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就在这时,南宫煌爆喝一声直如晴天霹雳,紧接着在绝大部分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下,一连幻化出五道幻影,眨眼间便落到陈清风面前,手持陈清风的高级灵剑与武修远对峙起来。

  “小,小煌,快,快走啊!”陈清风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种危机之时竟然是这个废物徒弟挺身而出,这让他十分的感动,觉得自己对他的这么多年养育之恩没有白费,但越是如此他就越不想看着南宫煌眼睁睁的惨死在自己眼前。

  “月茹,带我师傅下去好好休息!”南宫煌手持灵剑、脚踏七星步、威风凛凛地说道。

  “好!”林月茹连忙冲了上来将陈清风扶起退到一旁。

  “南宫煌你这杂碎,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武修远见是南宫煌顿时愤怒的咬牙切齿,比面对陈清风都要恼怒很多,毕竟最近他们落仙谷惨死在南宫煌手上的弟子不在少数。

  “小煌!”陈清风一边挣扎,一边叫道,“月茹你做什么,快,快带着小煌离开这里,不要管我啊!”

  说完因为太过激动,牵扯到伤势,疼的他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陈长老您别担心,就看南宫师哥怎么力挽狂澜吧!”林月茹自信十足地答道,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毕竟武修远可是宗师级别的人物,纵然身受重创,南宫煌也不一定能够敌得过。

  “什么?”陈清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要是说以前的南宫煌或许还有这个可能,可现在南宫煌可是个废人啊,怎么力挽狂澜,估计连武修远一招都抵挡不了吧?

  但是接下来还未等他再度发问便直接瞠目结舌、老脸一连抽搐了数下,激动的无以复加。

  只见武修远一剑狠狠的劈来,南宫煌借助幻影迷踪步闪身躲避,顺势一剑击出,毫不示弱。

  “当!”一声脆响,两人一触即分,尽管南宫煌向后急退五六步占据绝对的下风,但武修远显然也很不好受,一连退出两步才站稳身躯、喉咙剧烈的起伏了一下,原本一口即将喷出的鲜血硬生生被他吞咽下去,无形中更加剧了他的内伤。

  先前与陈清风硬拼那两招已经消耗了他至少五成的灵力,加上又遭受重创,如今他能发挥到化灵期四层的战斗力就已经不错了,但化灵期四层的战斗力想要灭杀南宫煌几乎不可能!

  “怎,怎么可能?化灵期的修为?”陈清风瞠目结舌,惊喜的无以复加,他敲破脑袋都想不通南宫煌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不过此刻生死攸关,即使他有一肚子疑惑也不好问出,只好强忍着身上的创伤紧张地看着南宫煌两人的战斗。

  “好小子,果然有些能耐,怪不得能杀我落仙谷和罗刹峰那么多高手!”武修远咬牙切齿地说道,故意跟南宫煌在拖延时间,左手已经缓缓地伸入怀中准备去掏疗伤和补充灵力的丹药。

  “你很快就会下去陪他们!”南宫煌低喝一声,以他的眼光哪里看不出武修远的意图,身形一闪,一连五道幻影幻化而出,绕着武修远一瞬间击出三十多剑。

  “当当当!”

  “逍遥剑诀!”武修远大吃一惊,尽管这三十多剑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却让他倒吸一口凉气,要是在寻常情况下武修远随便一招都可以结果了南宫煌,可如今重伤之下面对南宫煌让他都有种无力维系之感。

  “逍遥剑诀?这,这孩子什么时候修炼成了这套剑法?太不可思议了!”陈清风也是越发的震惊起来。

  “小子别以为这样就能伤得到老子,看老子的天残剑诀,呀!”面对南宫煌连绵不绝的剑袭,武修远终于爆发雷霆之怒,拼着伤上加伤的代价,奋力施展出这最强一击,以他看来这一剑最少能灭杀化灵期五层境界以下所有修者。

  “小心啊!”

  酷C/匠oM网唯)一正|k版!,◎其V-他◎都是盗U版~o

  陈清风和林月茹几乎不约而同的尖叫起来。

  “来吧!”南宫煌面色一沉、屏气凝神、抱元守一,利用脑海成像异能勉强能够看清武修远这招天残剑诀的攻击路线以及出剑速度。

  与此同时,南宫煌也低吼一声,神光如渊式直接提升到第九招将铁片灵力都抽调而出全部凝聚到灵剑之上,原本只有化灵期二层的灵力一瞬间足以与化灵期四层修者的灵力相提并论,那剑尖上的光芒比之武修远发出的剑招有过之而无不及!

  “轰!”两道剑光狠狠的碰触到一起,灵力能量嘣的一声爆破开来,地面顿时出现一道巨大的黑坑,能量波动如水面波纹似地,嗖的一声向周围辐射而来。

  “啊!”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发出,南宫煌和武修远皆倒飞出去,在地上翻腾了数圈才停了下来。

  “噗!”南宫煌狂喷出口鲜血,浑身衣服在刚刚这狂暴的能量侵袭之下破破烂烂、头发散乱、体表也好像被刀割过似地,显得十分狼狈。

  但武修远比南宫煌却要更加不如,不仅身无寸缕、浑身焦黑,而且全身上下就好像被千刀万剐过似地,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简直惨不忍睹。

  可是在这个时候武修远修为高深的优势便完全显现出来,南宫煌尽管体魄上比武修远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武修远凭借深厚的修为以及身经百战的经历、在战斗经验上却比南宫煌要强出不少。

  一招重创之后武修远几乎是毫不停留,不仅将残余的灵力全部灌输到手中的灵剑之内、抖手便向南宫煌猛的激射过来,而且他也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从地上一窜而起紧随灵剑,打算等南宫煌躲避或者抵挡掉了灵剑激射时再给他补上一招。

  “不好!”

  “小煌!”

  陈清风等青玉门等人顿时尖叫而起,陈清风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此刻不要说身受重创的南宫煌了,就是他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根本无法抵挡得了这么出其不意的一剑来袭。

  “死吧!”武修远面目狰狞地狂奔而来,仿佛已经看到南宫煌惨死当场的局面,能够将自己这位老前辈逼迫到这种地步,武修远感觉太没面子,一定要将南宫煌碎尸万段才罢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