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老者本以为自己这一手雷霆狂刀必定能伤到南宫煌,可没想到竟被对方这么轻而易举的反弹开来,顿时让他脸色剧变,奋力向一旁躲避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老者身后一根直径足有两米的立柱应声碎裂,吓得朱剑锋四人面如土色、毛骨悚然,急忙向一侧躲去。

  “嗖!”这一招过后,南宫煌并没有停留,闪身落到老者面前,聚气凝剑,奋力劈向老者。

  “呀!”老者刚刚站稳便看到南宫煌追击过来,这让他大惊失色,几乎来不及反应,仅仅条件放射性的聚气灵刀进行抵抗。

  “当!”一声巨响,尽管老者手持灵器,但依旧被南宫煌那一道势大力沉的剑气击打的虎口剧痛,灵刀脱手飞去,相差一层修为,南宫煌想要战胜老者实在太过简单。

  “嘣!”顺势一脚直中老者腰腹,将老者踢得惨叫一声,向后倒飞出去。

  “啊!”刚刚落地还未等老者翻过身体,南宫煌再度闪身而来,一脚狠狠的踏在老者的胸口,将老者踏的哇啦一声喷出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起来。

  “啊?”

  “师,师傅……”

  朱剑锋四人瞠目结舌,在他们眼里那老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那是天下无敌的至强者,可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年轻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将老者击成重伤,这完全打破了他们的思想,简直无法想象。

  “我根本无意为难尔等,这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南宫煌瞪着老者冷冷的说道。

  “我错了,求大师不要伤害我师傅……”朱剑锋五体投地的哀求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南宫煌冷喝道,“我只想知道天风谷而已,根本不想伤害你们,哼!”

  “噗!”老者喷出一口鲜血,一张老脸充满惊骇之色,震惊的问道,“天,天风谷?雪源林海的天风谷?你是从天风谷被光波扫中来到这里的?”

  “什么?!”南宫煌闻言顿时喜出望外,连忙俯身在老者身上点动几下,将元力注入到其体内,激动的问道,“前辈您知道天风谷?您也是从天风谷被那光波扫中传送到这里来的?”

  “是啊,多少年了,终于遇到一个老乡了……”老者深深的凝视着南宫煌,也显得很激动道。

  “多少年?难道很多年都没有人从天风谷被传送到这里了么?”南宫煌诧异的问道。

  “至少有三十多年,老夫没有再遇到一个从天风谷进来的修者,你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老者道,“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大师见谅啊!”

  “该道歉的应该是在下,前辈没伤到吧?”南宫煌道。

  “没事,没事,都是误会。”老者摇了摇头,接着厉声道,“你们这四个混蛋,还不给为师滚下去吩咐厨子设宴款待大师!在这里丢人现眼!”

  “是是是……”四人战战兢兢,连忙退了下去。

  “前辈,这究竟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会从天风谷传送到这里来,这是什么地方?”南宫煌憋屈了好久,终于可以找个人倾诉了。

  老者闻言苦笑几声道:“不瞒大师所说,老夫在此近四十年,研究了好久都没有研究透彻,至今仍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从天风谷传到这里,更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老夫曾耗费十多年时间游遍大江南北,但是你知道怎么着?”

  “什么?”南宫煌闻言暗自失望连忙问道。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没有我们光武大陆任何一处熟悉的城镇,老夫曾一度认为自己被传送到大陆极远之地,毕竟光武大陆也是非常巨大的,但老夫沿着一条直线行走,整整耗费了五年时间,沿途有山峰、河流、平原、沙漠,但就是没有光武大陆上任何一块熟悉之后,最终老夫又回到了这个起点,哎!”老者深深的叹息道。

  “怎么可能?!”南宫煌倒抽一口凉气,震惊的问道,“前辈的意思是说这应该已经不是光武大陆了?”

  G酷匠}:网K唯/一。正“版,4其…他r都/t是!盗版D

  “不错,老夫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绝对不是光武大陆!”老者斩钉截铁的答道。

  “我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随便传送一下就离开了光武大陆!?”南宫煌瞠目结舌,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在光武大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亲朋好友等着自己啊,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离开了,这怎么能接受的了!

  “老夫绝没有开玩笑,这就是事实。”老者答道。

  “不,我不是说前辈开玩笑。”南宫煌微微一怔,很快便从震惊中缓和过来,想想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这件怪事也不足为奇。

  “前辈走遍大江南北都没有遇到其他从天风谷传送来的修者吗?”南宫煌继续问道,“按理来说,天风谷作为雪源林海的死亡绝地,肯定有不少修者前去探险,传送过来的应该远不止我们两人。”

  “你说的很对,老夫当年也是好奇天风谷,前去探险才被传送过来。”老者道,“但在老夫前来之前,天风谷便已经闻名遐迩,很多修者都对天风谷闻风丧胆、不敢踏足,所以这近百年时间敢真正前去天风谷探险的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纵然有几个胆大妄为的被传送进来,可这个世界也是出奇之大,想要遇到何其困难。”

  “前辈分析的很在理。”南宫煌点了点头,不甘心的问道,“那难道我们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回到光武大陆了吗?按理来说能被传送过来,应该就可以传送的回去啊!”

  “大师听说过从天风谷失踪的人回去过吗?”老者苦笑道,“如果那么容易回去,天风谷就不会被称作死亡绝地了!”

  “我不相信,一定有办法回去,只不过大家没发现到罢了!”南宫煌坚定的说道。

  “确实有个地方有这种可能。”老者想了想道,“不过也只能说可能,并没有任何人证实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