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轩辕剑跌落到地,南宫煌立即灵魂附体,一股难以言语的疲倦、痛苦感瞬间涌现而来,他还未来得及感受便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随着南宫煌昏迷、紫璃吞噬掉孙振林的灵魂之后,这座小岛终于不堪两大先天强者战斗的重负开始迅速坍塌,不消片刻,便被波涛汹涌的海浪无情的吞噬殆尽……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煌缓缓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件青色的葫芦上,而葫芦却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漫无目的的漂浮着。

  “怎,怎么回事?这不是那家伙的飞行法宝吗?怎么在我这里?”南宫煌艰难的睁开眼睛,身体依旧疲倦难受的厉害,提不起半点气力,先前和孙振林一战着实让他受伤不小、消耗巨大。

  “主人您终于醒啦,没事吧?哈哈!”紫璃激动的叫道。

  “我都差点死了你还这么高兴?”南宫煌憋屈的问道。

  “这不是没死嘛。”紫璃笑着道,“主人可以说这次真是因祸得福啊!”

  “你说的是那混蛋身上的几件法宝都被你夺过来了?”南宫煌猜测道。

  “是啊,那混蛋身上的法宝还真是不赖,数目虽然不多,但每一件都是先天日级品级的。”紫璃欣喜道,“您看这件修罗斩神刀、还有子午金光盾,还有您身下这件飞天灵葫都非常的厉害啊,另外他的储物腰带也被小蛇拿了过来,里面一堆灵石和灵丹,还有很多炼丹和炼器的好材料。”

  酷匠%网\唯一正g版,-其t他5都…X是盗:版

  “知道啦,我现在好累,急需调息。”南宫煌萎靡道,“你帮我控制灵葫找个小岛让我休息下。”

  “完全没问题,这三件法宝中的器灵已经完全被小蛇控制了,等主人伤势复原后可以立马让他们认主!”紫璃道。

  “都被你控制了?莫非你……”南宫煌有些吃惊,类似这些先天日级法宝的器灵都不容易对付,紫璃先前和孙振林争夺身体之时遭受了不小的创伤,想要控制那些强大的器灵很困难。

  “嘿嘿,顺手便将那老家伙的灵魂吞噬了,估计小蛇很快就要突破到渡劫之境了。”紫璃有些紧张的答道,他害怕南宫煌会教训道。

  “曾经我也想利用吞噬灵魂之法来增强自己的灵魂之力,但自从修炼佛宗功法之后,我发现那太惨无人道,灵魂被我们吞噬后,他们再也无法转世轮回,即便对那些大奸大恶之人,我们也应该给他一条改过自新的道路,所以以后我不希望再见到吞噬灵魂这件事情发生,不论是你还是我。”南宫煌道。

  “小蛇谨遵教诲,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紫璃肃然道。

  “嗯,我开始修炼了。”南宫煌闭上双目修炼起来。

  此刻正值深夜,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有时候到处都是海岛,可有的时候想要找个海岛难如登天,紫璃此刻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他感觉在这无边的大海中他那两千米的灵识太不够用了,自己和这大海相比较而言太过渺小。

  “这该怎么办啊,这都快半个时辰了,连个海岛的影子都没见着,再这么下去对主人的伤势极为不利啊。”紫璃担忧而又焦急的想着,正在此刻,海水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紧接着远处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好像擎天立柱一样,照亮了远处一大片海面,整整持续了十多个呼吸才消失不见。

  “我的天啊,那是什么玩意?好恐怖的灵光,莫非有什么强大的灵物即将现世吗?”紫璃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现南宫煌一点反应都没有,它也不好打扰,立即控制着灵葫向那道青光飘行而去。

  陆地上是望山跑死马,大海中更是如此,整整飘行了一夜,等到天亮之际,紫璃定神一看,发现那道青光位于一座巨大的海岛之上,可是距离此地至少还有五百多海里,按照这样的飘行速度来计算,少说还得一天一夜的工夫。

  “继续努力吧!”紫璃利用灵识仔细探查了南宫煌一番,发现他伤势已无大碍,正在努力巩固,所以也不敢打扰,于是继续催动魂力控制着灵葫缓慢的向着那座大岛飘去。

  翌日清晨,紫璃耗费了巨大魂力终于将南宫煌送到了那座小岛的岸边。

  “主人您好些了吗?”等候了片刻,紫璃见南宫煌依旧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硬着头皮问道。

  “好很多了,但我这次受伤过重,还需要一段时间巩固,我们先上岸再说吧。”南宫煌起身收起灵葫,随意的找了一处较为隐蔽的空地便继续修炼起来。

  三四个时辰之后,就在南宫煌元力和伤势都即将恢复完好之时,灵识内传来四道身影向这边走来。

  “咦?那边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红衣貌美年轻女子看到南宫煌盘腿而坐顿时诧异的叫了起来。

