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三人刚刚离去,南宫煌脑海中便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南宫煌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欣喜不已,眼前之人就是夺舍成功的紫璃。

  “太好了,你能替我将身上关节都弄上吗?”南宫煌连忙问道,他倒是不担心修为被废一事,实际上他所修炼的元力根本不在丹田,就算被毁也不会影响他的修为,但是全身上下几十处关键部位被人强行弄断,再加上他身受重创,还真不好弄回去,现在南宫煌着急的就是这个,他有自信一旦他的关节全部回位、修为可以很快便恢复过来,到时便可以逃脱。

  “小蛇来试试。”紫璃道了一句,接着伸手贴到南宫煌身上开始催动妖力。

  “呼,呼,好,好疼……”仅仅接上两处关节,南宫煌便疼的满头大汗,就在他打算灵魂离体再让紫璃捣鼓之时,灵识中突然探查到有人向这边走来。

  “不好,那三个家伙来了,先看看情况再说!”南宫煌连忙提醒道,虽然紫璃的灵识探查范围比他强的多,但此刻紫璃全神贯注替南宫煌解除封印,所以并没有注意周围动静。

  “好!”紫璃刚刚收手,那三人便进入营帐。

  “周师弟,没什么事吧?”其中一人问道。

  “没事,没事,那剩下的就有劳三位师兄了,小弟先行退下。”紫璃害怕他们识破,连忙找了个借口离去。

  不大一会儿,又有弟子前来,说宫主命令所有人尽快集合,立即前往诸仙阁,于是这三人便将南宫煌一行人押上马车,派专人看守向诸仙阁行去。

  “叫醒那小子!”天剑宫大部队向诸仙阁进发,敖苍穹等人则来到关押南宫煌的马车内。

  “小子醒醒!”陆天翔顺手抽了南宫煌几下,将沉浸在铁片空间中修炼灵魂的南宫煌抽醒过来。

  “死老鬼,又想做什么?”南宫煌愤恨的问道。

  “我们宫主打算给你一次投生的机会!”陆天翔摇头晃脑地说道,“只要你肯交出身上几件法宝,我们宫主不仅对你以前的过错既往不咎,而且还打算给你弄个长老做做,你在诸仙阁好像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我呸!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南宫煌咬牙切齿地说道,“想要小爷的法宝,你们休想!”

  “草,真他娘的是个硬骨头!”陆天翔顺手给了南宫煌几巴掌,愤怒不已。

  ●看;;正@…版OZ章R.节&)上酷`匠3?网p

  “不要着急,我们慢慢跟他磨,反正现在他修为被废、关节被拆,完全是个废人,就不信他不交出法宝,哼!”敖苍穹面对南宫煌如此傲骨也是有些无可奈何,目前当务之急是要赶走诸仙阁、统一齐云山,所以他决定暂时缓一缓法宝一事。

  “哼!小子你别得意,我们已经派人调查过,你小子有两个青梅竹马的师妹,等我们灭了诸仙阁,抓了那两个小妮子后,看你还交不交法宝!?”胡洪涛恐吓道。

  “你们这群禽兽,有种的就杀了小爷!”南宫煌怒吼连连,但敖苍穹等人却不再理睬。

  “主人……”就在南宫煌声嘶力竭之时,紫璃的声音传来。

  “情况怎么样?”南宫煌连忙传音回去。

  “主人,小蛇刚刚探查了一番,据这群家伙所说,他们打算用您和那三个人为诱饵,将诸仙阁高手约出来一网打尽!”紫璃答道。

  “擦,真他娘的阴险啊!”南宫煌愤恨不已,焦急道,“你帮我看着敖苍穹等人的动向,我现在便灵魂附体,试试接上我的关节。”

  “好的,主人!”紫璃连忙答道。

  南宫煌立即灵魂离体,窜入岳阳体内,这一回倒是没有上次那种痛苦的感觉,让南宫煌稍微松了口气,但等他完全附体之后,却发现控制岳阳的身体竟是那么的艰难,感觉就好像一个婴孩学走步似地,根本无法协调自己的身体,而且视线极为模糊。

  “我绝对不能放弃!”一连试验了几次,南宫煌都没有成功,控制岳阳的身体不是东倒西歪、就是伸不出手,更别说给自己接上关节了,但如今事态越发的严重,南宫煌必须咬紧牙关继续下去。

  耗费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工夫去适应这副新的身躯,南宫煌凭着坚强的意志力终于勉强能够将岳阳的身体控制自如起来。

  “岳,岳堂主,你没死!”可就在南宫煌准备利用这具身体试着给自己接骨之时,原本一直昏迷中的鲍威突然惊喜过来,激动的大叫而起。

  “我擦!”南宫煌差点吓得魂不附体,正要怒骂几句,脑海中传来紫璃的声音,“主人,有人过来,小心!”

  南宫煌愤恨不已,连忙灵魂离体回到自己体内,刚刚做好这一切,陆天翔掀开车棚瞪着鲍威吼道:“你他娘的叫什么叫?谁没死?”

  “老子做噩梦不行啊?”鲍威看了下倒地不起的岳阳,接着怒吼道。

  “哼哼,继续做吧!再过几个时辰你们就没的梦做了。”陆天翔冷笑一声,并没有在意,毕竟鲍威和南宫煌都被他下了狠手,废去修为,他不信他们还能掀起大浪。

  “鲍堂主,待会你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我这是在自救!”陆天翔离开之后,南宫煌连忙传音道。

  “自救?南宫大师是你在说话吗?”鲍威左右看了看,发现南宫煌一直昏迷着,连嘴巴都没动,可声音却在自己脑袋里响起,这让他十分的诧异。

  “我擦,你不要说话,不是我在跟你说话还能有谁啊,他们都死啦!”南宫煌有些气急道。

  “哦哦……”鲍威连忙闭嘴、一个劲的点头。

  “看着就行,不要有任何异样的声音和动作发出!”南宫煌再度提醒一声,这才灵魂出窍重新附体到岳阳体内,他现在终于明白一句话,那就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显然鲍威被他划归为猪一样的队友行列。

  “呃……”看到原本死翘翘的岳阳再度爬了起来,还怪模怪样的回头瞥了自己一眼,鲍威顿时吓得毛骨悚然、老脸发白,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连死人都可以控制,不禁对南宫煌更加钦佩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