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这俊美的无法形容的男子正是公孙凌月女扮男装,以她那超尘脱俗、天仙般的美貌装扮成男子,那绝对是天下第一美男,连南宫煌都要自惭形秽、自愧不如,坐在她对面的当然是南宫煌无疑了。

  “我看你啊,最好仪容一下,或者弄个面罩什么的戴戴,否则也太引人注目了。”南宫煌喝了口凉茶笑着道。

  “真是个破地方,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公孙凌月娇嗔道,就这么一小会她都被那些凑过来搭讪的女人们烦死,她从来没想到过女人竟然也会这么的好色,这么的厚脸皮,无奈之下她只好稍稍仪容了一下,这才好一些。

  “一看你就是娇生惯养、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趁这个机会好好见识见识吧。”南宫煌笑着道。

  “哼!”公孙凌月嘟了嘟嘴,俏脸上满是兴奋的色彩道,“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小小的一个乡试竟然会这么热闹,这回真算是见识到了。”

  “两位兄台,一看你们应该就是来参加乡试的吧?”这个时候,一名二十岁左右、相貌堂堂、气质出众,但穿着却很一般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径直坐到两人旁边笑问道。

  “是,你也是吗?”南宫煌点头问道。

  “在下岳山村莱月京,以村选第一名的成绩进选乡试,不知两位哪里人士?”男子很客气的问道。

  “来月经,噗……”南宫煌闻言差点一口茶没笑喷出来,这名字要是在地球,那估计会被嘲笑致死,幸好这个世界女子的月事不叫月经,不过取这样的名字南宫煌总觉得他父母太坑。

  “怎么了?”公孙凌月和莱月京都很诧异的看向南宫煌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南宫煌连忙摆手道,“原来是莱兄,幸会幸会,我和我弟就是莲花乡人士,这次只是我参加乡试,他不参加,敢问莱兄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既然我们能同试那也算作一种缘分,还望相互照应,在下以茶代酒先干为敬!”莱月京很是自来熟道。

  “大哥、贤弟,审核快要开始了,我们去排队吧。”邢翔走了过来唤道,他先前给南宫煌打点去了。

  “好。”南宫煌和公孙凌月刚站起身来,莱月京便激动的喊道,“邢翔大哥!”

  “你是?”邢翔愣了一下仔细打量眼前的年轻男子,发现有点面熟,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莱月京啊,我莱月京啊,你不记得了,岳山村的,四年前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岳山狩猎,遇到一头很厉害的妖兽,当时要不是大哥您出手,我们恐怕很危险。”莱月京解释道,并没有因为邢翔没认出他来而生气,反而显得特别兴奋。

  `1看正y版章4U节上*C酷i匠C*网

  “哦,原来是你啊,我想起来了,你也是来参加乡试的?”邢翔问道。

  “是啊,是啊,自那以后我就以大哥您为目标,发愤图强、刻苦修炼,这次我以我们村试第一名的成绩被推荐参加乡试,大哥您也参加乡试吗?”莱月京欣喜道。

  “恩,五年前的那次乡试没赶上。”邢翔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一起吧。”

  “好好好,还望大哥多多照应。”莱月京激动道。

  莱月京就是个话唠,一路上和南宫煌他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过他一看就是那种比较单纯厚道热心肠的年轻人,所以南宫煌他们非但不反感,反而对他也挺有好感,四人一路畅谈着向学堂走去,今天的测试前审核就在这里举行。

  ……

  莲花乡在整个天启帝国中说是穷乡僻壤也不为过,但即使如此,每次举行人才选拔测试都以十万人计数,而最终整个乡镇也只有前十名才能进入下一轮的府试,所以竞争力是非常巨大的,很多修者为了减小竞争压力那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陶村是莲花乡第一大村,不论是人口数量、经济实力,还是修者的素质都是莲花乡远近闻名、被公认的最强大的村庄。

  陶天齐,陶村村长独子,十年前十六岁的他以陶村综合实力第一的成绩参加乡试(很明显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其他修者放水),最终只获得了总分数第十二的成绩被淘汰,五年前二十一岁又以第十一的成绩被淘汰,两次都与下一轮府试失之交臂。

  他非常不甘心,所以这五年内那真是发愤图强、勤奋刻苦的修炼,如今二十六岁的他已经是元婴十重境的高手,修炼的乃是火焰斗气,战斗力极强,今年再度以陶村第一的成绩参加乡试。

  但是陶天齐上两次失利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尽管这次他的修为战力在三十岁以下的修者中已经是出类拔萃的存在,但他在参赛前还是利用他父亲的职权关系将莲花乡包括周边上百座村庄此次报考参赛的修者统统调查了一遍。

  这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顿时让陶天齐大吃一惊,没想到不单单是他一个人在这五年间发愤图强,很多上一届没有考中的修者都在努力修炼,甚至比他更刻苦,单单就他调查得到的结果,这次参赛的修者和他修为相差无几的就有二十个之多,甚至还有六个达到分神之境,这让陶天齐简直不可思议,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莲花乡竟有这么多的高手。

  陶天齐怒了,这是他第三次参加乡试,他已经二十六岁了,可以说是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参加乡试,如果再通过不了何谈后面的府试、朝试、殿试,修者必须通过朝试才能有资格做官,才能受到重用、大展宏图,如果失败他这辈子再无出头之日,所以他这次乡试必须要通过。

  但是根据他目前调查的数据来看,他想要通过乡试并不容易,二十个和他修为相差无几的参赛者,其中还有六个修为在分神之境,每次考试最终只选成绩最好的十个人通过,排除六个分神境他肯定是敌不过外,也就是说他要在剩下的十四个人中挤进前四名,这并不容易,所以他准备使用卑鄙手段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