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南宫煌上次重伤险死之后,修为便彻底丧失,门中长辈多次为其疗伤,绞尽脑汁耗费半年之久都无法恢复他的修为,突然损失这样一位天才级弟子,他们也是痛心疾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

  最后得出南宫煌经脉、脏腑以及修者最为关键的丹田部位严重受损、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从今往后都不能再继续修炼、恢复修为的可能几乎为零的结论、,这让南宫煌一时间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可现在竟然突然恢复了修为,而且还比自己这个聚气五层的高手还要厉害,这简直让李成锦不可想象。

  “哼!”南宫煌得势不饶人,身形一闪如同缩地成寸一般直接从三米外出现在李成锦面前,一脚踏中他的胸口,让欲爬起的李成锦闷哼一声躺了下去,胸口就好像遭受重击似地,让他喘不过气来,十分痛苦。

  3更q新{‘最快p*上Q酷☆a匠{网*☆

  “刚刚还牛气哄哄的样子,现在怎么像一条死狗啦!”南宫煌脚下稍一用力,李成锦低哼一声,顿时口角溢血,吓得他面如土色、心惊胆寒,连忙强忍着身体的痛楚哀求道,“对,对不起南宫师弟,这,这不是我的主意,都是左师弟指使我这么做的,他要我在他闭关这段时间盯紧着你,不要让你和萧师妹亲近,我,我也是逼不得已,求求你放过我吧?”

  南宫煌闻言双目中闪过一道冷芒,心中立即燃起了一股怒气,说到左子鑫这个人也是天赋异禀、惊才绝艳,比南宫煌差不了多少,长得也十分帅气。

  四个月前他无意中撞见萧紫玉和左子鑫在林中偷情,这个本来和自己山盟海誓的女人竟然和别的男人有染,南宫煌哪里能忍受的了这种恶气,冲上去便想教训两人,结果反而被他们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左子鑫更是心狠手辣的将他推下山崖险些摔死!

  反应过来南宫煌再看李成锦之时眼神里充满了鄙夷厌恶之色,正要再教训他几下,两只招风耳突然微微颤动,南宫煌脸色变了变,连忙躬身抓起李成锦的衣领便将他拉了起来,吓得李成锦脸色煞白,还以为南宫煌要对他下杀手。

  可还未等李成锦缓和过来便听到南宫煌凑到他耳边快速说道:“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修为恢复,否则我会教你死的很难看!”

  李成锦微微一颤,吓得满头大汗,暗呼这家伙果然恢复了修为,连忙头点的像小鸡啄米道:“放心、放心我谁都不会说的。”

  “谅你也不敢!”南宫煌低喝一声,接着神色一变,又恢复了以往那种颓废的气质,道,“打我,快!”

  “啊?”李成锦被南宫煌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完全搞傻了眼,刚刚还对自己要打要杀的样子,怎么突然就让自己打他了。

  “打啊!”南宫煌猛一瞪眼,吓得李成锦三魂都跑了两魂,条件反射性的挥拳便向南宫煌胸口袭去,但他也不敢真的下狠手,只是象征性的锤了一下。

  “啊!”但是这一锤却让李成锦大吃一惊,只听南宫煌好像杀猪般的惨叫一声,直接倒飞出去,竟夸张的飞出两三米远。

  “这,这搞什么啊?”李成锦瞠目结舌,可还未等他明白过来,便见到树林入口跑来三人,为首的正是他们青玉门的女神萧紫玉,其身后跟着一位略显稚嫩,但姿色却毫不逊色于她的少女,正是南宫煌舍命相救过的师妹林月茹,在两女身后便是她们的师兄徐任重。

  “李师兄住手!”看到李成锦挥拳将南宫煌击飞出去,林月茹一马当先飞速奔来,一掌便将李成锦推了出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连忙转身将南宫煌扶了起来。

  “南宫师哥你怎么样?不要紧吧?”林月茹俏脸绯红、一双美目充塑着泪水,看到南宫煌躺倒在地,差点都要着急的哭出来,连忙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南宫煌颓然的摇了摇头道,目光掠过林月茹的俏脸,向旁边萧紫玉看去。

