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草你小子老母!”

  林欣四人闻言差点吐血而亡,他们可都是修炼了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老妖怪,这和南宫煌这等恐怖的修炼速度相比,他们真能去死了。

  “我们一起上,灭了那小子再说!”林欣不敢大意,连忙传音提议道。

  “好!”三人轰然应允,见识到南宫煌的厉害之后,他们再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此刻只想拿下这个天才年轻人。

  “你们终于觉悟了,一起上就一起上吧。”南宫煌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四人联手都不是小爷对手的话,林欣你以后就再也不想来诸仙阁捣乱了,否则我必毁你修罗殿,你们三个也是一样!”

  “你去死吧!”

  “大言不惭的小子!”

  “今天非喝你的血不可!”

  林欣四人闻言再也淡定不下来,几乎是争先恐后的向南宫煌袭去。

  琥珀红绫、玉笛音波攻击、龙头喷火杖以及重型狼牙棒分别从四个方向奋力向南宫煌袭击而来。

  “你们先退下,我一个人足以应付!”南宫煌连忙和凌浩然五人叮嘱一声,紧接着喝道,“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小爷的神级防御功法!”

  南宫煌双目微凝,面对四人的袭击不躲不避、依旧淡然自若,就在他们四人的致命一击即将攻到自己身上之时,玄武战神诀顺势施展开来。

  “嗡!”一道龟壳般的金色战甲从南宫煌体内浮现而出,那四道强有力的攻击击打在南宫煌身上尽数被那道战甲抵挡在外,仅仅是战甲暗淡了些许,连破灭都没有,南宫煌毫发无损。

  “怎,怎么可能?”

  “不可能吧?”

  四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道惊呼之声,迅速向四周退去,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南宫煌身上那神乎其技的战甲、简直不可思议。

  “好,好厉害!”

  “这,这防御功法也太强大了吧!”

  “我们就站在南宫大师身后三米不到甚至连一点能量冲击都没感觉到!”

  凌浩然四人相视一眼,心中皆充满无以伦比的震撼之感,要知道对面可是四位先天五层强者啊,任何一人随意一招便可以让他们粉身碎骨,可没想到四人联手竟然都无法伤害南宫煌分毫,这简直无法想象!

  “看到了吧?你们是伤害不到我的!”南宫煌也是暗自欣喜,没想到这套防御神诀当真好用。

  “老娘不信,琥珀红绫去!”林欣彻底暴怒,将元力催动到极致再度向南宫煌袭去。

  “火焰斩,灭了那小子!”

  “碧海潮生曲……”

  “吃老子一记狼牙灭地棒!”

  另外三人也是不甘示弱,再度同时向南宫煌攻击过去。

  “南宫大师!老弟!”凌浩然四人见到这等架势皆跃跃欲试,不过再度被南宫煌阻拦下来。

  “看小爷怎么灭了他的琥珀红绫,南明离火走起!”南宫煌面色一沉,迅速发出南明离火向琥珀红绫迎去,与此同时乾坤归元阵唤出,奋力反弹那妇人的火焰斩,不仅如此,轩辕伏太虚剑式全力施展开来向那道音波攻击和狼牙棒袭来的元力气劲袭去。

  “轰隆!”

  “噼里啪啦!”

  一连串爆响发出,南明离火剑首先侵入林欣的琥珀红绫之内,顿时让她大惊失色、手忙脚乱起来;其次乾坤归元大阵顺利将那道火焰斩反弹而去攻击那妇人,也是让她震惊至极、手足无措;最后那两名男子的攻击被南宫煌一剑化解。

  第二次正面碰撞,南宫煌以一敌四丝毫不落下风,这再度让四人惊骇了一番,周围众修罗殿弟子震惊的简直无以复加,然后凌浩然四人则激动至极,看向南宫煌的眼神就好像面对天神下凡似地。

  “不,绝对不可能!”

  “那小子怎么能厉害到那种程度!?”

  四人呆立当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四位先天五层强者联合起来非但无法拿下一个年轻后生,而且还被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四人以后也别想在武修界混了。

  “战斗才刚刚开始,让你们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南宫煌闪身向前挪移了十多米,示意凌浩然四人继续退后,他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番。

  “全力而为,灭了那小子!”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杀啊,将那小子挫骨扬灰!”

  “看招小子!”

  I酷匠8%网首h发.

  以林欣为首的四人经过短暂的震撼之后很快便缓和过来,再度咆哮一声闪身落到南宫煌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将南宫煌围在中央,皆施展出最强战技,不遗余力的向南宫煌冲杀过去。

  “嗖嗖嗖嗖!”

  四道不同颜色的元力光束好像流星一般,从四个方向冲击过来,这一回单从那四道光束的强弱上来看,便知道那四人已经将元力催动到极致,连远在百米开外的凌浩然和那群修罗殿弟子都能够深切的感受到那四道光束的威力,任何一道都可以毁灭一座山头,四道联合起来估计一座大山都能轻易夷为平地。

  但是面对那四道光束的来袭,南宫煌依旧淡然自若,一动不动,双手背负,好像观看风景似地,这让凌浩然四人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紧张的无以复加。

  “轰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南宫煌还会利用先前那道神乎其技的防御功法进行抵御之时,南宫煌突然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出现在那个位置似地。

  “吼!”下一刻,一道虎啸之声冲天而起,一只巨大的金色虎头在林欣四人头顶上空浮现而出,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那究竟是什么玩意之时,四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一道惨叫,紧接着好像断线的风筝,皆向后抛飞出去,一只落到十多米远,四人皆是七孔流血、身受重伤、连爬都爬不起来。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也没看南宫大师做什么啊,怎么那四个家伙就身受重伤了?”

  “南宫大师怎么从那四人的攻击包围圈里跳出来的?”

  “这也太厉害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