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谁是你的爱妻了。”茯苓闻言顿时羞得俏脸通红,撒娇般的催促道,“那快点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上次太匆忙,人家还不知道那是啥滋味呢,今晚你一定要好好满足人家哦。”

  “一定,一定。”南宫煌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不得已之下只好带着茯苓进入炼妖壶空间。

  光华一闪,南宫煌带着茯苓出现在一片草地上,在炼妖壶空间内还是大白天,不过就在茯苓刚准备脱光衣服和南宫煌好好亲热一番之时,她顿时大吃一惊,因为她看到林月茹等女围了过来。

  “南宫哥哥,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来看我们呀?”

  “你这段时间忙什么呢?老实交代,否则本小姐饶不了你!”

  “茯苓姐姐也来了呀,你怎么穿成这样?”

  ……

  林月茹、萧紫玉、刘诗芸、熬芸、黎薇、黎艳、风晴雪、苏韫竹、姜子期等女纷纷跑了过来围在南宫煌身边,七嘴八舌的说道,这段时间南宫煌确实太忙,对于这群爱妻真的有些冷落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诸位美女,这段时间我忙的晕头转向,今天才得以空闲下来,所以带着茯苓过来找你们,我打算来一次大被同眠怎么样?”南宫煌故意这么说道,因为他很了解众女的个性,如果单个单个的来,她们是来者不拒,可是大被同眠的话,估计没人愿意。

  果然,南宫煌这句话刚说出来,茯苓便一巴掌糊过来,娇嗔道:“谁要跟你大被同眠呀,也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就是,你还要不要脸呀,哼!”

  看正…/版章x节P上0酷匠网e/

  “将我们当成什么了?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玩偶吗?还大被同眠呢,大你个大头鬼!”

  “姐妹们,我们去玩,不理他这个大色狼!”

  ……

  林月茹等女纷纷鄙视道,特别是茯苓很是愤怒的瞪了南宫煌一眼,原本火热的一颗心立即变的冰凉冰凉,不过她已经对南宫煌产生了怀疑,她决定找机会一定要问出来。

  在这里陪众女闹了一会儿,南宫煌带着茯苓出了炼妖壶,他算准了时机,刚出去就有弟子前来汇报事情。

  “启禀太上长老,天府子师叔他们过来了,宫主让弟子来和您说一声。”

  “好,有劳了,我去找他们。”南宫煌欣喜道。

  “你故意的是吧?”茯苓拉住南宫煌,俏脸上写满了不悦质问道。

  “故意?什么故意?大哥他们过来了,我们一块去看看他们吧。”南宫煌暗地里冒着冷汗道。

  “你老实交代究竟什么事情隐瞒着我?难道有什么事情连我都不能说吗?”茯苓拦住南宫煌咄咄逼人的问道。

  “没,你想多了茯苓,我真的没有什么隐瞒你,我昨晚真是想来一次大被同眠的,只可惜你们……”南宫煌苦涩道。

  “算了,走吧。”茯苓暗叹一声,她了解南宫煌,他不想说的事情怎么都不会说,她打算暗中探查,她觉得南宫煌肯定有问题!

  “走吧……”南宫煌心如刀绞一般,他又何尝想这样对待茯苓等女呢?还不是玉玲珑将他变成了太/监,这种事情他根本无法和众女解释出口,实在太丢人了,他宁可让茯苓她们怀疑,等他恢复起来再告诉她们也不迟。

  在玉虚宫内寻常弟子是无法使用灵识的,但是南宫煌不一样,他已经突破到神魂之境,修得神识,在玉虚宫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所以他神识随意一扫,便探查到韩忠轩四人正在大殿拜见天枢子等人,南宫煌带着茯苓径直朝大殿走去。

  “五弟、四妹……”

  “四姐你出来了!”

  “真是太好啦!”

  还没等南宫煌与茯苓走到大殿,韩忠轩、白云展、朱大长以及林枫四人便赶了过来,老远就热切的呼喊着,特别是看到茯苓安然无恙,林枫都差点喜极而泣起来,旁人不了解,林枫对于茯苓所遭受的苦难可是一清二楚的。

  两帮人马一番寒暄过后,南宫煌问道:“六妹怎么没来?”

  “她刚刚生产,在疗养,不宜长途跋涉。”白云展一脸得意道,“生了个大胖小子,别提多健壮了,五弟你和四妹也要加油啊!”

  “哈哈哈……”韩忠轩等人闻言顿时哄堂大笑起来,闹的南宫煌和茯苓都来了个大脸红。

  “走,我们喝酒去!”

  兄妹六人难得团聚在一起,来到南宫煌别院痛痛快快的吃着喝着聊着,也只有这种时候南宫煌才感觉最轻松快活。

  “宫主他们过来了。”就在六人喝的正尽兴的时候,南宫煌放下酒杯起身道,因为六人中也只有他的神识在这里可以用。

  “哦?快去迎接吧。”韩忠轩等人跟着起身,六人一同走出别院。

  “参见宫主、师傅……”

  “太上长老、诸位……”

  双方见礼之后,天枢子开门见山道:“你们能来支援宫门老夫很是欣慰,但是这一场战斗老夫很慎重的告诉你们决不轻松,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愿为宫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韩忠轩意气风发道。

  “对,愿为宫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南宫煌等人连忙附和道,都很是真挚。

  “很好,不亏是我们玉虚宫年轻一代最优秀弟子,有你们带头相信其他年轻弟子也肯定会士气如虹!”天枢子欣慰的点头道,“再过两天等各方支援的修者来齐了,老夫亲自给你们训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力量发挥到最大,才能极大的减少我方的伤亡!”

  “宫主,训练固然重要,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攻防法阵的战略战术。”南宫煌道,“根据我玉虚宫关于异星大陆的文献记载,异星大陆的修者都非常强大,单单训练改变不了什么,如果不想和他们战斗,我们就设置防御大阵全力抵御,熬过他们的攻击,等到异星大陆远离我们即可。”

  “太上长老你想的太简单了。”天枢子摇头道,“我们玉虚宫是可以防御起来,但是其他地方呢?那群异星大陆的修者个个丧心病狂,他们攻不破我们的防御大阵只会将怒气撒在其他地方、其他人身上,我们能防御住玉虚宫,但能防御住整座飘渺大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陶之萧萧说:

  昨天太忙了各位,不好意思啊,今天只能两更了,感觉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