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未等南宫煌回答,那二十九名队员终于冲了过来。

  “首领走吧!”其中两人急忙拉着女首领十分不甘而又愤怒的向远处跑去。

  “哪来逃!?”

  “将他们抓起来!”

  “别让他们逃啦!”

  那群突击队员刚刚着实威猛了一把,现在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穷寇莫追!”还是于婷婷娇喝了一声,才将他们喝止。

  “噗!”感觉到那十三人远处,南宫煌再度假装狂喷一口鲜血,身子一歪昏死过去。

  “喂,喂你别死啊!”于婷婷顿时花容失色、直接被吓哭了。

  “啊?南宫煌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南宫煌怎么了?死了没有?”

  范长云等人急忙赶了过来焦急的问道。

  “他还有呼吸,快将他抬到我马车上,我要立即给他治疗!”于婷婷着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叫道。

  “这,这不太好吧于姑娘?”其中一名老队员道,“我们都是突击队员,生死乃是常有的事情,将这小子弄到您的马车上……”

  “叫你们抬就抬,哪里有那么多废话,快!”于婷婷顿时大发雷霆,吓得那群修者一个个战战兢兢,很多队员二话不说、争先恐后的抬着南宫煌进入马车,要知道于婷婷可是掌握他们生死的人物,谁敢得罪!

  “继续赶路,从现在开始没什么大事谁都不要来打扰本姑娘!”于婷婷下令之后便钻入马车之内开始全力给南宫煌治疗伤势,这让范长云等人面面相觑,同样是为了于婷婷拼死拼活,可这待遇却是截然不同,这让他们苦恼不已,但却无可奈何。

  一行人在憋屈中继续上路,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经过于婷婷‘不遗余力’的治疗,南宫煌终于悠悠的醒了过来。

  “南宫煌你醒啦,真是太好啦,你感觉怎么样啦?”一连三个‘啦’表达出于婷婷对南宫煌急迫的关心之情。

  “咳咳……”南宫煌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艰难的答道,“谢谢姑娘,我,我好很多了。”

  “不用谢我,应该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铁定会被他们抓走的,是你舍命保护了我,等回去之后我定禀报将军他们,给你记个大功!”于婷婷松了口气激动的答道。

  “姑娘客气了,这都是我身为一名突击队员应该做的。”南宫煌谦虚一句,接着道,“不好意思姑娘,我现在好难受,我想睡会可以吗?”

  “你尽管安心睡吧,其他的什么都别管了!”于婷婷道。

  南宫煌点了点头接着假装睡了过去,既然要演戏就要逼真一点。

  “哈哈,主人您不去做戏子真是糟蹋了你这个演戏的天分啊!”紫璃传音大笑道。

  “嘿嘿,不是我演的好,而是这丫头太好忽悠了。”南宫煌嘿然一笑道,“这样一个舍命救美人,我和于姑娘的关系肯定拉近了不少,到时我想找她询问月影寒沙一事应该也简单很多,找个机会试试!”

  片刻之后,一行人距离滨海城已然不远,南宫煌再度悠悠的转醒过来,看到于婷婷眨巴着一双美目充满关切的看着自己,偶尔还用毛巾给自己擦拭身上的血迹,南宫煌莫名的感动起来,在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先前一番演戏有些对不起她。

  “谢谢姑娘了,待会我自己来……”南宫煌按住于婷婷的玉手道,两人的双手这么一碰触顿时好像电击似地,南宫煌的感触到没什么,但于婷婷就有些俏脸绯红、心跳加速,话说不论什么年代,这英雄救美最容易打动美人心,此刻于婷婷对南宫煌的感觉就开始悄然的转变着。

  “没事,还是我来吧。”尴尬了一下,于婷婷反应过来,继续给南宫煌擦拭着身子,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姑娘妙手回春,我好很多了。”南宫煌开始打开话匣子引导着说向丹药这一块。

  “是你身体底子好,否则我即使能炼制出先天灵丹也救不了你。”于婷婷羞红着俏脸答道,印象中他即使面对大将军都不会这般窘迫和紧张,此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会这样。

  “姑娘就不要谦虚了。”南宫煌道,“姑娘师从岳瑞这位岛内最顶级的大师,炼丹之术估计早已登峰造极了。”

  “不敢当!”于婷婷笑颜如花道,“就是我师傅他老人家也不敢说自己的炼丹术登峰造极,更何况人家了。”

  “姑娘既然是炼丹师出身,那应该对炼丹的一些原料不会陌生吧?”南宫煌见时机成熟,话锋一转连忙问道。

  “略知皮毛而已,你想知道什么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会知道。”于婷婷道。

  “好!”南宫煌道,“不知姑娘有没有听说过月影寒沙这种灵草?”

