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始终相信那句话:金诚所至金石为开!”南宫煌道,“我准备去天启帝国正式调查你的未婚夫。”

  )B酷!匠网/唯一P,正de版tz,R、其他都au是盗版

  “你别乱来呀,你虽然很强,这点我承认,但是你可知道天启帝国有多么的强大吗?比我们天择帝国强的多,光大乘境高手就有四位,渡劫十重境的强者我双手都数不过来,你怎么去调查他?你想送死吗?”公孙凌月立即阻拦道。

  “这么紧张我做什么?莫非你真的爱上我了?”南宫煌笑问道。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如果你执意要去天启帝国,我宁可现在就告诉我三哥,让他将你抓起来!”公孙凌月肃然道。

  “放心吧,我自有我的计划,不会有任何的风险!”南宫煌见公孙凌月如此关心自己,他知道这几天自己的死缠烂打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想要真正俘获公孙凌月的芳心还远远不够,所以他还得继续努力。

  “你什么计划?”公孙凌月瞅着南宫煌问道。

  “这几天我打听到天启帝国正在举行人才选拔大赛,我打算去试试,如果我能一举夺得殿试双甲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天启帝国朝堂,那样的话要调查你未婚夫就轻而易举了。”南宫煌道。

  “天启帝国每五年举行一次人才选拔大赛,从低到高分别是乡试、府试、朝试以及最终的殿试,一般通过朝试的修者就可以入朝为官,然如果能通过殿试者那都会被重用,最次也能做个三品大官,以你的实力想要通过殿试确实没多大问题,但你为何要这么做呢?非得要调查他冒这么大险真的值得吗?”公孙凌月感动道,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我必须要确定你的未婚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非常不堪、根本配不上你,那即使你愿意嫁我也坚决不会同意,但假如他人品长相等各方面都很不错,我会和他公平竞争,哪怕最后你选择他,我也无怨无悔,最起码我努力过,你和我都没有遗憾,为了你这么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为了你哪怕牺牲我的小命都在所不惜!”南宫煌信誓旦旦道。

  “你……”公孙凌月感动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要不要和我一块去玩玩?反正我见你待在府里也没啥事的样子,一定很无聊吧?我们俩一块参加天启帝国的人才选拔大赛,做一会普通修者、过过贫民的日子怎么样?肯定很好玩哦!”南宫煌诱惑道,他深知朝夕相处、日久生情的魔力,只要公孙凌月答应了,他有九成把握最后能将公孙凌月追到手。

  “这,不太好吧?怎么说我也是天择帝国的太平公主,怎么能去参加天启帝国的人才选拔考试呢?万一被人知道岂不是很丢脸?”公孙凌月嘟了嘟嘴,有些犹豫道,“再说我身份那么特殊,不可能长时间离开太平公主府的,连去哪儿玩都要向父皇说一声,我看恐怕不行哩。”

  看到公孙凌月很是心动的样子,南宫煌立马道:“首先你当然不能以公主身份参见,我们稍微乔装打扮一下,然后弄个假身份,其次你说不能长时间离开公主府那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你可要找个闭关的借口,然后我隔三差五就带你回来,保准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隔三差五带我回来?你可知道天启帝国人才选拔考试从乡试到殿试要经历多久?九个月呀,再说天启帝国距离我公主府足有三十多万里之遥,你怎么能隔三差五带我回来?”公孙凌月问道。

  “走,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南宫煌左手唤出昆仑神镜将其定位在万里之外的星月潭处,右手顺势握住公孙凌月的玉手,紧接着启动昆仑神镜定位传送法阵。

  “嗖……”

  还没等公孙凌月反应过来要骂他男女授受不亲,她就发现眼前的场景完全不一样了,这让她震惊的半天都合不拢嘴。

  “这,这是我们帝国的星月潭吗?怎么会?”

  “不错,这就是你们帝国的星月潭,距离你的公主府一万多里,我可以瞬间来去。”南宫煌将公孙凌月那惊喜的模样尽收眼底,心里也很满足和幸福,女人你越能给她意想不到的惊喜,她就越容易爱上你。

  “做好思想准备,再带你去个地方!”还没等公孙凌月从震惊和迷醉中缓和过来,南宫煌拉着她再度瞬间转移,来到一座雪山的峰巅,正是天择帝国最著名的山峰天择峰。

  “哇啊!太不可思议了,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公孙凌月激动的欢呼雀跃起来,万里之遥啊,眨眼就到,就连她的师傅杜仲都做不到,在公孙凌月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甭管我是怎么做到的,作为一名男士我有权保持我的神秘感,除非你愿意嫁给我,我就告诉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南宫煌笑着道。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说这样的话呀,真是的!”公孙凌月俏脸微红娇嗔道,“既然你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就带我多去几个地方玩玩吧,我因为身份和时间的缘故,很多想去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哩。”

  “好,什么地方尽管道来,哪怕就是天涯海角我都陪你白头偕老!”南宫煌信誓旦旦道。

  “讨厌!”公孙凌月千娇百媚的看了南宫煌一眼,虽然嘴上在骂他,但是心里却从未有过的欣喜和幸福。

  “人家想去凤凰山、小洲岛、阴阳谷……”公孙凌月一口气报出十多个地名,南宫煌快速在昆仑神镜上搜索着。

  两人足足耗费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将公孙凌月想要去的地方统统玩了个遍,这激动的公孙凌月就好像一只出笼的鸟儿,别提多开心了。

  “怎么样?今晚是不是你这辈子有史以来过的最高兴的一晚?”回到公主府,南宫煌依旧牵着公孙凌月的玉手,她也没像先前那样排斥,就这么任由南宫煌牵着,南宫煌得意的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