  “真是没用,连李师兄都打不过!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睛竟然会和你这种无能之辈交往,哼!”萧紫玉毫不客气、十分鄙夷地骂道。

  自从上次她和左子鑫偷情被南宫煌撞见,左子鑫将他推下山崖本来想做成他自己想不开跳崖自杀的假象,可没想到南宫煌竟然没有死。

  起初左子鑫和萧紫玉还担心南宫煌会告发他们,可没想到南宫煌对此事竟只字不提,这让两人觉得南宫煌这是懦弱、害怕他们俩,于是萧紫玉对南宫煌的态度就更加的恶劣起来,几乎见到一次都要打击他一次,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自己趋炎附势的心虚行为!

  “萧师姐……”林月茹闻言心中猛一阵刺痛,南宫煌之所以变成今天这副模样都是因为自己。

  萧紫玉瞥了林月茹一眼并没有搭理她,直接推了李成锦一下,厉声道:“李师兄你这什么意思啊?你难道不知道他修为丧失,现在就是个废人吗?你欺负一个废人好意思吗?万一他又想不开跳崖自杀你能担当的起吗?”

  “我,我……”李成锦心里那个苦涩啊,恨不能找块豆腐撞墙死了算了,简直比窦娥还冤,不错他本来是打算欺负南宫煌的,可现在却被南宫煌毒打了一顿,还是不能说出来的那种,这让他憋屈至极。

  不过李成锦此刻心里已经暗暗发誓,等左子鑫出关后一定要将此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他,让他好好的教训南宫煌为自己找回面子!

  南宫煌快速扫视萧紫玉和李成锦一眼,就好像在看跳梁小丑一般,接着转身向树林另一方走去。

  “师哥……”林月茹想要追上去,被萧紫玉制止道,“师妹你这是做什么?一个废物值得你这么做吗?他是救过你,但那又如何,总不能因为救了自己一命,你就真的以身相许来报答吧,更何况你别忘记了你可是林长老的掌上明珠,以你的身份和资质,他这个废物能配得上吗?!”

  “师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林月茹甩开萧紫玉的手,娇喝道,“好歹你以前也爱过南宫师哥,你现在竟然这么说他!”

  “爱?哼哼……”萧紫玉冷笑一声道,“好好!既然这样,你们也不要说我萧紫玉背信弃义,我在这里对所有人发誓,南宫煌我再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你能够恢复修为,哪怕只有聚气一层,我都给你一次与我继续交往的机会,但是一年之后你要还是如此废物,就休怪我萧紫玉无情,哼!”

  “你!你明知道南宫师哥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修为,你还说出这样的条件!”林月茹俏脸瞬间煞白、双目中充塑着痛苦的泪水,毕竟南宫煌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她。

  “谢谢你萧女神,一年时间是吧?那你就擦亮你那双狗眼看清楚了,我不仅要恢复修为,我还要超越你!不过我不是想得到与你交往的机会,而是想向所有人证明你今日之举是多么的愚蠢可笑!”已经走到远处的南宫煌停了下脚步,头也没回的说道,“林师妹你也不要自责!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甚至非常的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就不可能认清萧紫玉的为人!

  “你,你这个废物,你敢再说一遍?”萧紫玉说着便要冲过来,却被徐任重一把拉住,“师妹,够了!”

  “南宫煌你这废物,好啊,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本姑娘倒要看看你这废物是怎么向所有人证明的,本姑娘等着你!”萧紫玉指着南宫煌的后背怒吼道。

  “南宫师哥,等等我……”林月茹狠狠的瞪了萧紫玉一眼,向南宫煌跑去。

  “回去吧!”南宫煌挥手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们都不要跟过来!”

  “南宫师哥……”看到南宫煌那落寞孤寂的背影,林月茹心中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酸痛,她多么的希望当初南宫煌没有出手救她,那么现在南宫煌就不可能这么可怜,她也想方设法的想报答南宫煌,甚至不惜用自己尚未完全成熟的十五岁的娇躯,可南宫煌总是对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她也无可奈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