  “月影寒沙!?”于婷婷闻言俏脸微变、秀眉顿蹙诧异的看着南宫煌反问道,“莫非你对炼丹术也有研究?”

  “姑娘何处此言?”南宫煌有些诧异道。

  “不瞒你说,月影寒沙我确实知道,但这个我是不能透露的,想必你应该也知道为什么?”于婷婷语气变得冷了起来。

  “为什么?我不知道啊,我之所以会问月影寒沙只是我一个朋友中了忘忧草之毒,必须这位灵草炼制天仙玉露丸进行解毒。”南宫煌连忙答道。

  “炼制天仙玉露丸,原来如此!”于婷婷重新笑了起来,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刚刚误会你了,我以为你是想解除七虫七草丹的毒。”

  “哦,我明白了,月影寒沙还可以解除七虫七草丹的毒啊。”南宫煌恍然大悟。

  “当然只有月影寒沙肯定不行,还需要配合其他灵草,不过我不能告诉你,即使你救了我的性命也不行,毕竟这关乎到整个大秦王国的利益。”于婷婷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j:网)z

  “哈哈哈,我根本就没想过找你要解药。”南宫煌道,“反正我又没有叛国之心,每月按时吃药即可,我现在只想为我朋友求得月影寒沙这味灵草,真心实意的想得到。”

  “这个不难,等到了滨海城后我想办法给你申请几株。”于婷婷道,“毕竟这是七虫七草丹解药的必须之物,我也无法随意挪用,否则被查出来很麻烦。”

  “好,那我就先谢过姑娘了。”南宫煌继续道,“冒昧的问一句,姑娘这次前往滨海城有什么要事吗?”

  “滨海城战事即将打起,我作为炼丹师理应支援前线,更何况滨海城作为我王国最重要的防线之一绝对不能失守,所以大王才派我来此负责战士们的后勤疗伤工作。”于婷婷道。

  “姑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南宫煌由衷的感叹一句。

  “见笑了……”于婷婷笑了笑道,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和南宫煌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于婷婷越发的觉得此人大为不同,值得深交。

  “启禀姑娘,我们已经看到滨海城楼啦,前方一群守卫向这边赶来,估计是迎接姑娘的。”这时一名队员在窗边叫道。

  “好,准备迎接他们!”于婷婷回了一句,接着对南宫煌道,“你这段时间就安心养伤吧,等我弄到月影寒沙自会送给你。”

  “多谢!”南宫煌抱拳道。

  不消片刻,那群守卫将士将于婷婷等人迎进滨海城,南宫煌作为头等功士兵自然受到较为特殊的待遇,于婷婷给他申请了一套单独的房间疗养伤势,这倒是让南宫煌省心很多。

  滨海城面积并不大,人口只有万余,其中足有一千名大秦王国的将士,毕竟这里乃是两国交界处十分重要的港口城市,大秦王国对这里的守卫可以说非常森严。

  就在南宫煌一行人顺利到达滨海城时,幽冥十三鬼也回到了大汉王国帝都。

  “请国王降罪,我等办事不利,没有擒获于婷婷!”女首领方艳茹带着十二个弟兄负荆请罪道。

  “怎么回事?以你们十三鬼的实力竟然没有擒获那丫头?”上首一名国字脸、威武不凡的中年大汉眉头一皱喝问道,“难道对方有先天高手护持不成?”

  “对方派出三十名突击队员,他们的实力完全超出了我等想象,特别是其中一名年轻男子竟拥有金刚不坏之体,不论属下怎么袭击他都安然无恙,这次我们的行动主要就是被那小子破坏。”方艳茹答道。

  “什么?金刚不坏之体?竟有这事!”国王汉中贤闻言大吃一惊,转头看向一旁的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般的老者问道,“国师你怎么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估计是那小子修炼了什么特殊的防御功法吧。”那国师玄阳子道。

  “估计如此。”汉中贤点了点头道,“那这么说来于婷婷他们应该已经到达滨海城,既然半路无法擒获她,那么我们就多派几名高手在滨海城将其擒来!”

  “滨海城?这……”方艳茹等人面面相觑,皆露出为难之色。

  “国王,滨海城作为大秦国最重要的边防城市之一,他们的防守非常严密,据说拥有三位先天强者镇守,我们……”方艳茹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们有三名先天强者我们就派四位,总之我们不仅要活捉那个丫头,而且还要摧毁滨海城,对于这个城市本王很早就想将其灭了,正好趁此良机一并解决!”汉中贤冷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