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妨,诸位说的也不无道理。”武战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想要联姻,如今鬼王岭对我们两派可是虎视眈眈,一直想将我们吞并而后快,如果贵我两派联姻、将我们的力量凝聚成一个整体,那他们鬼王岭也休想将我们怎样!”

  “嗯,武谷主说的甚是!”萧武阳等人皆点头称是,其实他们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只有联姻,两派才会越走越近、更加的同心协力,那样的话鬼王岭想要击垮他们就越发的困难。

  “那就听老哥的吩咐,就让犬子在贵派留守几日,其实本谷主觉得林长老的爱女月茹也是非常不错的,不知林长老认为犬子怎么样?”武战道。

  “小女任性妄为、而且年纪尚小,还不宜谈婚论嫁,不过如果令郎和小女能够情投意合的话,本长老肯定不会干涉。”林子轩道。

  “那就让犬子试试吧,缘分这东西谁都讲不好,哈哈!”武战道。

  ……

  就在武战等人聊天之时,南宫煌跟随徐任重返回住处,他还不知道因为萧武阳一句无心话语,又给他带来了新的麻烦,如今南宫煌四面楚歌,真可谓在狭缝中求生存。

  “师弟,好好休息,要相信自己,说不定哪一天修为就恢复了过来,一定不要气馁!”徐任重拍了拍南宫煌的肩膀道,“我还有别的任务需要完成,就不陪你了。”

  “谢谢师兄!”南宫煌感激说道。

  目送徐任重离开之后,南宫煌也开始思索起自己的问题来,从昨晚发现吴志远偷入藏书阁到今天领赏一事,南宫煌敢肯定吴志远已经怀疑到自己身上,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思忖了片刻,南宫煌决定先和师傅陈清风谈谈,即使现在自己没有任何的证据,也一定要将这个事实摆出来,让陈清风对吴志远提高戒心,由陈清风这位高手插手的话事情肯定要好办很多。

  想到这里,南宫煌便离开宿舍向陈清风所在的小院行去,可刚走没几步,一道尖细好像太监般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吴志远出现在南宫煌面前堵住他的去路。

  “吴师兄!”南宫煌心中猛然一滞、尽量保持平静的神色招呼道。

  “南宫师弟这是要去哪里啊?”吴志远似笑非笑的问道。

  “哦,闲着无聊,随便转转,吴师兄呢?”南宫煌反问道。

  “我也闲着无事呢,不如我们哥俩找个清静之地谈谈如何?”吴志远道。

  “谈什么?这里不可以吗?”南宫煌神色一变道。

  “事关南宫师弟你的秘密,如果你不想被别人听到就跟我来吧!”吴志远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跟你去就是傻逼,我的秘密?想杀老子灭口吧?哼!”南宫煌暗自鄙夷一句,根本没有理睬吴志远,径直向陈清风住处行去。

  “嗯?”吴志远停下脚步,双目好像伺机待发的毒蛇一般快速在四周扫视一遍,发现此刻并无其他弟子,急忙催动中级身法幻影迷踪步闪身便向南宫煌袭去,他想先将南宫煌掳走,再灭了抛尸荒野,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如此冒险了。

  “啪!”

  但是让吴志远感到无比震惊的是,自己一掌袭去,竟然受到南宫煌奋力反击,而且力道竟强达六七鼎战力,让他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连退后数步才站稳身躯。

  “你的修为!果真是你!”吴志远大惊失色,顿时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吴志远你这鬼王岭的奸细,你竟然敢在这里对我下手!”南宫煌立即严阵以待起来,同时也是暗自惊呼,没想到吴志远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哈哈!鬼王岭的奸细?你有证据吗?我们走着瞧!”吴志远双目冷芒一放,见有弟子向这边走来,快速消失身影。

  “老子要有证据早就告发你了,靠!”南宫煌对着吴志远后背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立即向陈清风住处奔去。

  I5酷@3匠网p正\版b|首)$发a

  与此同时,吴志远也来到了掌门的别院。

  “启禀掌门,大事不妙!”萧武阳将武战一行人送走,刚刚返回,听到叫声,连忙走出来问道,“什么事情?”

  “掌门您看这是什么?”吴志远将一块铜牌递到萧武阳手中道。

  “嗯?这不是鬼王岭的身份令牌吗?你怎么有?”萧武阳诧异地问道。

  “这不是弟子的,是弟子刚刚在南宫师弟床头发现的。”吴志远栽赃嫁祸道,“弟子前段时间就已经发现南宫师弟有可疑之处,就在前天弟子悄悄跟踪南宫师弟,发现他竟然在后山与一陌生男子会面,于是弟子更加留意南宫师弟起来,不仅发现南宫师弟身上有鬼王岭的身份令牌,更让弟子吃惊的是,南宫师弟的修为并没有丧失,实力足有聚气七八层之境,刚刚他发现令牌被我抢夺还跟我交手,我趁机逃脱,这才立即向掌门回报!”

  “竟有此事!”萧武阳闻言大吃一惊,连忙走出别院命令道,“快去通知其他弟子,务必将南宫煌抓住带到大殿听候处置!”

  “是!”吴志远闻言激动不已,他这招先下手为强看得出已经产生了效果,先不说自己捏造的这事实,就算没有这事,南宫煌隐瞒自己的修为一事,也够他喝一壶的,此刻吴志远内心已经在咆哮了。

  南宫煌还不知道吴志远竟然奸诈到这种程度,他打算将吴志远一事告诉陈清风,等他来定夺,可没想到陈清风竟然不在住处,于是他便在小院门前等候。

  十分钟过后,南宫煌没有等到陈清风,反而等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弟子,二话不说便将他押解着前往大殿。

  “你们这是做什么?押着我干嘛?快放手!”南宫煌一头雾水、憋屈至极,要不是碍于自己不好表现出实力,他早就将那几名押着他的弟子痛揍一顿了。

  “奉掌门之命,将你押到大殿听候处置,南宫师弟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吧!”其中一名师兄冷冷的说道,但凡受到这种待遇的弟子都没什么好下场,所以他们也不必对南宫煌客气。

  “押我到大殿听候处置?我犯什么罪了?”南宫煌愤怒地问道。

  “你自己犯什么罪你都不知道吗?哼!”

  “估计是犯的罪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一条了?哈哈!”

  那群弟子嘲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