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完神魔唤卡师神技之后,南宫煌立即将公孙凌月唤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为何五十多天都不联系人家!?你在搞什么鬼呀?”公孙凌月始一出来便大发公主脾气,对南宫煌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南宫煌无奈,只好将这段时间的经历详细的讲述给公孙凌月听,还特地在她面前演示了下神魔唤卡师的神技,并将神魔唤卡师服装送给公孙凌月,这才让他的怒火平息了一些。

  “你可真是走运,竟然让你得到了战神燕修的传承,说好了你得教教我,否则我才不干呢,白白的等了你近两个月,太浪费本公主时间了,我得抓紧时间回去看看,我估计整个天择帝国都要闹翻天了。”公孙凌月道。

  “好,立即回去!”南宫煌带着公孙凌月返回太平公主府,然后他将公孙凌月留在这里,他回到天择帝国严州府准备第二轮的府试,因为距离府试也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他必须要抓紧了。

  ……

  “真是怪了,火皇大哥究竟跑哪里去了,后天就要参加府试的武典考试了,他怎么还没来到严州府?”

  一间茶楼里,邢翔和莱月京坐着聊天,邢翔显得很焦急道。

  “放心吧,估计和上官老弟跑哪里玩去了,说不定今晚就会出现在严州府,我相信火大哥不会误了这样的大事。”莱月京道,自从两个月前影杀跟踪南宫煌,在神战峡谷被南宫煌发现,有一段时间影杀不敢贸然调查南宫煌,但是等他想调查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到南宫煌了,仿佛他和上官凌直接人间蒸发了似得,这让莱月京也很奇怪。

  当然,另外一个人更加疑惑不解和焦急不堪,几乎满世界的搜寻南宫煌的下落,却没有一点线索,此人正是地狱兵团的首领,那位美女强者,南宫煌一下子消灭了他们地狱兵团一百多位高手,直接导致他们兵团整体实力大跌,她怎会放过南宫煌!

  “说到今晚我想起来了,据说每次府试考试前几天都会举行才子大聚会,听说我们严州府也准备在聚香楼弄一次这样的人才交流大会是吧?”邢翔问道。

  “可不是嘛,并且听说因为我们严州府这次府试聚集的人才很多,而且类似火皇大哥的这种顶级人才还有不少,所以这次才子大聚会举办的特别隆重,甚至有小道消息说我们天启帝国的第一花魁轩辕语嫣会出席这次大聚会!”莱月京兴奋的说道。

  “哦?连轩辕语嫣都会出席,那这次才子聚会很值得一去啊!”邢翔道,“只可惜火皇大哥和上官贤弟不在这里,否则我们四人一起多热闹。”

  “说不定他们早就在聚香楼了,待会我们就去聚香楼看看,找个好位置,否则今晚才子大聚会真不一定能挤得进去!”莱月京道。

  “也好!”邢翔道。

  南宫煌来到严州府已经是下午时分,他一出现便利用神识探查到邢翔和莱月京的所在,紧接着便向他们赶去。

  此刻邢翔和莱月京刚在聚香楼里订了个好位置,一转身就看到南宫煌朝他们走来,两人都激动的迎了上去。

  “大哥,您可真让我们好找啊!”邢翔直接给南宫煌一个大熊抱,三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南宫煌便直入正题询问关于府试之事,在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南宫煌也放下心来,刚巧赶上今晚的才子大聚会,南宫煌也借机好好放松一下。

  “大哥,我看您好像还单身的样子,今晚要不要试试夺花魁啊?”三人找了个绝佳的位置坐了下来,莱月京使着眼色笑问道。

  “夺花魁?怎么说?”南宫煌问道,他对这个偏门消息还真不了解。

  “就是花魁轩辕语嫣啊,你别告诉我你没听过?”莱月京道“这个,我真没听过,能简单说下吗?”南宫煌问道,对于美女他向来很感兴趣,那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大哥还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啊,那行,小弟就给你好好说道说道。”莱月京侃侃而谈道,“这个轩辕语嫣可是非常的了不得,十年前以十七岁的年纪参加人才选拔考试,一路高歌,从乡试到府试到朝试最后再到殿试,拿到史无前例的全双甲,真正的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全才,天启帝国首屈一指的天才美少女。”

  “哦?那还真是厉害。”南宫煌赞叹道,“按理说这样的女子应该前途无量才对,为何变成了花魁?我对花魁的理解应该是烟花之地的女人,你们所说的花魁是不是这个意思?”

  看3l正,版章n节H上酷@%匠网◇

  “差不多,不过轩辕语嫣自从七年前出道至今都是卖艺不卖身,并且从未有人看过她的真正面容,她从参加考试一直到现在,屡次现身都带着一层面纱,看不清她的长相,不过这更平添了她的神秘感,帝国甚至整座神战大陆的男修者很多都为她慕名而来,大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摘下轩辕语嫣的面纱,一睹芳容!”邢翔插口道。

  “她的面纱很难摘吗?”南宫煌有些兴趣的问道。

  “那是当然,天启帝国第一才女,比之天择帝国的太平公主还要神秘强大,这样的女人想让她摘掉面纱简直比登天还难。”莱月京道。

  “有传闻说谁能让轩辕语嫣摘下面纱,她就嫁给谁,就因为这句话无数有志之士削尖了头的想要见到轩辕语嫣,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的表现,可惜至今也没听说谁能让她摘下面纱,今晚可是个很好的机会,火皇大哥天纵奇才,又是玉树临风、器宇不凡,到时你好好表现一番说不定能赢取轩辕语嫣的芳心,让他摘下面纱呢!”莱月京笑着道。

  “我现在很好奇,这样的才女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了花魁,不是说通过朝试就可以做官的吗?她连殿试都拿下文武第一,没理由放着大官不做,去做这种略被人瞧不起的花魁啊?”南宫煌不解的问道。

  “这是所有对轩辕语嫣感兴趣之人共同的疑惑,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哪怕是当朝太子和帝王也不知道,所以这位轩辕语嫣很神秘,不过她选择这条道路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如果当年她去做官,估计现在也是嫁为人妇,默默无名吧,哪里还会像如今这么风光。”莱月京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