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宝藏也只有等我们安全离开这里后再说了。”南宫煌道,“如今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逃脱这里,否则就算我们有佛宗至宝的地图和钥匙也是空欢喜一场!”

  “大仙说的对,不知大仙有什么需要小蛇效劳的地方?”紫璃道,变得比以前温和多了。

  “哥哥,这条小蛇说的倒是挺好听,不过灵儿觉得还是让它认你为主来的更妥当,你说呢?”轩辕灵儿建议道。

  “你愿意接受我的灵识印记、认我为主吗?”南宫煌点了点头问道,不管紫璃说的多漂亮,但终究无法让人百分百信服。

  “既然大仙是青莲师妹的传承者,也足以说明大仙是慈航静斋下一任的主持,小蛇本就是慈航静斋的护派灵兽,认您为主也无可厚非,小蛇愿意!”紫璃道。

  “那真是太好啦!”轩辕灵儿顿时欣喜道。

  “好,那开始接受印记吧!”南宫煌道。

  “请主人赐印记!”紫璃恭敬地说道,但南宫煌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他上次施展印记之时吃了金刚战雕一次亏,这一次他是小心翼翼。

  不过让南宫煌有些惭愧,他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紫璃没有丝毫的反抗,整个灵识印记过程非常的顺利,这个印记一旦成功,那就说明紫璃只能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如有违抗,南宫煌动动念头便可以让它魂飞魄散。

  “好!”南宫煌深深的凝视了紫璃一眼道,“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想办法逃脱天剑宫基地再说!”

  /u酷e!匠,:网首发N)

  “一切听凭主人安排!”紫璃道。

  片刻之后,南宫煌带着紫璃顺利离开铁片空间,直接出现在外界。

  “紫璃你灵魂之力强大,可以直接夺舍,你找个修为较低的家伙试试夺舍,然后过来见机行事,我也出去找找看,有没有死物可以附体的,我们分头行动,到时就在这里汇合!”南宫煌叮嘱道。

  “是,主人!”紫璃闻言立即向外面飞去,但因为它没有修炼过专门的灵魂功法,并不懂得如何隐藏,一般高手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所以紫璃必须小心谨慎。

  相反南宫煌虽然在灵魂修为上比紫璃要差很多,但对灵魂的运用上却比紫璃强不少,最起码在灵魂的隐藏上紫璃是拍马都赶不上,即使在先天五层高手面前,南宫煌都可以自由游走灵魂而不会被发觉。

  ……

  “启禀宫主!两位长老回来了!”营帐外一名天剑宫弟子叫道。

  “好,快让他们进来!”敖苍穹道。

  “宫主!”那两名长老拖着三人走了进来。

  “还有一个家伙呢?”敖苍穹扫视一眼问道。

  “杀了两人、重伤一人、逃了一人,请宫主责罚!”两名长老跪倒在地请罪道。

  “算了算了,反正我们已经成功捕捉诸仙阁一名先天高手,即使那个逃脱的家伙告诉凌浩然是我们所为也没任何关系,两位长老你们来的正好,我们一起商议一下攻打诸仙阁的策略!”敖苍穹摆了摆手道。

  “是,宫主!”两人连忙将两具死尸和一名重伤之人扔到营帐外围,叫道,“好生看守,不要让这个受伤的家伙跑啦!”

  “是!”立即有两名弟子跑了过来死盯着那三个诸仙阁弟子。

  “张老、岳老、鲍老!”看到三人躺倒在地,其中张老和岳老已经死去,南宫煌愤恨不已。

  “你们的仇,我一定会帮你们报的!”南宫煌立誓道。

  就在这时,敖苍穹的声音响起:“你们将这三个家伙和南宫煌那小子关在一起,顺便将那两位长老叫过来说有要事相商!”

  “是!”立即有三名弟子将鲍威三人拖向那个营帐。

  “启禀两位长老,宫主让我们来叫你们,说有要事相商!”那三人将鲍威等扔到营帐内叫道。

  “哦?风长老他们回来了?好,你们几个看好这小子!”胡洪涛和陆天翔连忙离去。

  “是!”三人立即不敢怠慢,就在营帐内看守着。

  “这倒是个好机会,我先试试附体的效果如何?”南宫煌见那两个老家伙离开,连忙向张淑仁尸体附身而去。

  始一进入张淑仁的身体,南宫煌就感觉好像进入冰冷刺骨的寒潭中似地,和附体到自己身上截然不同,而且眼前一片漆黑、灵魂莫名的产生一种恐惧之感,南宫煌连忙退了出来,一时间灵魂都暗淡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煌诧异非常、甚至有些心惊肉跳,连忙回归本体,顿时一股清爽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他立即与轩辕灵儿取得联系,自从突破到附体之境,南宫煌已经可以利用灵识传音和其他人对话。

  “灵儿,我刚刚附体之时为什么会有那么痛苦的感觉?”南宫煌将刚才的经历简单的叙述一番。

  “估计是因为哥哥你的灵魂刚刚突破到附体之境,加之那人又是死去不久,体内还有很充裕的气血,会对你灵魂产生侵蚀。”轩辕灵儿想了想道。

  “原来如此,那我多试验几次试试,两个人都试试!”南宫煌猛一咬牙,再度灵魂出窍向岳阳附体而去。

  这次的感觉要比附身张淑仁好上一些,但依旧非常难受,南宫煌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便再度跑了出来,回归本体修养片刻,便再度进入张淑仁体内,来来回回一连十多次,天都快亮了,还没有成功完成附体。

  就在南宫煌都有种想放弃的念头之时,帐篷外突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将南宫煌惊了一跳,他连忙回归本体,继续像模像样的假装昏迷状态。

  “三位师兄辛苦了,小弟在外面准备了些早饭,三位去吃点吧。”进来的是一名高瘦年轻男子,恭敬地对三人道。

  “看了一夜了,还真他娘的累!”

  “这四个家伙一晚上也没什么动静,应该没问题!”

  “那周师弟就劳烦你替我们看一小会儿,我们很快就回来!”

  三人也实在是难受的紧,闻言争先恐后的离开营帐寻找早餐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