月中嫦娥一般美丽啊!”

  “嘿嘿,谁先得到这小骚蹄子,她就是谁的,上!”

  四人争先恐后的向肖月婵扑去。

  “你们这群混蛋,我跟你们拼啦!”徐任重猛一咬牙,奋力向四人袭去,“月婵找机会快逃!”

  “徐师伯……”肖月婵尖声大叫着,“快来人啊,救命啊!”

  但此刻青玉门绝大部分弟子都在山门和那群修者恶斗,哪里还有人顾及到他们俩。

  “啊!”肖月婵话音刚刚落下,徐任重突然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后背遭受一名男子一记重锤,他不由自主的向前冲飞出去,摔了个五体投地、口角溢血、俊脸顿时煞白、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自不量力的小子,杀了他!”四人得势不饶人,将徐任重击伤之后,立即有两人闪身冲去,想彻底结果了徐任重。

  “不要!”这时肖月婵娇喝一声,拼命的冲向徐任重,尽管四人有足够的能力阻拦,但却好像看笑话似地,都停了下来、看着肖月婵淫荡的笑着。

  “还真看不出来你这小妮子和你这俊俏的师伯感情不错啊!”

  “你们俩不会做出那种大逆不道、有违伦常的苟且之事吧?”

  “我看他们俩十之八九是在这后山偷情,真是一对狗男女!”

  “我呸,这种女人定是水性杨花、人尽可夫,我们上,轮了她!”

  四人怒骂几句,接着争先恐后向肖月婵扑去。

  “你们混蛋!”徐任重咬牙切齿、狂吼一声,趁着那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肖月婵身上,他霍地起身,将全身的内劲全部凝聚起来,拼着老命的向四人中修为最弱的一人袭去。

  “小心!”

  “不好!”

  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起,那名年轻男子左臂直接碎裂,身体侧飞三米多远,重重的摔倒在地、剧烈的抽搐哀嚎着。

  “草你母!”

  “灭了那小子!”

  其余三人大惊失色、愤怒的无以复加,一人去搀扶那年轻男子,另外两人好像发疯般的向徐任重攻击过来。

  “不要!”肖月婵见两人架势不对,连忙冲过来想帮徐任重抵挡。

  “你快走,我拖住他们!”徐任重趁势推了肖月婵一把,紧接着再度将残余的内劲凝聚起来,咆哮一声向那两人冲去。

  “师伯,呜呜……”肖月婵见徐任重如此仗义舍身救她,感动至极,可还未等她做出决定,徐任重连对方两人的一招都抵挡不了,直接被击打的向肖月婵倒飞而来。

  “师伯!”肖月婵趁势抱着徐任重,就地坐了下去。

  “师伯您怎么样?”肖月婵泪流满面、心疼不已的问道。

  “你,你快走啊,噗!”徐任重艰难的说了一句,张嘴狂喷一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下去,连站都站不起来。

  “我不走,我不走,呜呜,要死我们死在一起!”肖月婵深深的触动了,紧紧的抱着徐任重、俏脸满是坚毅之色。

  “小妮子,你想死还没那么容易!”

  “先灭了那小子,然后我们轮了这骚娘们!”

  那两人再度冲了过来,伸手便向肖月婵抓去。

  “来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肖月婵最后深深的凝视了徐任重一眼,接着猛一转身,架起手中的短匕喝道。

  “不要啊月婵!”徐任重吓得心脏都快蹦跳出来,他此刻真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的无能,连师弟的徒弟都保护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