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追啊追,你特么烦不烦,小爷跟你拼了,省得终日活在你追杀的阴影下提心吊胆过日子!”

  南宫煌彻底恼火了,这三个多月来他没过过一个安稳日子,连和爱人亲热的时间都没有,除了逃就是逃,他要改变这种悲剧状况,哪怕就是死也要为自己今后的人生拼一把!

  “恸天贯日击!”没有丝毫的犹豫,想到就做,不计较任何的后果,南宫煌也实在是被玉玲珑搞怕了,急切的想要结束这样的日子,于是再度抽调两百万修者的元力向玉玲珑全力袭击过去。

  “你简直就是找死!”玉玲珑俏脸顿时一寒,其实自从她怀上了南宫煌的孩子之后,她已经不再想杀南宫煌了,只不过她咽不下那口恶气,想毒打南宫煌出气,可她没想到南宫煌出手却是毫不留情,于是又激起了她的凶性,她也全力向南宫煌反击。

  “啊!”

  但是刚刚将仙元力凝聚到巅峰,玉玲珑便突然低吟一声,小腹一阵剧痛,吓得她花容失色,所发出的能量攻击不由自主的弱了三分。

  这种时候不要说三分了,哪怕就是一分也不是南宫煌的对手,进入渡劫三重境之后,南宫煌调用两百万修者的元力施展恸天贯日击绝技已经能秒杀任何一位渡劫十重境高手,对付大乘境强者也是绰绰有余,当然前提条件对方没有施展领域,这个时候劫云还没有完全散去,玉玲珑当然没有释放领域,所以她很不幸的再度被南宫煌击伤。

  “哥哥一鼓作气再封印她一次,彻底将她搞怕!”轩辕灵儿见状立即鼓舞道。

  “好,轩辕震天罡!”

  “乾坤吞日月!”

  连着两招全力以赴,并将炼妖壶内所有修者的元力全部耗干,连仅存的十七万功德值也只剩下两万不到,终于将玉玲珑给打成重伤,这让南宫煌十分的震惊,按理来说他才提升了一重修为,不应该会变得这么厉害,打的玉玲珑毫无还手之力啊,不过他现在激动远大于疑惑,管他呢,能打倒玉玲珑就偷笑了,还去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干吗!

  “玉玲珑,你给我去死!”

  南宫煌打算再给玉玲珑迎头一击,然这个时候玉玲珑则一改往日那凶悍的女汉子模样,竟然对南宫煌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并捂着小腹喊道:“住手,我怀孕了……”

  “什么!?”南宫煌闻言脑袋嗡的一声,好像遭受晴天霹雳似得,手中的能量顷刻间涣散,他震惊失色不可思议的看着玉玲珑,一时间都蒙了。

  “她说她怀孕了,哥哥她怀上你的孩子了,怪不得战斗力突然下降到这种程度,连领域空间都不敢胡乱释放,原来是害怕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啊。”轩辕灵儿恍然大悟,并有些幸灾乐祸般的说道。

  “我靠!不是吧?你,你刚刚说你怎么了?”南宫煌一连退出四五步,惊吓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依旧不可置信的看着玉玲珑问道。

  “我……”玉玲珑低着头贝齿紧咬,就好像一个刚刚被丈夫临幸、羞答答的小少妇,不过很快她便变了一副模样,猛的抬起头来,冷冰冰的盯着南宫煌娇喝道,“我说我怀孕了,我怀上了你的孩子!”

  “啊?不……”南宫煌闻言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比遭受劫雷还要震撼,一次,就特么一次,他竟然让大乘境的老处女怀孕了,这要不是玉玲珑亲口说出来,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现在你总该满意了吧?哼!”玉玲珑咬牙切齿的喝道,说来也奇怪,现在南宫煌就在她的面前,而且也没对她设防什么的,她要杀死或者擒获南宫煌轻而易举,不过她并没有动手。

  更)新vS最快%上酷匠/网

  “我,我满意什么?”经过短暂的震撼过后,南宫煌渐渐缓和过来,同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玉玲珑竟然没有再对他喊打喊杀,非但如此,反而还变成一个向丈夫撒娇讨好模样的女人,这巨大的转变让他一时间都有点不敢接受,觉得这是不是圈套,但是一位大乘境高手,一位那么重视声誉的女神人物会给他设下这种低级圈套吗?

  显然南宫煌想多了,于是他连忙义正言辞的解释道:“至于上次的事情我也是无意的,实在是你抢我法宝,还伤害茯苓,我气不过想报复你,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和你,和你发生……”

  “不要再说啦!”玉玲珑突然爆喝一声,那音波直接将南宫煌冲飞出去,在地上翻腾了好几圈,吓得他急忙严阵以待,生怕玉玲珑又向他发动攻击。

  不过玉玲珑则捂着小腹,俏脸煞白,显然是动了胎气,怀孕的女人真是脆弱,哪怕是大乘境强者也都不例外。

  “这,你,你没事吧?”南宫煌被弄得灰头土脸,重新爬起,猛一咬牙走到玉玲珑身边关心的问道,毕竟事关他的孩子,他必须要勇敢面对。

  “不要你管!”玉玲珑狠狠的瞪了南宫煌一眼,缓缓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喂,你等等!”南宫煌拦住玉玲珑。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玉玲珑挑衅的看着南宫煌问道。

  “怕,但是我知道你现在不会了,否则你早就动手了,这证明你很在乎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南宫煌冷静的问道。

  “我……”玉玲珑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好歹也是一大宗门的太上宫主,整座飘渺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大乘境女神人物,要是被旁人知道她怀了南宫煌的孩子,她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但是要让她除掉这个孩子她又非常舍不得,她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之中,这一切都是南宫煌害的,她恨不能将南宫煌碎尸万段,可看到南宫煌后却又发现她这种恨变味了,变成了一种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

  “你说怎么办?”拿不定主意,玉玲珑只好将难题踢给南宫煌。

  “孩子留下,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南宫煌十分坚定的说道,真有种豁出去的势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