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一行人刚进入灵兽森林便碰到一些其他修者,这个季节正是灵兽出没交配的好时机,很多修者都冒险前往此地抓捕灵兽贩卖,一头灵兽哪怕是最低级的灵兽也浑身是宝、特别是它们的灵核更是炼制各种灵丹、灵器的最佳之选,所以有很多修者都甘冒风险、乐此不彼。

  “我们这么多人涌入森林想要找到灵物的机率太小,我建议我们五人一组,分开行事,如何?”行走片刻一无所获、萧紫玉建议道。

  “我觉得萧师妹的建议不错,我们分成七组,我和萧师妹两人一组,其他五人一组。”左子鑫道,“南宫师弟跟着我和萧师妹一组,你没有修为,我们也好照应你!”

  “不用!”未等南宫煌答话,林月茹抢先道,“南宫师哥跟着我就行,不牢两位费心!”

  “你确定?”左子鑫暗自一笑,他故作善心的样子,其实他刚刚这句话十分阴险,不论南宫煌愿不愿跟他,对南宫煌都极为不利。

  “当然确定!”林月茹瞪了左子鑫一眼,拉着南宫煌的手,一边走一边道,“谁愿意跟我们一起就快过来!”

  5(酷m匠网唯一+K正I版,其他都w是U}盗W^版"c

  “谁愿意跟一个废物组队呀?”

  “就是,多一个累赘在这危机重重的灵兽森林中也太危险了!”

  ……

  众人纷纷议论,绝大部分人都不乐意跟着两人,唯有苏敏和林月茹关系很好,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跟了上去。

  “三个人一组太危险了,秦大山、杜五征你们俩跟他们一起,保护好两位师妹还有南宫师弟,知道吗?”左子鑫指了指那两人道。

  “我,我们?”两名身材魁梧高大的汉子面面相觑、皆有些不悦,但既然左子鑫开口了,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在这一组还有两位漂亮的师妹陪伴,特别是林月茹这位绝色佳人,倒是让两人心情好上一些,快步跟了上去。

  “其他人自行组合,每五人一组,不过大家可不要跑远,更不能深入森林,我们每隔三天都去森林入口的营帐处集合一次,确认人员的安全和灵物的收获数量,大家都听到了没有?”左子鑫见计谋得逞越发的得意道。

  “听到了!”众人轰然应允,不大一会儿,队伍分配完全,各自散了开来。

  “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南宫煌你这废物,老子能让你死上百次,嘿嘿!”看着南宫煌离去的背影、左子鑫暗暗发誓,接着也和萧紫玉向森林中心走去。

  “分开来行动更好,否则那么多人在一块反而觉得拘束。”苏敏走在林月茹身侧笑着道。

  “是啊,那么多人在一起难受的很,特别是某些人,很讨厌看到他们的嘴脸,分开多自在,对吧南宫师哥?”林月茹笑靥如花般的问道。

  “嗯!”南宫煌点了点头,他还沉浸在昨晚修炼《圣气归元大法》的那种美妙状态之中,几乎一有时间便继续修炼,哪里有工夫跟他们勾心斗角。

  “自在是自在了点,但是危险系数也大了不少啊。”杜五征跟上来道。

  “杜师兄说的不错,自由能跟生命相提并论吗?没有生命何谈自由,我们这一队人虽然是五个,实际上只能称得上四人,而且修为都不算高,这要是遇到灵兽,哪怕是一头初级灵兽估计也够我们喝上一壶的了。”秦大山瞥了南宫煌一眼打击道。

  在光武大陆灵兽和人类修者一样,按照修为实力的强弱也有明显的等级划分,从低到高分别是初级灵兽、中级灵兽、高级灵兽、超级灵兽以及顶级灵兽,据说在顶级之上还有先天级灵兽。

  灵兽与人类修者相比,初级灵兽相当于人类聚气四层以下的实力;中级相当于聚气五层到八层之间的灵兽,高级便强达聚气九层到化灵期二层之间,超级便是化灵期三层到六层,顶级灵兽那便是化灵期七层以上,最强能达到化灵期十层巅峰。

  “你胆子怎么这般小?还是名门正派出生的弟子呢!连那些散修和小家族的弟子都不如,哼!”林月茹更毫不客气的回击道,“如果你们害怕或者觉得和我们在一起不安全,大可去别的队伍!”

  “我只是说出我们这队人的形势而已,好让我们知己知彼、到时遇到危险也好应对,犯得着这么大火气吗?”秦大山冷哼一声道,估计要不是碍于林月茹是个娇滴滴的美少女,他绝对不会这般和颜悦色。

  “是你们说话太刻薄了!”林月茹停下来据理力争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不就是担心南宫师哥拖了你们的后腿吗?你们放心,从现在起我们分配任务,我和南宫师哥不完成任务就不休息,而且要是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用你们操心,我自会保护南宫师哥!”

  “师妹,你的心地很好,我们也很钦佩你知恩图报的善良个性,但你最好还是想清楚了,你能保护的了南宫师弟一时,能保的了他一世吗?”杜五征插口道。

  “只要我在的一天就保护南宫师哥一天,不要你们多嘴,哼!”林月茹拉着南宫煌道,“师哥,我们走,别理他们,都是一群趋炎附势之辈!”

  “两位师兄你们就少说一句吧。”苏敏也很是不悦的说道,“师妹等等我,别走太远了,这里危险!”

  “我们也是为林师妹好,不想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杜五征道。

  “插牛粪上还能滋养鲜花,他能做什么?只会拖累林师妹,真是太可惜!”秦大山愤愤不平道,“三棍子都打不出来一个闷屁,我们说了那么多他好像没听见似地,是个男人也难以忍受这样的侮辱啊,可是你们发现没有,由始至终他都没敢吭一句,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林师妹迟早也是悲剧的结果!”

  “好啦好啦,谁不知道你们俩喜欢林师妹,看到她喜欢南宫师弟你们俩心里不舒服,不过作为姑娘家还是好心提醒两位师兄一句,有些事情是不好摆明面上来说的,这样更会惹得林师妹反感。”苏敏笑着说了一句,接着拜拜手道,“快点吧,他们俩都走很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