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鼓作气,拿下你们!”

  南宫煌并不敢给剩余的八人任何喘息,这八人都是高手,任何一人单独拿出来都够他喝一壶的,他之所以能一直占据上风,打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除去寂灭大阵之外,还有他那新奇的战斗方式,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和斗气来说,他的元力完全不同,让对方捉摸不透,不过他们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领悟力极强,对于这殊途同归的作战方式很快就能融会贯通,一旦被他们所熟悉,南宫煌的优势便会大减。

  “老子就不信弄不死这小子,跟他拼啦!”

  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不论是投降还是不投降,在他看来都是一死,所以他要让自己死的有价值,死的其所,于是其中一名渡劫六重境的高手狂吼一声猛扑向南宫煌,直接就自爆肉身和元婴。

  “卧槽!”

  南宫煌大吃一惊,万没料到这老小子这么够种,说自爆就自爆,他急忙远退,便全力施展九转金身诀,功德值已经来不及消耗了。

  “轰隆!”

  随着一道冲天巨响爆发出来,乾坤归元大阵剧烈颤抖起来,显得岌岌可危,南宫煌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狂暴能量扫中受了点内伤。

  “老欧!”剩下七人声嘶力竭的狂吼起来。

  “拼啦,他娘的!”

  “跟这小子同归于尽!”

  见到老欧自爆惨死,又有两名渡劫五重境的高手不顾一切的向南宫煌冲杀过去,毫不犹豫的自爆元婴和肉身。

  “疯啦!”

  南宫煌惊呼一声,急忙消耗三万功德值施展不坏金身全力防御,面对自爆的修者除了防御就只有逃,但是身处大阵之中,也就那么大点地方,逃是逃不掉的。

  “轰轰!”

  又是两声巨响发出,虽然南宫煌没有受到什么大碍,但是乾坤归元大阵却遭到巨大冲击,不少地方已经布满了裂纹。

  “四位长老,接下来就靠你们了!”一名渡劫六重境的女护法娇喝一声,飞身向南宫煌扑击过去,毫无疑问,肯定也是想要自爆。

  “媚!”

  四位长老不甘的大叫着。

  “特么!自爆上瘾了!”

  不得已之下,南宫煌只好收回乾坤归元大阵并消耗两万功德值进行防御,因为乾坤归元大阵很快就会破灭,与其那样,不如充分利用起来,这样还可以省下一万功德值。

  巨响过后,南宫煌远退,将射日仙弓和轩辕仙剑唤出,消耗一万功德值直接就向五长老全力袭击而去,大阵撤除,他们在这瞬间元力根本没那么快复原,这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

  “大阵破了!”

  “我方牺牲那么多同伴才破了大阵,这是他们用宝贵性命给我们赢得的机会,一定要灭了那小子!”

  “杀了他!”

  四位长老悲愤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争先恐后的向南宫煌袭击过去。

  “嗖!”

  “小心!”

  但是还没等他们攻击过去,南宫煌的恸天贯日击已经闪电般来袭,只听五长老惨叫一声,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重创倒飞出去。

  “啊!雷动九州!”

  “斗破苍穹神斩!”

  “龙御九天诀!”

  三大长老,一名渡劫八重境雷元素魔法师,两名攻击型斗气宗师拼了老命的向南宫煌袭击过去,势必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南宫煌击杀以泻心头之恨!

  “圣佛神掌!”

  面对三名渡劫八重境以上的高手最愤怒的一击,南宫煌丝毫不敢大意,直接消耗六万功德值,将战斗力提升到极致,紧接着功德佛珠自带战技顺势施展开来。

  “轰!”

  巨大的佛掌和大长老他们三人愤怒狂暴的至强一击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冲天巨响,方圆百里内的一切都被摧毁殆尽,巨大的峡谷在这里也坍塌了一大截,南宫煌安然无恙,大长老三人遭受重创,陷入废墟之中。

  “那小子到底还是不是人!?”

  “快使用传送魔法符,否则我们也会被那小子制成卡片!”

  “走!”

  大长老三人立即唤出一张黄色符纸,这种符纸是很特殊的传送符,只要知道当初设定传送符大师的姓名就可以立即被传送过去。

  “你们这三个老家伙,这回没辙了吧!”南宫煌将那堆废墟掀飞,看着大长老三人道,正要施展炼妖神诀将他们收入炼妖壶,那三人突然消失不见。

  “传送法阵,狡猾的老东西!”南宫煌眉头皱了皱,不过也没太在意,这一战他大获全胜,收获了一百二十位高手已经很值当了。

  “咦?这是……”正要转身离去,南宫煌突然看到一张古朴怪异的卡片斜插在石头上,一张卡片能插入石头里,并且还在近千米深的峡谷石壁内侧,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卡片。

  “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卡片?”南宫煌下意识的伸手去拔,可是就在南宫煌手刚刚碰触到卡片的那一瞬间,一道光华一闪而逝,他的身子就好像被分解成无数细胞颗粒似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南宫煌毛骨悚然。

  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南宫煌反应过来,他骤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神战峡谷,而是身处一个巨大的平原,原本天刚刚亮,但是在这里确实日上三竿,头顶一轮红日特别的醒目诡异。

  “这怎么回事?难道那张卡片是传送符吗?”南宫煌非常的吃惊,毕竟他不是神战大陆本土修者,对这里的了解很局限,于是他打算向公孙凌月请教。

  此刻公孙凌月正在炼妖壶世界里游玩,因为这里太诡异,所以南宫煌不敢将她贸然放出来,便直接传音给她:“月儿,我刚刚和那群杀手恶战之后,发现在峡谷壁千米之内有一张很怪异的卡片,我刚一碰触就被传送到一个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卡片?是传送符吗?你形容下你看到的卡片是什么样子?”公孙凌月想了想问道。

  ;看'正N版¤8章@?节上-酷匠{网

  “因为那卡片插到石头里我只能看到三分之一处,很古朴,看起来好像金属制成的,不像寻常的符纸,上面画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看不完整,所以我也不知道是符咒还是文字。”南宫煌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