  “哇靠,想不到竟然有人比我们速度还快!”跟着红衣女子身后的年轻男子吃惊的叫道。

  “也许是在这小岛上历练的修者,亦或者在这附近游玩的散修,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四人中年纪最长、背着一柄玄重尺、高大威猛的中年大汉道。

  “看他好像一个人的样子,不如我们问他愿不愿跟我们一起吧?”走在最后的那名白衣清纯女子道。

  “这么年轻的修者肯定没什么修为,我们是去寻宝,又不是游玩,带着他说不定会是个累赘!”那年轻男子摇头道。

  “泽亚哥哥说的对,我们这里已经四人了,再多加一个到时真找到宝藏了,我们就少分一点,而且看那男子的模样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货,带着他肯定起不到什么作用,还是不要管他的好!”红衣女子许晴附和道。

  “夏伟哥呢?”白衣女子楚璇玑淡然的笑了笑对那中年男子问道。

  “我们先去问问情况再说吧。”夏伟快速思忖了一番答道。

  “那好吧。”许晴和欧泽亚相视一眼无奈的答道,显然这四人皆是以夏伟马首是瞻。

  “我去问问!”许晴自告奋勇,快步走到南宫煌面前。

  “喂,你一个人吗?在这里做什么呀?”许晴大大咧咧的问道。

  南宫煌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刚刚许晴四人的对话他听的清清楚楚,也知道他们来此的目的,本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但在紫璃的鼓动之下,他也很好奇昨晚那道灵光究竟是何物发出,于是顺藤摸瓜道:“你好,在下南宫煌,昨晚在海上遇到大浪,不小心迷路在此,不知诸位是这座海岛上的居民吗?”

  “夏伟哥,他说他是迷路在此的。”许晴转身道。

  “迷路?哼,我看你连撒谎都不会!”欧泽亚嗤之以鼻,上前冷冷的问道,“你昨晚难道没看见这座海岛上散发出来的灵光吗?”

  “灵光?昨晚我差点死在海上真没注意什么灵光。”南宫煌答道,这倒不是欺骗他们,他也是听紫璃说的灵光,自己根本没有看到。

  “切!”欧泽亚显然不信。

  “我相信这位公子所说。”楚璇玑道,“夏伟哥觉得呢?”

  “我观这位小哥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身正气,不像奸邪之人。”夏伟道,“不瞒小哥所说,我们是在这海上游历的修者,昨晚夜观天象发现这座海岛可能会有灵物现世,所以打算来此碰碰运气,如果小哥不介意的话大可和我们一道,等我们找到灵物之后便会离开此岛,到时小哥可以随我们一同离去。”

  “那真是多谢诸位了!”南宫煌抱拳道。

  整个说话的过程,四人都在死死的盯着南宫煌,想从他表情上看出点端倪,但让四人欣慰的是,就算夏伟说到灵物现世,南宫煌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

  “南宫公子,小女子楚璇玑、这是我们大哥夏伟,这两位是欧泽亚和许晴。”楚璇玑欣喜的介绍道。

  “叫我南宫煌就好。”南宫煌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赶路吧,说不定其他修者已经在行动了。”夏伟道。

  “好,走吧!”许晴和欧泽亚走在最前头,特地和南宫煌三人拉开一段距离,许晴很是不悦的嘀咕道,“夏伟哥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听璇玑的话,每次璇玑有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哼!”

  “璇玑身世可怜、为人也善良贤惠,夏伟哥当然疼惜她了。”欧泽亚笑了笑道。

  “我就不善良?不贤惠吗?哼!”许晴俏脸一变,顿时不悦道。

  “你当然贤惠善良了,我这不是很疼惜你嘛,比疼惜璇玑还要疼惜,嘿嘿!”欧泽亚连忙嬉笑哄着道。

  这边许晴和欧泽亚在打情骂俏,那边南宫煌和夏伟、楚璇玑三人也小聊着,不过他们三人聊的皆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片刻之后,就在一行人聊得甚欢之际,南宫煌灵识中突然传来八道身影埋伏在前方山道旁的两块巨石之后,他立即提高警惕,刻意叫道:“前面两位别走那么快,我们一起聊聊啊!”

  “跟你有什么好聊的呀?告诉你,姐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别以为自己长得俊俏就能赢得所有美女芳心,哼!”许晴特地瞥了下楚璇玑讽刺道。

  “你这丫头!”夏伟苦涩一笑道,“南宫老弟也是一番好心,你就算不想和他聊,也不要说这样的话啊,再说你们俩还是靠近我们一些,防止遇到什么危险来不及躲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