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合体九重境的修为就能召唤渡劫一重境的五方圣兽,怪不得能越级挑战!”

  “真是好可怕的潜力啊,这以后要是突破到渡劫之境那还得了!”

  “关键他的元力似乎没怎么消耗啊,他究竟是怎么修炼的?”

  “真仙传承者果然名不虚传,老夫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看/正◎B版章节上x酷¤$匠\网{L

  “看来我们都误会南宫长老了!”

  六人惊叹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毕竟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是非对错把握的很到位,而且南宫煌的后台和身份摆在那里,如果南宫煌真有过错,他们还好说,但是没有错,他们还真不敢将他们怎么样,先不说玉虚宫这座大山,就是日后他们飞升仙界南宫煌的师傅叶枫也不会放过他们。

  “传闻南宫大师天纵奇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六人反应过来,连忙对南宫煌表示歉意,那修为最高的老者道,“我等自会遵从先前的约定,将今天的鉴定结果昭告天下,从今往后不会阻挠南宫大师助宫王国打天下,不过我们也要告诫大师,最好不要表现的太过锋芒毕露,这样极易遭人妒忌,天下间好人不少,但是恶人也很多,某些修为强大的邪恶修者就喜欢残害天才修者,特别是现在这种战事频繁的年代,所以大师要多加小心才是!”

  “多谢诸位前辈教诲,晚辈自会小心谨慎行事!”南宫煌躬身道。

  “后会有期!”

  “请了!”

  六人闪身离去。

  “呼……”看到六人离去的背影,南宫煌着实松了口气,想着以后还是不要太招摇过市了,能使用昆仑神镜传送就不要这样飞行赶路,这回遇到的六人还算好说话,要是遇到邪恶的修者,那他可真是麻烦了。

  当天晚上,大秦国皇宫。

  “太后娘娘,雷丞相求见。”太后寝宫,昭玥刚准备休息,一名宫女来报道。

  “就说本宫已经就寝,有什么事情明日早朝再议。”昭玥闻言眉头微皱道。

  “是,娘娘!”那宫女刚准备去传话,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此人正是一年前新上任的大秦国丞相雷仁,乃是昭玥父亲极力推荐,有勇有谋、修为不俗,短短大半年时间就将大秦国治理的井井有条,隐隐有功高盖主的气势,是大秦国目前第一大功臣,已经完全能够和昭玥的父亲、普渡慈元国师分庭抗礼。

  雷仁起初对自己隐藏的很深,但是时间一久,加之他越发的位高权重之后,就开始有些目中无人,渐渐的也就暴露出本性,贪婪、好色、残暴可谓人性最大的几个缺点他都具有,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一头修炼三千年的八岐大蛇。

  本来这头八岐大蛇雷仁还不敢那么肆意妄为,因为他多少还是有些忌惮普渡慈元国师,可是一年多来的小心谨慎行事,却发现普渡慈元大师几乎从不过问朝政,哪怕就是发现他乃是八岐大蛇妖也没对他表现出什么异样,甚至连句警告的话语都没有,特别的纵容,这直接导致八岐大蛇越发的胆大妄为。

  “娘娘明明没休息,为何要欺骗本相呢?”雷仁对那宫女挥了挥手示意她滚蛋,而后他径直走到昭玥对面的靠椅上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在那边啃边说,生相很难看。

  昭玥秀眉大皱,不过碍于雷仁的特殊身份她也是敢怒而不敢言,起身警惕道:“本宫今天身子有些不适,所以想早些休息,雷丞相这么晚了登门造访有何要事?”

  “没有要事就不能来见你了?单纯的想你了难道不行?”雷仁随手将苹果渣子扔掉,一副淫荡的样子盯着昭玥道。

  “请你自重,本宫乃皇太后,你敢亵渎论罪该斩!”昭玥俏脸剧变,冷然道。

  以往雷仁虽然也口无遮拦、行事乖张暴戾,但从没像今天这般直接闯入昭玥寝宫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语,这让昭玥有些害怕,毕竟雷仁修为高深可是出了名的,如果他想对自己图谋不轨,估计皇宫内无人能抵挡。

  “斩本丞相?哼哼!”雷仁闻言嗤之以鼻,又拿了根香蕉边剥皮边冷笑道,“不是本丞相说大话,如今你们大秦国一半的兵力都掌控在本丞相的手中,朝廷里也有最少一半的重臣唯我马首是瞻,本丞相要是有什么不测,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大秦国很快就会被其他王国给吞并!远的不说,就拿最近声名鹤起的宫王国,如果没有本丞相的话,最多一个月你们大秦国就要步入楚国的后尘被宫王国咔嚓!”

  “你是在恐吓本宫?”昭玥有些愤怒的问道。

  “不是恐吓,而是事实!”雷仁将香蕉塞到嘴里做出恶心的动作淫笑道。

  “说吧,你这么晚来究竟想干什么?”昭玥侧过身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想来本丞相是八岐大蛇得道这件事情太后你应该知道了吧?”雷仁反问道。

  “雷丞相行事如此高调,旁人想不知道都难。”昭玥道,“你说这个作甚?和你来此找我有关联?”

  “当然!”雷仁起身道,“我们蛇类和你们人类不同,你们人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虽死随地都可以发情,但是我们蛇类只有在特定的季节特定的时期才会发情,很不巧,今天就是我发情最高峰之日,说句实话我老雷把持不住了!”

  “把持不住?!”昭玥闻言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连忙后退几步,严阵以待道,“你把持不住来找本宫作甚?你府上那么多侍女,你随便拉几个解决你的浴火不就可以了!”

  “你以为我们蛇类像你们人类那样随便?”雷仁嗤笑道,“我们蛇类特别是类似我这种最高等最高贵的蛇类,在发情期只有和自己心爱女人结合才能解除浴火,否则的话只会越发的痛苦难受,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你什么意思?”昭玥大惊失色,急忙大喊起来,“来人纳!快来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