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李成锦那家伙将我修为恢复的事情告诉掌门了,所以掌门要质问我?”南宫煌仔细思忖一番,上午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要押着自己听候处置了,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李成锦,倒是没料到吴志远会来贼喊捉贼这招。

  “看来我得想个理由好好解释一番修为恢复之事!”南宫煌想通关节也不再挣扎,开始考虑如何应对,他觉得只要理由恰当,自己修为恢复对于门派来说那是件好事,最多责骂几句为何自己一直要隐瞒修为,肯定不会有什么大的惩罚,所以南宫煌并不是太过担忧。

  但是等南宫煌来到大殿之时,看到门中六位长辈俱在、那庄严肃穆的架势立即心惊肉跳起来,特别是瞧见吴志远正一脸奸笑的看着自己,南宫煌便心里发毛,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南宫煌跪下!”见南宫煌被押着走了进来,吴志远立即冲了出来先声夺人道。

  “吴志远你这奸细!”南宫煌怒吼道。

  “我是奸细?哈哈!南宫煌你就别在这里贼喊捉贼了,我都已经将你勾结鬼王岭的事情跟掌门说了,你就束手就擒吧!”吴志远冷笑道。

  “什么?我勾结鬼王岭?”南宫煌闻言瞳孔骤然一阵放大,没想到吴志远竟然跟自己来这一手。

  “南宫煌,你看看这是什么?”萧武阳冷喝一声,扔出手中的铜牌道。

  “这,这是鬼王岭的身份令牌……”南宫煌微微一怔,已经知道吴志远栽赃陷害、贼喊捉贼的手段了,连忙叫道,“这不是我的,是吴志远的,他才是鬼王岭的奸细!”

  “你竟然还在这里贼喊捉贼?我都亲眼看到你和鬼王岭的人私下见面,这令牌也是我在你房中找到的,如果说,这些我都可以捏造,可是你的修为呢?你修为早就恢复如初,可你却一直隐瞒,你又作何解释?”吴志远大声质问道。

  “什么?小煌的修为恢复了?”

  “这不可能吧?我们几人亲自替其疗伤、检查、护理半年有余都没有任何反应,怎么会恢复的?”

  陈清风等人顿时吃惊起来。

  “还不是勾结鬼王岭而得到的好处!”吴志远趁势而为道,“听闻鬼王岭的老大实力超群、更和武修界很多强者关系深厚,想要治好南宫煌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弟子猜测南宫煌十之八九就是利用作为他们内应为条件,和鬼王岭交易的!”

  “你含血喷人!”南宫煌深吸口气,已经从刚刚的愤怒、担忧中冷静下来,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并不害怕吴志远的诬告。

  “我含血喷人?你有种的让诸位长辈检查下你的修为啊?只要你能解释清楚你修为恢复的原因,那就算我是含血喷人、我吴志远甘愿受到惩罚!”吴志远大声道。

  “就是啊,有种的就让长辈查查!”

  “原来南宫师弟是个奸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周围顿时传来议论之声,人证物证俱在,很多人都不看好他。

  “怪不得这家伙前天竟能战胜我,原来修为早就恢复,一直在这里扮猪吃老虎,哼!”萧紫玉和左子鑫对视一眼,左子鑫立即跳将而起、一副要将南宫煌吃了的模样。

  “对,他的修为确实恢复了!”李成锦逮到这样大好时机怎会放过,立即跳将而出,怒指南宫煌道,“也不怕诸位笑话,那天我和南宫煌有些摩擦,本想教训他一顿,可不想却反被他痛揍一番,他还恐吓我不要我告诉任何人他修为恢复一事,我本来还以为他想低调做人,不想却是鬼王岭的奸细,真是太可恨了,哼!”

  “啊!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啦!”罗光冲趁机落井下石道,“怪不得昨天他第一个发现那落仙谷叛贼,我当时还奇怪来者,现在想想原来他的修为已经恢复,哼!十之八九就是他杀了那贼人,然后将落仙谷的东西偷盗而走!”

  5酷a匠{{网}_正1版首P发%J

  “是啊,那天我确实看到南宫师弟往那个方向跑去!”

  “落仙谷武少主还在,我们将他叫来抓了这奸细!”

  其余众人纷纷附和,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特别是萧紫玉,本来她还有些担心南宫煌修为恢复,毕竟她那天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如果南宫煌修为恢复她就答应和他交往的,现在如果证实南宫煌是个奸细,那她就彻底解脱了。

  “南宫师哥……”唯有林月茹、徐任重等极个别和南宫煌私下交好之人替他担忧起来,林月茹更是力排众议,站到南宫煌一旁愤怒的叫道,“你们胡说,南宫师哥绝对不是那种人!”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师妹你就不要被她迷惑了,这家伙泡妞着实有一手!”

  “本来以为他是个废物,没想到竟然是个奸细,隐藏的够深啊!”……

  众人再度议论起来,皆是那么难听,而南宫煌却一句话没说,双手背负、傲然而立,将众人的反应一一尽收眼底。

  “够啦!”陈清风老脸铁青,站了出来冷喝一声,接着道,“在证据未确凿之前你们休要胡言乱语!现在本长老亲自来检查,如果小煌真的是奸细,本长老定会清理门户给大家一个交待!但是假如小煌不是奸细,你们刚刚出言侮辱他的人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他道歉!”

  对于这个一手带大的孩子,陈清风是深知南宫煌的脾性,绝对不相信他会是鬼王岭的奸细。

  “师傅……”虽然南宫煌看着陈清风那平静如水般的表情,但他能深切的感受到陈清风那双清澈的眼神里充满了紧张和担忧,以往这位和蔼的老人是多么希望自己的修为能够恢复,可现在他却是多么的希望吴志远说的是错的,自己的修为还是一点没有。

  “将你的手伸出来!”陈清风深深的凝视了南宫煌一眼道。

  “是,师傅!”南宫煌没有犹豫,伸出右手贴到陈清风手掌之上,他能感受到陈清风那厚重的手掌竟有些颤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