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孙振林恶狠狠的瞪了南宫煌一眼,骑着烈焰狂狮兽转身便走,其他人紧随而后。

  “哈哈哈,我们又赢一次!”

  “真是要感谢南宫大师啊!”

  “兵不见刃便完胜对手,哈哈,南宫大师简直是神人啊!”

  黎族众人再度对南宫煌感激涕零起来。

  “大家不必客气!”南宫煌道。

  “真心的感谢南宫大师啊,看那个姓孙的实力非常之高,这回要不是有南宫大师,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黎浩天感激道,先前他对于自己送出去那件浩天鼎心里还有些难受,现在即使将黎族所有东西都送给南宫煌他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诸位前辈待晚辈不薄,我理应为你们做点事情。”南宫煌道,“现在孙飞被族长刻下印记,想来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放肆,我也该离开了。”

  “啊?这就要走了?”

  “大师再多待一段时间吧?”

  “大师,就让我们以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您一番吧!”

  黎浩天等人恋恋不舍道,特别是黎薇和黎艳姐妹俩恨不能南宫煌永远都待在这里才好,毕竟两女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黎族,族内的几名年轻人根本入不了这两姑娘的法眼,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优秀的男子,她们也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直到不能自拔。

  “我还有别的要事待办,在这里耽搁太久了。”南宫煌摇头道。

  “那就在歇一晚吧,我们好好的设宴庆祝一番,顺带给大师您践行。”黎浩天道。

  “这……”南宫煌还有些犹豫,此刻黎薇忽然鼓起勇气道,“你要是不答应,人家就不将地图给你。

  “那好吧……”南宫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南宫煌一行人欢欣鼓舞、开心快活之时,孙振林带着一干弟子垂头丧气、灰溜溜的离开灵渊沼泽。

  “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那混蛋小子!”孙振林愤恨不已、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一定不能要那小子好过,我要让那小子碎尸万段!”孙飞重新燃起了自信、十分大言不惭的吼道。

  “去你娘的,都是你小子惹得祸!”孙振林顺手给了孙飞一巴掌,估计要不是自己的儿子,他都想将他活活打死的冲动,这几次攻打黎族损失财力物力不说,连他手下最得力干将、玄阴门副门主都命丧黎族,那可是先天六层境界的超级强者啊,他的牺牲可以说对玄阴门是无比巨大的打击,直接让玄阴门的实力大打折扣,孙振林怎会不怒。

  “爹啊,谁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那么厉害的小子呀,就在前几天孩儿攻打黎族还没有那小子呢……”孙飞委屈的摸了摸脑袋、哭丧着脸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小子不是黎族的?”孙振林闻言微微一愣连忙问道,“那你可知道那小子是什么来历?”

  “我只知道他们称呼他为南宫大师,应该是姓南宫,至于来历就不得而知了。”孙飞答道。

  “一个这么年轻的高手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孙振林凝神想了想突然大声问道,“你们谁知道有个姓南宫的年轻先天高手?”

  “姓南宫的先天高手?”

  “莫不是最近齐云山传的神乎其神的那个南宫煌?”

  “看起来很像啊,这么年轻、实力这么强大,十之八九就是那小子了!”

  孙振林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虽然对南宫煌并没什么耳闻,但他们玄阴门弟子遍布五湖四海,加之南宫煌在齐云山的名声实在太大,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个人。

  “齐云山诸仙阁弟子,哼!小小诸仙阁这回还真出了个人才!”孙振林满面杀气、怒气横生道。

  “爹莫非想去诸仙阁报复那小子?”孙飞双目骤然一亮、激动的问道,他对南宫煌也是恨之入骨。

  “去诸仙阁有个屁用!”孙振林瞪了孙飞一眼道,“你小子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多花点心思在正道上你会死啊?!你看看人家南宫煌,那混小子比你还年轻,修为都已经能及得上爹了,可你呢?才刚刚突破到化灵期境界,哼!”

  “爹,孩儿知错了,孩儿日后定发愤图强……”孙飞委屈道。

  “这还差不多!”孙振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诸仙阁实力虽比不上我们玄阴门,但也是不弱,更何况他坐镇齐云山成百上千年,我们冒然攻打诸仙阁师出无名,即使胜了那又怎样,南宫煌那小子依旧逍遥法外,我们现在的敌人是南宫煌一人,而不是他们诸仙阁!”

  “可是南宫煌那小子那么厉害,而且还有那种收人的魔法,我们……”孙飞担忧道。

  “你多动动脑子!”孙振林吼道,“你难道没看出来那小子收人的时候只对那些修为较低的修者下手吗?对于我们这些先天强者他根本无可奈何,否则早就将我们收拾了,哼!”

  “对了!”孙飞一拍额头、嘿然一笑道,“孩儿真是木鱼脑袋,这一点竟然没看出来,那爹的意思是?”

  “为父打算埋伏在此,等候南宫煌那混球出来,然后将他碎尸万段!”孙振林恶狠狠的说道,“既然那小子不是黎族之人应该不会在黎族待的太久,你们先返回玄阴门,汪峰留下来陪本门主隐藏在此等那小子出来!”

  “是!”汪峰等人答道。

  {M最¤新"章节_`上y酷匠)u网'd

  “可是爹啊,孩儿想亲眼看到那小子被您碎尸万段的可怜样子……”孙飞哀求道。

  “混账东西,老子看你的脑袋真是被驴踢过!”孙振林怒骂道,“那小子拥有收人的法术,你待在这里只会给我们添乱,抓紧时间滚回去!”

  “知道啦爹……”孙飞嘟了嘟嘴,无奈的答应下来。

  对于孙振林等人的阴谋南宫煌是丝毫不知,他在黎族众人众星捧月般玩着篝火晚会,十分热闹开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黎族之人陆续离去,南宫煌也不好多做逗留,找了个借口离开人群,打算养精蓄锐明天一早赶路前往东海龟灵岛。

  “你们俩丫头送南宫大师回屋!”见南宫煌起身,黎修印连忙对黎薇两姐妹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