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透心凉的冰寒感觉传了过来,让南宫煌灵魂剧烈颤抖起来,但这种恐怖的感觉仅仅一瞬间便消失不见,因为南宫煌已经穿透了那面薄薄的土墙,出现在柴房之中。

  不知是不是省油的缘故,尽管柴房中一片漆黑,但汪涵琳依旧没有点油灯,就这么漆黑马虎的站在木盘中,用葫芦瓢从旁边的木桶里盛着热水往身躯上浇。

  “小丫头身材还真是不错啊!”南宫煌看得瞳孔骤然一缩,目光顿时有些难以挪动,因为柴房不大,此刻汪涵琳正面对着南宫煌,两人距离不足一米远,让他看得真真切切。

  “我擦,还是赶快闪吧,再看下去我指不定要魂飞魄散!”南宫煌确信汪涵琳看不到自己,连忙转身向回飞去,也幸好汪家房子极小,否则馋死南宫煌,他也没办法穿越墙壁看到这等难得一见的美景。

  “嗖!”灵魂附体,南宫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有种眼冒金星、精疲力竭的感觉。

  “没想到灵魂出窍竟如此消耗体能,看来还得多练习练习才成!”南宫煌连忙爬到床上开始修炼圣气归元大法,一边恢复体能,一边琢磨《神魂天卷》巩固刚刚所得。

  就这样,南宫煌在汪家安安心心的度过了两天,因为他灵魂刚达到出窍境界,根本不能在白天修炼,所以白天时间南宫煌便拼命修炼恢复伤势,等到了晚上南宫煌才修炼灵魂争取早日突破到夜修之境。

  这天晚上,一家人吃过饭之后像往常一样洗洗入睡,南宫煌再度灵魂出窍进行修炼。

  经过这一两天的练习,南宫煌的灵魂已经能够离开身体七八米范围自由飘行,进步可以说是非常之快的。

  就在南宫煌刚刚穿过墙壁,来到隔壁间汪涵琳的屋子之时,却发现汪涵琳的父母都陪着她,汪母更是泪流满面、充满不舍地哭诉着什么。

  “怎么回事?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南宫煌有些诧异,仔细听了一会儿,这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正打算灵魂附体去安慰安慰他们,汪母霍地起身向南宫煌房间冲去,吓得南宫煌连忙快速飞回屋中,刚刚附体醒来,便听到汪母扑通一声跪倒在床前痛哭的喊道:“南宫公子,呜呜……”

  “大娘您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南宫煌连忙扶起汪母,这时汪涵琳和汪父也赶了进来。

  只见汪父满面愁容地质问道:“老婆子你这是作甚?快跟我回房睡觉去!”

  “不,我不!”汪母推开汪父的手,又要向南宫煌跪地,却被南宫煌扶起,经过两三天的调养,南宫煌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估计再有天吧时间他便可以痊愈,体魄达到巅峰之境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娘……”汪涵琳抱着汪母的手臂低声哭诉着。

  南宫煌暗叹一声,说道:“大叔您先让大娘说完吧,大娘,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吧,我必定竭尽全力替你们办到!”

  “谢谢,谢谢,大娘先谢谢您了!”汪母又要跪下,被南宫煌扶起,连忙说道,“我们村明天就要举行龙王爷祭祀大典,这个祭祀大典一年一回,每年祭祀时都要献上一名十四岁以上的纯洁干净的少女,今年刚好抽到我们家,明天小琳就要献身给龙王爷,就再也回不来啦,呜呜……”

  “哎……”

  “娘,呜呜……”

  汪父转过身去抹了一把眼泪,深深的叹息一声,汪涵琳则陪着汪母流泪着,母女俩抱头痛哭。

  “大娘,我有点没听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将小琳献身给龙王爷?还有这龙王爷究竟是什么人?小琳献身给他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吗?”南宫煌不解地问道。

  “龙王爷是我们龙湖的大仙,他控制着整个龙湖,大约六年前,龙王爷发怒,在龙湖兴风作浪,导致我们龙湖村不仅颗粒无收,而且还淹死了不少人,随后我们请来高人做法,那人说他和龙王爷沟通之后,要每年我们献上一位少女以及一些祭品去拜祭他便可以安居乐业,我们无可奈何,毕竟一个村子一千多户人家谁都不想惨遭横祸,于是便开始抽签决定哪家的闺女献身,这样一连安稳的度过了六年,先前六年送去祭祀的姑娘没有一个能回来的,大家都猜测被龙王爷吃掉了,今年轮到我家,所以我们才担心……”汪父解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看过那龙王爷吗?”南宫煌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谁敢去看龙王爷啊,那是极大的亵渎。”汪父摇头道。

  “那大娘您来找我是想要我怎么帮你们?”南宫煌问道。

  “我,我想让您,让您……”未等汪母说完,汪父厉声道,“老婆子别说了,即使南宫老弟答应,我也不会答应!”

  *酷&p匠!^网{正VL版R首●发

  “大叔,您让大娘说完。”南宫煌挥手道。

  “我想让您男扮女装替我女儿去献身!”汪母一口气说完,接着又呜呜大哭起来,“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我舍不得啊,南宫公子,我也知道我这么做很对不起您,但,但我真的不想失去我女儿啊,呜呜……”

  “娘,别说了,我们不能这样做,南宫大哥他……”汪涵琳伤心的劝说道。

  “没事!”南宫煌摆了摆手道,“我能理解大娘的心情,十多年含辛茹苦将你拉扯长大,现在竟要将你奉献给那个所谓的龙王爷,任谁都舍不得。”

  “是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汪母泪流满面痴痴地看着南宫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