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还没等那群支援的弟子前来,第一批冲进去的巡逻弟子便跑了出来大声叫道:“里面没人!”

  “什么?没人?不可能吧?我亲眼看到他进去的!”南宫煌闻言大吃一惊道。

  “真的没人,估计跑了!”另外一名弟子道。

  这个时候掌门萧武阳和五大长老以及各大弟子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南宫煌转头一看,只见吴志远赫然在木堂弟子一列,脸色顿时大变,同时暗呼不妙。

  “发生什么事了?”萧武阳问道。

  “启禀掌门,南宫师弟说他亲眼看到有人偷入藏书阁,而藏书阁的大门也确实被打开,但是等我们进入藏书阁后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一名守卫弟子连忙答道。

  “那肯定是趁机跑了,快去四处搜搜,大家谨慎一点!”萧武阳立即下令道。

  “是!”吴志远等人应声离去,不过在他连走之前很是诧异的瞥了南宫煌一眼,非常的难以接受,“怎么可能是这小子?”

  自从白天接到王蟒的告知,那晚孙博遭到青玉门弟子重创,老奸巨猾的吴志远便已经有了计划,因为他不知道那个重创孙博之人究竟是谁,也不可能去问孙博,只能亲自试探,于是便有了今晚这一出,他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利用一套中级身法幻影迷踪步,假装进入藏书阁,看看究竟有没有人暗中盯着自己,没想到真被他试出来了,只不过结果却让他非常的吃惊。

  “一个修为完全丧失的小子能重创孙博?可是如果不是他,刚刚他又说亲眼看到我进入藏书阁,我隐藏的那么深,如果不是刻意跟踪我根本不可能发现到我,这又作何解释?”吴志远有些诧异。

  “小煌,看清那人的模样了吗?”萧武阳问道。

  南宫煌多少也猜测到吴志远的一些想法,趁着吴志远还没有走远,灵机一动,连忙大声道:“回禀掌门,我只是出来小解,无意中看到一个黑影,就觉得有些蹊跷,便跟了上来,看到那家伙直奔藏书阁而去,至于他的模样,我并没有看清楚。”

  这个时候南宫煌觉得还不能指出吴志远,无凭无据,弄得不好被那狡猾的吴志远反咬一口,自己得不偿失不说,还会惹祸上身,所以他继续忍了下去。

  吴志远稍稍停顿了下,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跟着众位弟子四处搜寻而去。

  “好,你下去休息吧。”萧武阳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这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南宫煌边走边懊恼着,“真想不到那家伙竟如此狡诈,我非但没将他人赃并获,反而被他摆了一道,莫非那晚那个跳崖的鬼王岭家伙没死?所以吴志远那老东西故意利用这一招想试探我的身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坏了!”

  南宫煌有些惴惴不安起来,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吴志远的真实修为,但根据今天遇到的落仙谷叛徒王蟒来看,吴志远的修为绝对不在他之下,现在自己又暴露了身份,难保吴志远不会对自己下手。

  “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力量,最起码面对吴志远那奸诈的家伙时拥有自保之力!”南宫煌暗下决心,也开始发狠了。

  清晨时分,南宫煌从睡梦中醒来暗自惆怅,昨晚睡觉前他再度将体能消耗一空,想试着在没有铁片灵力的帮助下能否像以前一样淬炼体魄、提升力量,可是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他的体魄、力量非但没有半点提升,反而连体能都没有完全恢复,导致身体都有些发软。

  “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铁片灵力的问题,否则这样下去,我迟早要死在吴志远那老家伙的手里!”南宫煌想了想,打算找些资料研究研究。

  “师弟你起来了。”这时徐任重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欣喜地说道,“快点洗漱一番跟我出去,有大好事等着你!”

  @酷√6匠/!网永r久免d`费看@w小√\说#

  “什么事?”南宫煌吃惊地问道。

  “速度快点,去了就知道了。”徐任重卖了个关子道。

  此时,青玉门大殿中,掌门萧武阳亲自迎接落仙谷谷主武战等一行二十多位客人的到来,双方寒暄了几句之后,武战便直入主题,要奖赏昨天抓捕王蟒有功劳的弟子。

  等南宫煌和徐任重来到大殿之后,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青玉门弟子等着领赏。

  “哇,落仙谷还真是大手笔啊,但凡昨天参加搜捕之人每人赠送一块初品灵石!”

  “这下爽了,正愁灵石赌输了没的修炼呢,落仙谷真是雪中送炭啊。”

  “萧师妹她才爽呢,不仅是中品灵石,还有更难得的灵丹呢,落仙谷最擅长炼制丹药,这下爽大发了。”

  ……

  南宫煌始一进来便听到周围传来这样的议论,很多青玉门弟子就好像打了鸡血似地,十分激动。

  “咦?这不是南宫师弟嘛,他也想要灵石?”

  “他要灵石做什么?又不能修炼了!”

  “浑水摸鱼也要看清自身的情况啊,一个废人也想要灵石,也不怕落仙谷的人笑话!”

  看到南宫煌在徐任重的带领下也挤进队伍,立即有弟子小声的讽刺议论起来。

  “你们都知道什么?在这里瞎逼逼!”徐任重故意大声说道,“昨天要不是南宫师弟首先发现那贼人叫我们过去,单靠吴师兄一个人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任重在那叫什么!?”陈清风皱了皱眉头问道。

  “启禀掌门、师傅!”徐任重连忙站了出来道,“我是带南宫师弟过来领赏的,昨天之所以能发现那贼人,南宫师弟功不可没,这一点罗师兄、张师兄他们都可以作证!”

  “不错,要不是南宫师弟发现那贼人,带着我们几人过去支援吴师兄,不仅吴师兄会很危险,而且那贼人逃脱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张德明附和道,而罗光冲只是不屑的看了南宫煌一眼并没有为他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