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南宫大哥赢啦!”

  “南宫哥哥赢啦!”

  刘诗芸和林月茹当先从震惊中缓和过来,顿时欢呼雀跃的冲上战台,打破了整个沉浸的场面。

  “哇!先天强者啊!”

  “这么年轻的先天强者,怎么可能?”

  “我这不是眼花了吧?”

  “真是太不可思议啦!”

  随着林月茹两女的叫声将众人惊醒过来,那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场面顿时空前的高涨沸腾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南宫煌身上,在这一刻南宫煌真的如同天神下凡一般,震撼在座所有强者。

  “杨队长!”

  “你没事吧?”

  直到这时,石倩玉四人才从震惊中缓和过来,连忙冲到战台边缘将楊福威扶了起来,一个个震惊而又不可置信地问道。

  “不,不可能!”楊福威好像魔怔了似地,对于石倩玉四人的问话不管不顾、甚至连他的身子都是被四人强行扶起,他由始至终一直怔怔地看着战台上那如同神一般的年轻男子,脑袋都转不过弯来。

  然南宫煌此刻感觉也甚是畅快,对于周围众人的反应、甚至林月茹两女来到身边他都没有在意,自顾自的在那闭目沉思。

  “真想不到这套轩辕神剑诀竟如此强大,我才刚刚突破到化灵期十层之境,配合铁片灵力的调用竟能够借助这一招将战斗力提升到先天之境,真是太好啦!”南宫煌激动不已。

  先前他在灵山空间那是利用灵魂作战,虽然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是无以伦比的强大,三招便结果了自己的对手,顺利通过第三大修为力量的考验、成功让灵山认主,但那毕竟是在灵山空间,没有现在这种实实在在的感触真实痛快。

  “赤手空拳灵力离体攻击,这分明就是先天境界强者特有的战斗方式,怎么可能?那小子竟然是一位先天强者……”楊福威口中念念叨叨、就好像疯了一般,看得石倩玉四人心惊肉跳、不知所措。

  “南宫老弟真是太令人震惊啦!从化灵期九层之境的修为短短七天时间一下子便突破到先天之境,简直不可思议啊!”洛天夫妇俩对视一眼,激动的都快流出热泪,好一会儿才从这种无比兴奋的感觉中缓和过来,洛天纵身跳到战台,怒指着楊福威等人大喝道,“楊福威,第五场你们服不服输?!”

  “服不服输……”这四个音节不停的回荡在整个演武场之上,将那些激动的忘乎所以的众人全部惊醒过来,场面再度一下子安静下来,绝大部分人都齐刷刷地看向楊福威五人。

  “杨队长……”四人见楊福威依旧神不守舍的模样,连忙推了推他,直到现在楊福威才总算从刚刚那惊恐的一幕中挣脱出来,转头深深地凝视着南宫煌,并没有回答洛天的问话。

  “请问这位先天大师尊姓大名?我楊福威输的心服口服!”楊福威抱拳问道,先天强者之下皆为蝼蚁,楊福威知道如果刚刚不是南宫煌手下留情的话,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吾乃南宫煌,记好这个名字,如果想要报仇的话,随时奉陪!”南宫煌睁开双眼、冷然答道。

  “南宫煌,好,我们后会有期,走!”楊福威点了点头,带着四人转身灰溜溜的离开洛天猎魔队。

  “耶耶耶,楊福威他们滚蛋啦,哈哈!”

  ?n更$=新》最快上酷/匠k网d

  “我们赢啦,终于渡过这次危机啦!”

  “这一切都是南宫大师的功劳啊!”

  “感谢南宫大师……”

  众人再度欢呼起来,在洛天夫妇的带领之下,齐刷刷地向南宫煌跪拜下去。

  “快快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南宫煌闪身落到洛天夫妇面前,双手将他们扶起道,“要感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如果不是你们洛家家传的那件法宝,我不可能突破的这么迅速!”

  “这都是大师您的机缘,跟我们完全无关。”洛天道,“我们洛天拥有那件法宝数百年都从未有一人研究出来,可大师您只用了七天便参透了其中的奥妙,这说明大师您才是那件法宝真正有缘之人!”

  “言重,言重洛老哥,别大师大师的叫我,怪不自在的。”南宫煌连忙道,“那件法宝确实强大,不过因为时间仓促我还没有完全领悟,现在我们的危机暂时解除,那就再给我几天时间,一切等我出关再说如何?”

  “一切听凭大师吩咐!”洛天连忙躬身道,南宫煌跟他客气,他可不敢继续像以前那样跟南宫煌称兄道弟,毕竟现在南宫煌的身份完全不同,不仅是他们洛天猎魔队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一位先天境界的超级高手,强者为尊的例子在这一块体现的淋漓尽致!

  “又来了。”南宫煌苦涩一笑道,“那接下来的就交给老哥你们自行安排吧,我继续前往那间密室修炼,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就不要打扰我。”

  “好!”洛天怎敢不从,连忙叫道,“诗芸,还得劳烦你和月茹侍奉大师左右。”

  “嗯,我们会的。”就算洛天不说,林月茹两女都会在南宫煌身边寸步不离。

  南宫煌没有再耽搁,带着两女径直向密室走去,先前要不是知道洛天猎魔队情况紧急,他怎么也不会现在出关,刚刚从灵山内部灵魂附体,携带出大量的灵气,直接将他体内最后一处穴位——涌泉穴冲开,顺势跨入化灵期十层之境,还没来得及巩固修为便风风火火的赶来,更何况刚刚得到灵山的传承也是需要耗费时间进行领悟和消化的。

  进入密室之后,南宫煌带着深深的歉意看了林月茹两女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便直接盘腿入定而去。

  两女对视一眼,皆是喜极而泣,刚刚以为南宫煌已经死了,吓得她们花容失色、甚至是痛不欲生,有种想跟着南宫煌一起死去的冲动,现在不仅看到南宫煌安然无恙,还轻松化解了洛天猎魔队的危机,这让两女激动的无以复加,真的如同做梦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