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光华一闪而逝,南宫煌带着东西南北四座阵位里的八百万将士消失了身影,与此同时,留下来的那两百万将士立即启动身边的幻阵、隐逸大阵以及一万张傀儡分身符。

  借助这些力量,虽然岛上只有区区两百万将士,但如果不进入此地,单使用肉眼和灵识观察的话很难辨别到底有多少名将士,一时半会是发现不了南宫煌带着八百万将士隐身的。

  “咦?南宫煌开始行动了吗?”两军对峙的中央海域,正百无聊赖的敖战天眼皮突然一跳,灵识立即向南宫煌所在的小岛探查而去,以他渡劫五重境的实力也只能发现一丝异样,并没有感到南宫煌已经率众隐身离去,更别说其他人了。

  “帝师行动了!”

  “加油帝师!”

  沉寂了一天一夜,夜星璇等人感受到南宫煌那边的动静皆兴奋起来。

  “幻阵?隐逸大阵,那小子想干嘛?”

  酷匠网唯-√一正}版,7L其o●他都p是盗~版(

  三百里外的海龙族千万将士守在一座方圆三公里左右的圆形小岛上,他们的防御大阵早在昨晚就已经完成,统帅大将敖不屈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南宫煌他们那边的动向,发现异样立即警惕起来。

  敖不屈乃是敖战天同父异母的胞弟,此人也是天资出众、悟性极强,加上是庶出,母亲身份低微,造就他格外的勤奋努力,早些年游历四海有几番奇遇,不仅让他修为激增,而且还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

  后来敖战天执掌东海,他屡立奇功、锋芒渐露、备受重用,号称百胜战将,东海最近百年能矗立不倒,他功不可没,如今虽修为只有渡劫一重之境,但已经是东海海龙族八千万精锐海妖大军总教头,在东海龙族绝对是响当当并且掌握实权的人物!

  敖战天将敖不屈派出来领兵与南宫煌打战,其目的非常明显,他不觉得南宫煌这个后生能赢得了敖不屈,一旦南宫煌战败,那么敖战天就有很大的希望为自己争取利益,哪怕最后同意合作也是一种施舍,他们就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甚至能够借此战斗达到统帅北海的地步,不亏是老奸巨猾!

  “将士们,守好你们的阵位,北海敌军应该准备要行动了!”敖不屈传音道。

  “是!”众将士轰然应允,他们也和北海将士对南宫煌一样,都觉得能在敖不屈领导下作战感到无上荣光,所以个个都很兴奋,都想好好表现赢得敖不屈称赞。

  “南宫小子,看你用什么战术攻打我们,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你能破掉本帅设下的三十三道法阵吗?哼哼!”敖不屈自信十足道。

  仅仅片刻时间,南宫煌便带着八百万将士神不知鬼不觉的飞到了敖不屈等千万将士驻扎的小岛三十里外停了下来。

  “警报阵!传送阵!幻杀阵!防御阵!隐逸阵……”

  南宫煌神识一扫,发现这片海域被设置了一圈大阵将小岛牢牢的保护在中央,各种各样的法阵都有,而且环环相扣,只要触动其中一座便会引发全部大阵的连锁反应。

  “然并卵!一力降十会!”

  南宫煌不屑的笑了笑,区区三十三座大阵而已,对付一般的军队攻击还行,但是南宫煌现在八百万将士所组成的乾坤归元大阵就如同一座空中移动堡垒,指哪打哪,而且还是全隐身的,威力非常可怕。

  “破阵,一路杀过去!”南宫煌只是稍作停留便传令下去。

  “轰隆!”

  话音刚落,一道极强的光束从乾坤归元大阵上释放出来,毫无征兆,就好像天空中突然坠落一颗陨石似得,轻而易举的将那三十三座大阵中的一座传送法阵破灭。

  “嗡!”

  那座大阵被攻击,立即引起连锁反应,以敖不屈等一千万大军所在的小岛为中心,一道道光波浮现而出,整座海岛就好像荷花一般,被数十座大阵牢牢的包裹在中央。

  “怎么回事?没看到敌军的身影啊,怎么突然有元力波攻击?”

  敖不屈大吃一惊,他一直密切的关注着南宫煌等人的动向,对于刚刚这一击根本摸不着头脑,不要说他了,就是敖战天也都吃惊不小,有些不明所以。

  “打起来了,打起来啦!”

  “帝师加油!”

  夜星璇等人立马热血沸腾起来,虽然他们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法阵已破,攻进去!”南宫煌带着众将士从那座破灭的法阵上空飞入,那真的好像一座隐形的空中移动堡垒,佛挡杀佛魔挡诛魔,关键还让对方捉摸不透,根本不知道南宫煌他们的具体所在,一时间整个东海五千万大军都惊慌失措起来。

  “快,所有将士提高警惕,敌方攻打过来了!”敖不屈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大声传令道,这是他战斗这么多年遇到最怪异的一战,根本连对方的踪影都捕捉不到,更别说反击了,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直到此时敖不屈才终于收起对南宫煌的轻视之心。

  但是很显然敖不屈已经晚了不止一步,南宫煌的移动堡垒势如破竹,三十三座大阵转眼间就被他攻破了十九座,此时南宫煌他们已经来到敌方小岛千米处。

  “攻!快点给本帅攻,尽快找出对方的踪迹!”敖不屈虽然感受不到南宫煌他们的所在,但凭借他多年养成的战斗直觉,他已经能感到南宫煌他们非常接近自己,他们危险了,于是立即下令。

  “轰轰轰……”

  一千万将士被敖不屈分成了十股小队,每股小队一百万人,组成十方防御大阵,他自己则在小岛正中央守护帅旗,同时也是这座大阵的阵眼。

  “情况好像很不妙啊!”看到敖不屈一方有些慌乱,敖战天愁眉深锁起来。

  如同瞎子一般的攻击战术又如何能击中南宫煌,凭白浪费了敖不屈他们大量的元力却一无所获,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因为南宫煌此刻正率领他这座移动堡垒潜入海底,直接将元力瞄准这座小岛的底部百米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