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谁好管我什么事?”萧紫玉心酸道。

  “现在月茹失去记忆,只听你一个人的话,也只有你能帮我劝说月茹,让她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治疗,怎么不管你事!?”南宫煌厉声道。

  “哼!我为什么要帮你?”萧紫玉红着双眼道,“我帮你治好林月茹,她恢复了记忆对我有什么好处?”

  “怎么没有好处了?她是你师妹啊!”南宫煌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道。

  “她现在失去记忆依旧是我师妹!”萧紫玉道。

  “你不要在这里跟我强词夺理!”南宫煌怒火滋生道。

  “我没有跟你强词夺理,以你的聪明才智,以你对我个性的了解,难道还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吗?”萧紫玉说着说着便痛哭起来。

  “说的好好的你哭什么?”南宫煌眉头大皱道。

  “我哭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萧紫玉越说越是伤心,“我为什么要掳走林月茹,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不都是因为你嘛!你现在要我治好林月茹,她一旦恢复了记忆,你们又将在一起,可我呢?我还不是一个人惨兮兮的!”

  “这都是你咎由自取!”看到萧紫玉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南宫煌的怒气渐消,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而且以他如今的心境也不会在跟萧紫玉一般见识,只要能恢复林月茹的记忆,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我知道,这是我咎由自取,是我下贱,是我卑鄙无耻!但我也得到应有的惩罚了,更何况那个时候的我幼稚、思想不成熟、我傻、我蠢,可是现在的我不同了,我意识过来了,我真的意识过来了。”萧紫玉一把扑到南宫煌的怀中伤心的痛哭着,似乎想将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所有委屈都化作泪水倾诉给南宫煌听似地。

  “那些都已经过去,你既然能够认识自己的过错,那就重新振作起来,世上不只有我南宫煌一个男人,以你的资质外貌想要找到比我更好的都不是难事,何必苦苦纠缠于我呢?”南宫煌劝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南宫煌对萧紫玉的可怜要大过憎恨。

  “不,也许世上比你优秀的男子多的是,但我萧紫玉只爱你一人!”萧紫玉抬起俏脸、一双梨花带雨的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南宫煌道,“曾经你我出双入对、海誓山盟,当初的我们被誉为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可是你呢?你为了救林月茹差点牺牲了自己、修为彻底丧失,你为的是别的女人啊,而不是我萧紫玉,你知道我听到这个噩耗有多么的伤心、多么的痛苦吗?”

  “哎!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南宫煌暗叹一声也无言以对,确实,他当初和萧紫玉如此恩爱,却为了别的女人差点牺牲了性命,是人估计都很是难受。

  “不,我要说,今天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要和你说个清楚!”萧紫玉固执道。

  “那我们坐下来好好说。”南宫煌道。

  “不要,我就要抱着你!”萧紫玉将头埋在南宫煌的胸口抽泣道,“以前我们就经常这样的,我现在想想我实在太傻了,真的,我真意识到错误了,那个时候我真是太幼稚,又是在气头上,左子鑫那混蛋就趁人之危不停的讨好我,还尽跟我说你的坏话,还说你和林月茹有染之类的。”

  “左子鑫这混蛋!”南宫煌怒骂一声,突然想起来自从那次在比武招亲大赛上见过一次左子鑫后就再也没见到这家伙,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又在想什么鬼点子报复自己,不过对于左子鑫,如今的南宫煌还真不放在眼里。

  “是啊,他就是个混蛋!”萧紫玉附和道,“还记得那次你被他推下悬崖吗?就是那天他跟我说晚上偷偷看到你和林月茹在林中幽会,你们俩还赤裸相对,我当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将你撕碎吃了,刚好你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所以我就鼓动左子鑫那混蛋教训你,可谁知道他下手那么狠,幸好你没摔死,你不知道将你推下山崖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快碎了,那天我整整哭了一夜,我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

  “那后来呢?我死里逃生之后,你为什么还对我如此冷漠,甚至是残忍?”南宫煌渐渐的被萧紫玉勾起了兴趣问道,这么一个超级大美人如此动情的哭诉,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的,更何况他和萧紫玉根本没啥深仇大恨,说白了就是因爱生恨罢了。

  “还不是看到你和林月茹越走越近,特别是林月茹那维护你的样子,我看到就来气,哼!”萧紫玉道,“但经历一系列事情之后,我真的发现我最爱的就是你,那些对你的恨意、对你的羞辱,统统都是因爱产生的,我对你是恨铁不成钢,你为了救别的女人竟然差点牺牲了自己,修为还全部丧失成为废人,你是我的男人啊,我心目中最高大最崇敬的男人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你可知道我多么的痛苦吗?所以我想不停的刺激你,希望你有一天能够重新恢复修为重新振作起来!”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南宫煌将信将疑道。

  “当然是真的,你不相信我?”萧紫玉瞪着南宫煌问道。

  酷"o匠☆~网N◎唯B“一N正$版$,其?他o都k是盗版Q◎

  “不管信不信,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南宫煌深吸口气,狠了狠心将萧紫玉推开怀抱道,“如今我和月茹已经定亲,我不想再朝三暮四惹她伤心,希望你能理解!”

  “不,是我先跟你在一起的!”原本停止哭泣的萧紫玉忽然又号啕痛哭起来,紧紧地抱着南宫煌道,“只要不恢复月茹的记忆,你不就可以继续和我在一起了吗?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你胡说什么?月茹的记忆一定要恢复!”南宫煌道,“至于对你,我真的没有多少感觉了,希望你放手吧。”

  “不!”萧紫玉声嘶力竭道,“我不相信,你都是骗我的,骗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