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连你老子都不是小爷对手,更何况是你了!”南宫煌不屑的看了敖杰一眼,跟着敖苍穹一行人缓缓向外走去。

  “敖老鬼,奉劝你一句不要跟小爷耍什么花招,否则不要说你女儿,就是你的几个儿子,小爷也绝不会放过!”南宫煌恐吓道。

  “你!”敖苍穹气得老脸酱紫,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被别人这般恐吓过,但却也无可奈何,咬牙切齿道,“你放心吧,老子不会拿老子孩子的命开玩笑!”

  “那样最好,走快点!”南宫煌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爹真的斗不过你,然后去你的门派残杀你的同门?”敖芸一边被南宫煌拉着前进,一边怔怔的问道,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会是这样的人!

  “千真万确!”南宫煌大声道,“敖苍穹他斗不过我竟然跑到我门派滥杀无辜,这是一位先天强者所为吗?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宫主所为吗?哼!不仅如此,他还挟持我徒弟,我要是不挟持你,你觉得我能救得出我徒弟吗?”

  “不可能,我爹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敖芸闻言娇躯微颤、双目中充满着失望的神色。

  “事实就摆在你的眼前,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南宫煌道。

  “芸儿,别听那小子胡扯,他非常的奸诈狡猾,你爹我完全是正义的代表,他们诸仙阁无恶不作,爹这么做只是替天行道!”见敖芸以及他的两个孩子对他皆有些动摇,敖苍穹连忙解释道。

  “哈哈,正义的代表,替天行道,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吗?”南宫煌简直嗤之以鼻道,“算了,小爷也懒得跟你们扯那么多,你是什么样的人跟小爷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只要你放了我徒弟,让我们安全离开这里,我答应你现在不会伤害你们这里的任何人!”

  “好,一言为定!”敖苍穹答道。

  不消片刻,敖苍穹一行人带着南宫煌来到那个山洞出口。

  “怎么是这里?没有其他出口吗?”南宫煌蹙眉问道。

  “老实告诉你吧,我们这个秘密基地乃是三百年前我天剑宫先祖发现并建造而成,只有上空那座寒潭一条进出口,我先祖建造之时收服了一头刚刚突破先天境界的灵兽为护派灵兽,就是那头金角魔鳄,让它镇守这个秘密基地,作为我们天剑宫关押要犯、培养重要人才以及躲避危难之地。”敖苍穹解释道,“前段时间因为和修罗殿拼斗失败,我害怕我们天剑宫遭到修罗殿暗中报复,所以就将我宫几十个天赋不错的弟子留在此地,万万没想到,这么秘密的地方都被你小子找到,老子真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天赋不错的弟子?我看都是你的嫡系亲人吧,哼!”南宫煌冷笑道,“我之所以找到你就是因为你坏事做尽,老天都看不过去,派我来惩罚你!”

  “你!”敖苍穹才不相信南宫煌的鬼话,不过此刻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敖苍穹定了定神道,“现在通道就在眼前,我打开灵阵,你将我女儿放了!”

  “你当我傻啊,那寒潭内可是有一头先天两层境界的灵兽,敖苍穹你别跟小爷耍这种诡计!”南宫煌喝道,“快点放了我徒儿,打开灵阵,让那灵兽老实点!”

  “本宫主话还没说完呢,你放心,本宫主现在就叫出金角魔鳄,让出寒潭,让你离开,只不过你小子假如将我们天剑宫这处秘密基地说出去的话,老子就算拼了这条老命,都要将你碎尸万段!”敖苍穹吼道。

  “小爷还没那么无聊!”南宫煌瞪了敖苍穹一眼道,“但是你这老鬼最好给小爷老实点,要是再去青玉门或者诸仙阁找事的话,小爷不介意来你们这个秘密基地耍耍,甚至毁了你们这个秘密基地!”

  “你尽管放心,老子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找你的霉头!”敖苍穹道,“废话少说,老子现在就开始召唤金角魔鳄,我们准备换人!”

  “好!”南宫煌面色凝重、注意力高度集中,越是最后关头就越要小心,他和敖苍穹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他深知这老家伙的阴险狡诈。

  敖苍穹瞥了南宫煌一眼,转身走到那个山洞门前,摆开架势,一连打出十多道手印诀。

  光华一闪,那道灵阵突然消失,大批的潭水汹涌而来,七八百米深的寒潭,其压力可想而知,比之决堤的河水都要强出数倍,连敖苍穹这位先天高手面对那汹涌而来的潭水都有些无力维系。

  幸好灵阵的消失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迅速成型,几乎在那头金角魔鳄从山洞中蹦跳出来的那一刻,那道灵阵便已经重新凝聚,堵住寒潭的水流。

  “嗷!”金角魔鳄始一出现便对着南宫煌咆哮着冲击过去。

  “敖苍穹,你!”南宫煌瞳孔骤然一缩,纵身向后跳去,身在空中便怒吼道,“敖苍穹你这老鬼想干什么?不想要你女儿活命了是吧?!”

  “住手魔鳄!”敖苍穹爆喝一声道,“一头畜生而已,见到生人就瞎咬,你别见怪。”

  x,酷√I匠网VK唯He一d正i版0T,其#他都是h盗&'版^

  “哼!”南宫煌见金角魔鳄冷静下来,他一颗悬着的心也稍稍松懈了些许,挟持着敖芸缓缓走到洞口边缘叫道,“快放了我徒弟,然后打开灵阵!”

  “好!”敖苍穹双目冷芒一放,也挟持着肖月婵走到南宫煌身旁,叫道,“我们先交换人质,然后我再打开灵阵!”

  “想得倒美!”南宫煌厉声喝道,“真当小爷和你一样蠢吗?快点打开灵阵,少啰嗦!”

  “哼!”敖苍穹闻言愤恨不已,犹豫了一下走到灵阵图前,一手继续挟持着肖月婵,一手挥动剑指打出一道道灵阵图手诀。

  南宫煌密切的关注着,生怕敖苍穹捣鬼,以他如今对灵阵图的见识,想要识破敖苍穹在灵阵图上动手脚根本不是难事。

  “注意了,最后一道手诀一旦打出,寒潭的水便会汹涌而出!”敖苍穹提醒道。

  “我知道,等寒潭的水一涌出来,我们立即交换人质!”南宫煌道。

  “好,一言为定,你小子也别跟老子耍什么花招!”敖苍穹冷冷的说道。

  “妹妹……”

  “小姐、师妹……”

  敖杰以及陆无双、胡可等人一颗心仿佛都提到嗓子眼,紧张不已,包括敖芸自己都是十分的紧张,生怕在最后关头发生什么意外,她最不想见到南宫煌和自己的亲人生死搏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