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怪,原本这魔窟法阵南宫煌不论怎么攻击都无法毁坏,可是这一回,他就好像变成了小透明一般,直接就穿越了法阵,进入魔窟之内。

  “好冷!”始一进入此地,一股侵入骨髓般的寒意扑面而来,纵然他乃渡劫之境并且初步修成了圣佛金身的高手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更何况被封印的茯苓,估计在这种状况之下一天都要不到便会冻死,这让南宫煌越发的痛恨玉玲珑。

  “茯苓!”南宫煌没有多观察这魔窟的环境,飞一般的扑到茯苓身边将她紧紧抱住,元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体内。

  此刻茯苓已经被冻得昏迷过去,原本柔软的娇躯也冻得硬邦邦的,生机渐渐消散,很显然玉玲珑在破坏这里的花草树木同时,加剧了这里恶劣的环境,想将茯苓直接冻死,让南宫煌痛不欲生。

  “茯苓,你千万不要有事啊,茯苓……”南宫煌抱着茯苓心疼至极。

  “五,五弟,我,我一定又是在做梦了……”在南宫煌那浑厚的元力供给之下,茯苓很快就缓和过来,只觉全身暖洋洋的,就好像沐浴在日光中似得,让她说不出的舒爽,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南宫煌紧抱着自己,这一刻她觉得是梦。

  “没,是我,茯苓,你没有做梦,我进来陪你了……”南宫煌热泪盈眶,将茯苓抱的更紧了,甚至不顾绝尘子两人的叮嘱,直接解除了她的封印,然后俯身就向茯苓亲吻而去。

  “五弟……”茯苓激动的喜极而泣,热切的和南宫煌拥吻着,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都停止了运转,时空定格,茯苓迷醉了。

  这一吻很长,两人彼此之间都好想融为一体,充分表达了爱是不分年龄界限,甚至种族!

  “茯苓……”南宫煌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因为他只有半个时辰,时间宝贵,容不得他和茯苓过多的缠绵,否则茯苓定要惨死在这里,所以亲吻过后他强行和茯苓分开,柔情道,“我在这里待不了多久,刚刚玉玲珑那老妖婆前来毁坏了这里的一切,我拜托绝尘子和明光子两位前辈,他们答应让我在这里陪你半个时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之一,我只剩下五分之四的时间改造这里,时间紧迫我必须尽快行动!”

  “五弟……”茯苓闻言泪流满面,她能深切的感受到南宫煌为了她真的受了很大的苦楚,她越发的觉得为南宫煌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当的,如果重新来过,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以身相许!

  “放心吧,终有一日我会救你出去,而且这个时间绝不会太久,因为我已经突破到渡劫之境了。”南宫煌鼓励道,“你刚刚解除封印,抓紧时间修炼,否则长时间封印修为容易退化,我想在走之前将你的修为再提升一重,这样你身体的各方面机能都会强化不少,在这里也能轻松一点,我先找地方设置法阵,你修炼。”

  “恩!”茯苓重重的点了点头,感觉此刻无比的幸福。

  南宫煌起身快速打量着这座魔窟,这里的面积不大,是一道狭长的空间,两面都是悬崖峭壁,茯苓身处之地只有长十米、宽两米左右的地带,想要在这里设置一道供茯苓避寒的防御法阵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能够瞒过外人。

  更0_新最*快“上酷GK匠`网

  “有了,幻阵加防御大阵!”

  南宫煌快速思忖一番,因为他的炼妖壶被玉玲珑抢走,现在身上的资源有限,时间也很仓促,所以最佳的方案就是幻阵和防御大阵结合了。

  “明光子和绝尘子两位前辈的大恩日后我定好好回报!”南宫煌将神识步入储物袋一看,顿时惊喜起来,里面各种灵草灵果灵丹数以千记,足够茯苓在这里生活很久的了,这还不是重点,最主要的是储物袋里足有百余块渡劫境灵石,渡劫境啊,一块就足够布置一道很是不俗的防御大阵了,百多块一起布置,南宫煌有信心支撑茯苓在这里三年都不会有问题,三年足够他对付玉玲珑的了。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南宫煌说干就干。

  半个小时不到,一座非常强大的防御小阵和幻阵顺利成型,为什么说小阵,因为南宫煌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特地将法阵设置的只供茯苓一个人盘腿入定的空间,并且因为有幻阵的帮助,从外界看来,茯苓就好像已经死了似得,哪怕就是玉玲珑不进入此地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南宫煌布阵手法就是这么高明。

  “可以了茯苓!”南宫煌测试了几次,感觉很满意,这才松了口气回到茯苓身边,紧握着她的玉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只有短短半个时辰啊,实在是太不够了。

  “五弟,真是苦了你了。”茯苓的泪水就一直没停过,感动又心疼。

  “苦了你才是真的,我没事,你现在进去感受一下。”南宫煌将茯苓扶起来走到法阵中心道。

  “好舒服,就仿佛矗立在温暖的阳光下似得。”茯苓立即惊叹起来。

  “那就好。”南宫煌放下心道,“这座大阵初步估计能支撑你三年左右,待会我将你修为提升一重之后还得将你封印起来,不过这个封印我会留点余地,你在万不得已之下可以冲破以备不时之需,我这里还有不少灵丹灵果灵草你可以食用,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多了,你千万不要自责,更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习惯了孤身一人,在这里和在外界没什么区别,真的。”茯苓柔声安慰道。

  “放心,三年之内我定将玉玲珑那老妖婆严惩为你报仇雪恨并救你脱离苦海!”南宫煌发誓道。

  “没事的。”茯苓紧紧抱着南宫煌十分不舍道。

  “我现在助你突破。”南宫煌伸手抵在茯苓的后背开始催动本源元力注入到她的元婴之内将其壮大,虽然这手段有些暴力和勉强,但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别的办法,除非南宫煌的功德佛珠没有被抢,那就简单了。

  “大师,时间到了。”

  片刻之后,就在茯苓成功突破一重修为之时,绝尘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也有些不忍的催促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