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圣兽?”黑白无常对视一眼,黑无常拿出生死簿快速翻查了一会儿道,“朱雀圣兽一族早在千余年前就已经消失在这座大陆,唯独剩下一只被封印在火焰山的大阵之内,大师说的应该就是这只朱雀圣兽吧?”

  “不错,前不久我们将她释放出来了。”南宫煌道。

  “很可惜,这只朱雀的寿限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到了,她一直用大法力隐藏自己这乃是极大的逆天而为,短时间还无所谓,亦或者她能得道飞升也无所谓,但是如果一直这样过了千年,那么她只要死去通常都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可再生,这是天地规则,无法改变。”黑无常道。

  “听到了没有夜星璇,还有你们几个?误会我大哥故意不救朱雀圣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哼,鄙视你们!”林枫冷然道。

  “……”夜星璇等人默不吭声,头低得更低了。

  “那么夏侯瑾轩呢?”南宫煌早就预料到朱雀圣兽的这个结果,所以没多大意外,继续问道。

  “夏侯瑾轩寿限未到,属于枉死,如果大师想让他复活,我们兄弟俩可以帮忙。”黑无常道。

  酷w匠R网+正版(o首!发J

  “那就有劳两位前辈了!”南宫煌抱拳感激,顺手一挥,将咪咕弄醒。

  “南宫煌你这混蛋……”咪咕一苏醒就撒泼起来,想要和南宫煌拼命。

  “好了,我可以帮你复活夏侯瑾轩,别再吵闹了!”南宫煌挥手阻止咪咕道,寻常看起来温婉贤惠的女人,撒起泼来也是挺可怕的。

  “你能复活我夫君?”咪咕闻言停了下来,这才发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装扮非常怪异的男子,她定神一看发现这两人十分的面熟,竟然和传说中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一模一样。

  “两位前辈,开始吧。”南宫煌没再理睬咪咕,对黑白无常道。

  “好!”黑白无常点了点头,很快就将夏侯瑾轩的魂魄连带着他的肉身召唤过来。

  “轩哥!”

  “咕儿……”夏侯瑾轩还有些迷糊,喃喃的问道,“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轩哥……”咪咕想扑到夏侯瑾轩的怀中,却只是扑了个空。

  “夫人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就将他复活。”白无常道了一句,接着和黑无常对视一眼,两人开始施展回魂法诀。

  既然是勾魂使者,那么回魂之术当然也不在话下,加上夏侯瑾轩本身修为就非常之高,所以很容易就魂归于体复活成功。

  “轩哥!”

  “咕儿!”

  两人抱头痛哭,相信这段生死险阻、阴阳相隔的经历会让这对夫妻俩更懂得珍惜彼此。

  “有劳两位前辈了!”南宫煌感谢道。

  “大师客气!”

  “如果大师没有其他差遣,我们兄弟俩就去忙了。”

  黑白无常道。

  “好,两位前辈请!”南宫煌道。

  “恭送前辈!”林枫道。

  “师傅,徒儿错了……”夜星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诚恳的说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起来吧!”南宫煌挥了挥手,一副淡漠的样子道。

  “师傅,您能原谅徒儿吗?”夜星璇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怪你,又何来原谅一说。”南宫煌道,“以后就不要叫我师傅了。”

  “啊?”夜星璇闻言顿时面如土色。

  “帝师?”夏侯瑾轩听得一头雾水,越千灵等人也低着头,一副非常愧疚的样子,特别是宇斯恨不能立马逃走,生怕夜星璇最后将责任追究到他身上。

  “在我打你一巴掌的时候,你说过我们俩恩断义绝,你是君王,君无戏言,所以我们俩师徒缘分已尽!”南宫煌道。

  “师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惩罚我吧!”夜星璇闻言整个人都崩溃了,泪流满面、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地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你还是海皇,不要随便跪人!”南宫煌重新将夜星璇拉起来教育道。

  “帝师,这,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夏侯瑾轩不解的问道。

  “此事就让星璇他们给你解释吧,日后由你辅佐星璇我也放心。”南宫煌对众人抱拳道,“北海一事已了,当初我承诺给奇异门、终南紫府以及天涯海阁寻找一处净土,此事就劳烦你们了,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小枫我们走!”

  “帝师……”

  “这……”

  夜星璇和夏侯瑾轩等人完全蒙了,夜星璇几乎是惨嚎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唤道:“师傅,您不要走啊!”

  “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不要再叫我师傅。”南宫煌飞身而起道。

  夜星璇闻言身躯一震,他知道有些事情就如同扑出去的水是没办法挽回的,更何况南宫煌还说了,他是君无戏言,于是夜星璇退而求其次道:“那,以后如果我,我们星璇帝国遇到麻烦还能找您吗?”

  “不管怎么说都是相识一场,如果你们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尽管来找我。”南宫煌道,“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太依赖外力,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的强大!”

  “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的强大……”夜星璇双目再度被泪水浸湿,当初南宫煌就告诉他这个道理,如果南宫煌真的对他有所阴谋的话,还会和他啰嗦那么多吗?他发现自己真是鬼迷心窍,真是太见利忘义了,也活该气走南宫煌这位好师傅。

  “小枫,我们走!”南宫煌道,“诸位珍重!”

  “大师……”夏侯瑾轩等人还想挽留,但是见南宫煌那么决绝的样子,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汇聚成两个字“珍重!”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请您再受我三拜!”夜星璇三度跪倒在地,仿佛经历这次事件他成长了不少,不过这次南宫煌没有再扶起他,带着林枫径直离去。

  “糊涂啊糊涂!”夏侯瑾轩已经从咪咕那得知事情的经过,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夜星璇道,“帝师何许人也?!他对待普通朋友都能够肝胆相照,更何况你是他唯一的传人,他对你会有什么阴谋!?哎!”

  “将宇斯给本皇拿下!”夜星璇愤怒的爆喝道。

  “陛下……”宇斯吓得魂飞魄散。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