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刻,宫王国帝都国师府正在修炼的张道权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南方。

  “天牢法阵被破,莫非南宫煌那小子终于出现了?”张道权凝神说道,一张老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色彩,紧接着便向皇宫飞去。

  此时皇宫中一身皇袍、俊朗不凡的费德罗正在威逼利诱着宫玉环。

  “玉环,你我青梅竹马,小时候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你就说要做我的妻子,如今长大了,我真要你做我的妻子时你却退缩了,这是为什么!?”费德罗道。

  这大半个月来,虽然宫玉环答应嫁给费德罗,日子定了,婚礼举办了,一堆繁文缛节也都按照宫玉环说的去做了,可等到洞房了宫玉环却死活不同意,好多次都以死要挟,这让费德罗懊恼至极。

  “为什么你心里清楚!”宫玉环连看都不屑看费德罗一眼,冷然道,“我明明已经嫁给了我展哥,你却将我强抢过来,还谋朝篡位强占我宫王国,自立为王,你要不要脸!?还想让我做你的妻子,你就做梦吧!”

  “那是因为我爱你啊,真爱啊!”费德罗气恼道,“我都不嫌弃你已为人妇,还一心想娶你为妻,单单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我有多爱你,至于强占你们宫王国那是我师叔的意思,再说你都嫁给我了,这宫王国国王之位不就是我的吗?”

  “真是无耻至极!”宫玉环鄙夷道,“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速速将我三位哥哥放了,否则他们要是有什么不测,我立即死在你面前!”

  “啪……”

  宫玉环话音刚落,费德罗顺手一巴掌扇了过去,这巴掌打的很重,直接将封印中的宫玉环打的跌倒在地,左脸瞬间红肿起来,口角溢血,脑袋发晕。

  “敬酒不吃吃罚酒!”费德罗突然之间性情大变,怒吼一声扑到宫玉环身上,疯子一般开始撕扯着她的衣衫。

  “别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高傲的公主,别以为你还是宫王国的新王国,你现在只是个阶下囚,是个贱女人!要不是我费德罗,你早惨死在赵国铁骑大军之下,甚至沦为他们的玩物,现在不仅被我救下,还封你为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特么还矫情,本王让你矫情,从今天开始本王每天都要蹂躏你三次以上,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最好是同意,这样或许还能享受一下,否则本王让你生不如死!”

  “住手你这畜生,啊……”宫玉环惊恐万分,面对疯了般的费德罗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泪水狂涌而出,心里虽然默念的是白云展,但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南宫煌的身影,我们来生再见,接着便狠狠的咬自己的舌头想自杀身亡。

  “啪!”

  更9新最h(快上j酷yF匠网'

  “臭娘们想死门都没有!”

  可是未等宫玉环咬下舌头,右脸一阵剧痛,她脑袋嗡的一声,就好像被重锤敲击了一下似得,差点将她击打的昏死过去,一时间她都有些发蒙,任由费德罗在她娇躯上撕扯着、咆哮着。

  “嘿嘿!十多年了,老子终于能得到你了玉环妹子,你可知道小时候我多么的爱你,多想睡你,还记得有年夏天你在野外温泉里洗澡吗?那年你十四,我十六,我偷偷的看你洗澡,对着你那完美无瑕的娇躯狠狠的爽了一把,自此之后我发誓一定要得到你,一定要在你身上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驰骋,我终于要如愿以偿了!”费德罗就好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似得,很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宫玉环身上的衣服都撕扯的滴点不剩,两具赤条条的身躯纠缠在一起。

  “嘿嘿,哈哈,好好享受吧我的爱人,看哥哥怎么让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就在费德罗分开宫玉环的两条美腿,准备提枪进入之际,门外一声大喝,将费德罗直接吓得双腿发软,差点变成了阳伟。

  “费德罗快滚出来,大事不好,别特码玩女人了!”张道权大吼道。

  “是,是,师叔……”费德罗直如被雷劈了一下似得,浑身的浴火瞬间消散,他愤恨而又不甘的瞪了昏迷过去的宫玉环,随手拿了一床被褥将她盖好,自己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你特码迟早要死在女人肚皮之上!”看到费德罗走出来,张道权怒骂道。

  “师叔教训的是,我下次不敢了。”费德罗战战兢兢道,“不知发生什么大事了?让师叔您老人家亲自来这里找我?”

  “南宫煌应该来了,速速启动我们的计划,这次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一定要将那小子拿下!”张道权一挥衣袖,转身离开道。

  “南宫煌?哦,是,弟子立刻去办!”费德罗愣了一下,连忙屁颠屁颠的离去。

  ……

  天牢距离帝都也不过两百里而已,南宫煌带着韩忠轩一行人说说笑笑很快便来到帝都。

  “老弟,这帝都的气氛有些怪异啊!”悬浮在帝都上空,灵明神猴凝神道。

  “确实有些怪异。”南宫煌神识探出,发现这里被设下大阵埋伏,不过他还真没在乎这些,连圆通和邪欲祖魔都被轻易斩杀,更何况区区张道权了,而且他们这里还有草儿和灵明神猴这两位渡劫境大高手,他不觉得张道权能搞出什么门道来。

  “走,先下去看看,凉张道权他们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南宫煌快速探查一番,没感到什么威胁,于是带着众人直奔皇宫而去。

  “玉环!”白云展一直在用灵识探查宫玉环的下落,很快他就发现宫玉环赤身果体的昏迷在寝宫内,这让他暴跳如雷、瞠目欲裂,狂吼一声便向宫玉环的寝宫飞去。

  “跟上!”南宫煌神识一扫也是脸色大变,急忙招呼众人跟了上去,防止白云展中了他们的埋伏。

  “启阵!”

  就在南宫煌他们刚刚落到宫玉环寝宫前的超大广场上之时,众人周围的场景突然大变模样,原本万里无云的晴朗上空转眼间变得乌云密布,眼前的建筑物也瞬间消失,周围雾气骤起、香气诱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