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有种的来啦,老子定要拉你们几个做垫背!”

  “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大不了同归于尽,老子不怕你们!”

  陆长风、苗大山等人将林欣牢牢的护在身后、一个个面目狰狞、怒吼而起,全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让他们走!”南宫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喝道。

  “啊?让他们走,老弟这……”盖庆宗有些不能理解,重创林欣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而且这里又是远离修罗殿的诸仙阁地盘,正是将修罗殿彻底斩除的大好时机。

  “南宫大师……”青幽师太等人也有些不明所以,甚至是凌浩然等人也都齐刷刷的看向南宫煌,十分不解,毕竟已经得罪了修罗殿,这个仇怨必定不死不休,这是个最好的铲除机会,放过的话,不仅是南宫煌等人,就是诸仙阁都不好过。

  “让他们走!”南宫煌深吸口气再度道,“林欣,这次我南宫煌放过你们,日后你们有种再找麻烦的话尽管将矛头指向小爷一人,小爷一人做事一人当,和诸仙阁还有其他人毫无干系,你们给小爷记清楚啦!”

  “我们走!”林欣吐了口鲜血,神色萎靡了不少,咬牙切齿的瞪了南宫煌一眼,带着众人离去。

  “南宫大师,这……”

  “南宫老弟为什么让他们走呀?”

  凌浩然等人十分的不解,不过既然南宫煌开口,他们也不好再继续阻挠,毕竟如果没有南宫煌继续支持的话,他们想要战胜修罗殿还是非常困难。

  “噗!”就在林欣等人远离山门之时,南宫煌狂喷口鲜血,虎躯猛的一震,便向后倒去。

  “南宫大师……”

  “南宫老弟、南宫煌!”

  众人大吃一惊,凌浩然反应最快,当先一步落到南宫煌身旁扶住他缓缓坐下,盖庆宗、敖芸等人紧随而后,直到这时大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南宫煌会放弃攻打修罗殿,以他现在这副受伤的身体根本无法再与林欣抗衡,然林欣虽然受到重伤,但依旧拥有不俗的战斗之力,在座无一人能敌,此刻众人对南宫煌的勇气、实力以及智慧皆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三天后,南宫煌从静修苏醒过来,这次他受到的伤势并不是太重,以他的体魄最多半天时间便可以恢复过来,之所以用了三天时间,那是因为南宫煌和林欣一战颇有领悟,加之这段时间修为突破的过快以及获得的功法、法宝过多,必须要花时间消化才行。

  尽管只有短短三天时间,但却让南宫煌受益匪浅,他有自信如果现在再和林欣一战,他有必胜她的信心。

  “南宫大师,您总算出来了!”南宫煌始一出现,凌浩然等人便焦急的迎了上来道。

  最K新章W节上%y酷匠i网(…

  “怎么回事?”南宫煌微微一惊,暗道莫非林欣他们去而复返?

  “贵派青玉门发生大事了?”凌浩然道。

  “什么事情?”南宫煌脸色剧变,青玉门中都是他至亲至爱之人,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刚刚接到飞鸽传书说你的两位师妹以及诗芸姑娘被人抓走了,那人指名要你前去救她们。”凌浩然连忙将书信递给南宫煌道。

  “肯定又是那臭女人!”南宫煌怒骂一声,转头深深的看了凌浩然一眼,这一切可以说都是凌浩然所为,但他也不打算和凌浩然叙说这些,连忙道,“我现在就去青玉门一趟,我的那些朋友劳烦阁主帮忙照顾一下。”

  “大师放心,如有需要我等效劳的尽管开口!”凌浩然道。

  “暂时没有,我即刻动身!”南宫煌道。

  “南宫煌!”敖芸一直痴痴的看着他,见他就要离去连忙叫道,直到现在凌浩然等人都不知道敖芸的真正身份。

  “你不回家吗?”南宫煌问道,此刻他真是非常的着急,那疯女人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南宫煌是一刻都不敢耽搁。

  “家回不去了……”敖芸幽幽的看了南宫煌一眼道。

  “明白了,走吧!”南宫煌深深的凝视了敖芸一眼,对于这位天真无邪的姑娘,南宫煌真是由衷的感激,不仅放过自己这个杀父仇人,而且还以德报怨、牺牲自己的名节和最宝贵的贞操解救自己,这样的女人是一定不能辜负的,更何况她毕竟是敖苍穹的女儿,如果待在诸仙阁被人觉察出身份对她多少会有些影响,所以南宫煌决定带她一同离去。

  “阁主,借贵阁狂风白马兽一用!”南宫煌道。

  “老夫这就帮大师去拿!”凌浩然道。

  一天一夜之后,南宫煌带着敖芸返回青玉门。

  “煌儿,你可回来啦!”陈清风迎了上来欣喜的说道,如今萧武阳已死,陈清风被推选为青玉门掌门。

  “师傅,发生什么事情了?”南宫煌开门见山的问道。

  “玉儿和月茹她们被人掳走了!”陈清风叹息一声道,“这位姑娘是?”

  “我的一位朋友。”南宫煌道,“被谁掳走的?有没有说些什么?”

  “是一个陌生女子,修为非常高深,她将玉儿三人掳走之时,指名要你去救她们,为师觉得那女人定是处心积虑,煌儿你还是三思为妙啊!”陈清风道。

  “我猜就是那女人!”南宫煌道,“放心吧师傅,徒儿自有分寸,劳烦师傅告诉我那女人告诉您的地址?”

  “告诉你可以,但你必须要带为师一起!”陈清风道,“虽然为师如今的修为和你天差地别,但为师绝对不想让你孤身犯险!”

  “师傅!”南宫煌深深的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好!”

  “那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动身!”陈清风道。

  “走!”南宫煌道。

  “这位姑娘也去?”陈清风问道。

  “一起吧,否则将她留在青玉门内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方便。”南宫煌找了个借口道,实际上他是担心青玉门弟子知道敖芸乃是敖苍穹之女,那麻烦可就大了。

  陈清风骑着快马,南宫煌和敖芸骑着狂风白马兽,三人并肩而行,一路上陈清风说了很多,例如询问南宫煌追杀敖苍穹一事,因为敖芸在这里南宫煌不好答话,随便搪塞过去,又说青玉门掌门一职本来是要传给南宫煌的,但他们觉得南宫煌肯定看不中他们这个小小青玉门掌门之位,所以由陈清风代管,只要南宫煌愿意,随时都可以上任,这让南宫煌有些哭笑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