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随着南宫煌狂吼一声,九道人影从天而降,就好像流星火雨一般,最后全部凝聚到一点,攻向洛天。

  “轰隆!”前所未有的爆破响起,紧接着两声闷哼发出,南宫煌和洛天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

  南宫煌一直退出十多米远摔倒在地,不过并没有受到多大创伤,洛天虽然比南宫煌要好上一些,并没有摔倒,不过一袭白色长衣却破破烂烂、头发也散乱开来、灰头土脸、显得十分狼狈。

  “我靠不是吧?”

  “好厉害的剑法,连队长都被他击打的这么狼狈!”

  “那小兄弟真是天才啊!”

  短暂的震惊安静之后,整个演武场顿时沸腾起来,一个个对南宫煌赞不绝口。

  “南宫大哥、南宫哥哥你没事吧?”刘诗芸和林月茹反应过来,连忙跑到南宫煌身边将他扶起。

  “没事。”南宫煌摆了摆手,起身上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抱拳道,“前辈修为精深、战技了得,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不不不!”洛天连忙回礼,也是十分钦佩地说道,“小兄弟实力超群、潜力乃是我生平仅见,刚刚这一剑如果小兄弟使用的和在下是同样等级灵器的话,那输的定是在下!”

  “哇!”周围众人再度哗然,原本安静下来的场面因洛天这一句话又一次沸腾起来。

  “乖乖,真是不得了啊!”

  “这是什么概念,一个如此年轻的修者竟有实力战胜一位化灵期十层的巅峰强者!”

  “这已经不是我等能想象的了!”

  ……

  “前辈谦虚了,顶级灵器何等难得,就是这高级灵器晚辈也是拼了老命才得来的。”南宫煌苦笑道。

  “小兄弟说的不错,灵器确实难得,我们洛天猎魔队实力虽然不俗,但顶级灵器也仅有两件,我和我夫人一人一件,这还是我们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近十年时间的积累才得到。”洛天暗叹一声道,“如果现在能再得到一件顶级灵器的话,或许小兄弟就能帮我们抵御对方一名化灵期十层高手了,只不过可惜!”

  “还有七天时间。”南宫煌瞥了林月茹一眼,她身上正有一件顶级灵剑,不过现在南宫煌还不想过早暴露,转而凝神道,“不知前辈觉得和得到一件顶级灵器相比较而言,我在这七天之内突破到化灵期十层之境的可能性哪个更大一些?”

  “这……”洛天闻言顿时瞠目结舌,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才缓和过来,有些哭笑不得道,“如果在下记得不错的话,小兄弟你好像刚刚才突破到化灵期九层境界的吧?这七天时间再要突破一层,简直难如登天啊。”

  “嗯,我也知道,我想问问前辈有没有什么捷近,毕竟前辈和夫人都是化灵期十层境界的过来人。”南宫煌道。

  “修炼一途哪里有什么捷近呢。”洛天苦笑摇头道。

  “夫君,或许我们祖上留下来的那件宝物可以一试啊。”一旁的梁络茵灵光一闪道。

  “那件灵器我祖上三代穷奇毕生精力都无法参透的灵器让小兄弟去参悟,感觉也太为难他了。”洛天道,“我觉得想要参悟那件灵器比寻找一件顶级灵器还要困难。”

  “是什么灵器可以让晚辈过目一下吗?”南宫煌好奇心大起,连忙问道。

  “据说是一件超越先天级别的灵器,不过也只是据说,反正我们祖上三代加上我这一代研究这件灵器五六百年都没有一点成效。”洛天苦涩道,“也许是我们洛家某位先辈被人家忽悠了吧,也许那也就是一件很普通的灵器罢了,并没什么独特的地方,不过小兄弟想要看看的话就请随我来。”

  “谢谢,被前辈这么一说,晚辈还真想见识一番这究竟是什么灵器。”南宫煌道,能被一个实力不弱的武修世家传承四代的灵器必定有其不俗之处。

  “走,我们去换件衣服,待会就带你去。”洛天道。

  片刻之后,洛天带着南宫煌一击林月茹、刘诗芸两女来到洛家地下密室,这是一间极为隐蔽而且防守牢固之地,是洛家存放重要物品之处,那件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灵器也放在这里。

  那件灵器起初几十年在武修界还引起过血雨腥风,但随着这件灵器太过诡异,几乎无人能够参透,时而久之就被众人所遗弃,现在更是被洛天当做一件十分普通之物、当做传家之宝性质的器物存放在此。

  l酷*K匠Z=网#☆永y久免费S看小E6说

  “咔嚓!”打开机关,洛天带着三人进入最后一间密室,点亮油灯,洛天指着密室中央石台上平方的一块桌面大小、半尺来厚、蓝色水晶般的长方形大石块道,“就是这件灵器。”

  “哇,好漂亮的石块呀!”

  “好像一大块蓝色水晶似地,真好看!”

  林月茹和刘诗芸顿时惊呼起来。

  “确实挺好看,相信如果这石块样的灵器不是太大的话,能吸引任何女人的眼球。”梁络茵笑着道,她当初第一眼见到这件灵器之时也被它那蓝光内敛、水晶般的外表所吸引。

  “南宫老弟你怎么看?”洛天问道,对南宫煌越发的亲切起来。

  “感受不到一件灵器应有的灵力、也没有发现什么独特之处,如果不是老哥你说这是一件了不起的灵器,我都怀疑这只是一块普通的水晶。”南宫煌道。

  “哈哈哈!”洛天和梁络茵对视一眼皆是大笑起来,洛天道,“我们何尝又不是这种感觉呢?不要说我等了,就是我曾祖父,一位先天境界的超级高手,连他都没办法将这件灵器参悟透彻,只留下一句话,静待有缘人,就因为这句话我们洛家才一直留到现在,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将它搬出去当做桌子用了。”

  “连一位先天境界的高人都这么说,那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件强大的宝物,只不过我们肉眼凡胎还无法参透罢了。”南宫煌屏气凝神,一边和洛天等人聊着,一边缓缓探出精神之力,利用脑海成像异能深入探查。

  “嗡!”果然,就在南宫煌精神力始一碰触那件灵器之时,南宫煌便感到一股巨大的无名能量传来,让他精神力为之一颤,吓得他连忙收回精神力,一连倒退三步、俊脸瞬间煞白。

  “怎么了老弟?”

  “南宫哥哥……”

  众人被南宫煌的表现皆吓了一跳,连忙关心地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