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轩辕那小子会是高手?”

  “难道我们都看错了,他真是个高手?”

  “不,不可能吧?”

  风晴雪和陌晓依等人面面相觑,皆有些不敢想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不过此刻仇虎三人并不足为惧,真正的威胁是那个先天高手邱文泽,所以他们仅仅一瞬间便从刚刚震惊中缓和过来,还是非常警惕的看着邱文泽,毕竟在他们看来南宫煌就算是一个故意隐藏实力的高手,那最高也不过化灵期十层境界,也不可能是邱文泽的对手,他们敲破脑袋也不会认为南宫煌是位先天大师。

  “你们俩不是我的对手!”南宫煌伸出一指对着仇虎和豹子摆了摆道,“包括那边那个自以为是的先天修者,我说过在小爷面前先天强者并没什么了不起的!”

  “大言不惭的小子!”

  “简直太目中无人了,老子灭了你!”

  仇虎和豹子闻言顿时怒火中烧、几乎不约而同的狂吼一声,一左一右向南宫煌冲杀过来,两人皆是手持灵器全力而为,有种想将南宫煌绝杀当场、碎尸万段的势头。

  “小心啊!”

  “不要!”

  风晴雪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捂着俏脸不敢再看,其他人也都是呼吸一滞、紧张至极,在他们看来南宫煌这小子也真是太能吹牛了,那不仅仅是吹牛这么简单,简直是将牛都吹上天了,在一个化灵期十层强者面前吹吹也就是算了,竟然还侮辱一位先天大师,那不是找死吗?

  “嗖!”

  “啊啊……”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南宫煌必定惨死在仇虎和豹子手下之时,只见南宫煌突然消失不见,仇虎和豹子的灵器击打在空气中,下一刻这两人皆是惨叫一声,向一侧倒飞出去,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一直落到五六米开外,重重的摔倒在地、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再也爬不起来。

  “啊?”

  “我的天啊……”

  “不可能吧?”

  “我是不是眼花了?”

  所有人在这一刻齐声惊呼而起、皆是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颗鸡蛋、瞠目结舌、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煌,仿佛不认识他一般。

  “先天高手!你竟然也是个先天高手!这,这不可能!”邱文泽虎躯猛然一颤,震惊的无以复加,要知道他修炼了近百年时间才达到先天之境,可眼前这个小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就已经是先天强者,这让他简直有种想死的冲动。

  “先天修者而已,我说过没什么了不起的,是你偏要将自己看得那么重罢了!”南宫煌耸了耸肩道。

  酷f匠=a网Bx正P版首;P发

  “我的娘啊,轩辕竟然是一位先天高手!”

  “我们这么多天一直在和一位先天大师作伴!”

  “我,我以前还侮辱过他,他可是先天大师啊!”

  “先天大师做我们的马夫,这,这下完蛋了!”

  李浩刚等人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缓和过来,一个个好像吃了死苍蝇似地,面部表情变化的十分精彩,特别是陌晓依等少数几个寻常就喜欢拿南宫煌开涮嘲笑之人,更是吓得面如土色、两股战战。

  “这,这么年轻的先天大师,真是太好啦!”短暂的震撼之后,风晴雪也反应过来,她多么的庆幸自己当初一个善心发作收下了南宫煌,否则他们这一路上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老家伙,识相的抓紧时间将那三个混蛋带回去治疗吧,否则小爷让你也步入那三个家伙的后尘!”南宫煌走到邱文泽面前恐吓道。

  “老虎不发威,你真当老夫是病猫啊,哼!”邱文泽闻言老脸铁青,顺势摘下斗笠猛的向南宫煌掷去。

  “小心!”众人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在这一刻风晴雪等人才真正的正视起南宫煌来,也都觉得只有他才能够保全众人,一旦他战败,他们必死无疑,可以说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南宫煌一人身上,由不得他们不紧张担忧。

  “哼!”南宫煌不屑的轻哼一声,就这么伸出两指,轻描淡写的夹住那疾电般来袭的斗笠。

  “呀啊!”邱文泽瞳孔骤然一缩,他根本没想过单凭一顶斗笠可以结果南宫煌,所以在他掷出斗笠的同时,身形如电,高举手中的一柄雪白禅杖奋力向南宫煌袭去。

  “如此冥顽不灵,就让你自食恶果!”南宫煌低喝一声,依旧一动不动,直到那柄禅杖距离他面部不足一尺远时还是镇定自若、不为所动,风晴雪等人都忍不住齐声高呼着,生怕南宫煌就这么被打死。

  可让所有人震惊失色、吃惊到无法形容的是,南宫煌面前突然凭空浮现出一道闪烁着五彩光华、八卦形状的灵阵图,而且始一出现便高速旋转起来。

  “咚!”

  “啊!”

  邱文泽手中那柄禅杖击打在那灵阵图上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法阵光华一闪而逝,邱文泽惨叫一声倒飞出十多米远,落地之后狂喷一口鲜血,好像见鬼似地,一刻都不敢停留,强忍着身上的创伤,从地上一窜而起、没命般的向远处逃遁而去,眨眼便消失不见。

  “一,一招就击败了先天大师!”

  “不,不可能吧?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轩辕大师难道是传说中的神仙吗?”

  风晴雪等人震惊的简直无以复加,一时间脑袋都转不过弯来。

  “邱大师……”仇虎等人也是大惊失色,连看南宫煌的勇气都没有,咬紧牙关站了起来,相互搀扶着快速跑去。

  “站住!”

  “将他们抓住!”

  李浩刚等人从震撼中缓和过来,连忙就要追去。

  “穷寇莫追,让他们去吧!”南宫煌淡然的说道。

  “是,大师!”李浩刚等人立即停了下来,变得无比的恭敬顺从。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风晴雪等人也渐渐反应过来,带着一干人等立即跪倒在地真诚的感激道,先前对他的侮辱嘲笑完全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崇敬和畏惧。

  “举手之劳而已,都起来吧!”南宫煌随手一挥,一道柔和的元力发出,众人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一个个吃惊又新奇,对南宫煌这些神乎其技的手法更加的好奇和崇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