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这群家伙这么一闹,我也没心思继续修炼养伤了!”南宫煌揉了揉左肩,说实在的刚刚遭受武思捷一记重击确实很是难受。

  “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鲁平川的两个儿子,看来得抓紧时间通知诗芸和刘大叔才行啊。”南宫煌抬头看了看天,时间已是下午,快速思忖一番,南宫煌悄悄的溜回自己的房中换了一身衣服并将那块超级灵符藏在身上,接着快速向朝阳镇跑去。

  以南宫煌计算来看,如果全力而为前去给刘诗芸通风报信的话,应该能在明天一早赶个来回,南宫煌的体魄真不愧达到人体的极限,这都连续遭受创伤竟还能如此快速的奔走。

  当然两个多时辰的山路南宫煌肯定不会就此浪费掉,他如今在速度上很是不足,于是回想着最近观看的一部中级身法《幻影迷踪步》,打算利用这个时机修炼试试。

  原本只需要两个时辰的路程,被南宫煌一路修炼《幻影迷踪步》,等到达朝阳镇已经过了五个时辰,正是子夜时分,着实让南宫煌累的够呛。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五个时辰就让南宫煌初步领悟了《幻影迷踪步》,勉强能够施展一二,这让他乐此不彼,径直来到刘家大宅。

  但是等他进入之后却发现大宅早已空空如也,最少也有七八天没有住人,南宫煌心中突地一跳,一股无名的担忧之感顿时油然而生,也不顾什么夜深人静休息时,一连敲开三家附近的大门,最后问出,早在南宫煌离开的第二天鲁良轩兄弟俩便赶回来寻仇,刘勇和刘诗芸不知所踪。

  南宫煌愤怒至极,稍稍调息了片刻,便再度向青玉门狂奔而去,天色微亮之时南宫煌赶了回来,直接冲向鲁良轩兄弟俩的住处,但发现他们也是人去楼空。

  “鲁良轩你们这群杂碎!”南宫煌一拳击碎旁边的巨石,愤恨的咬牙切齿,他猜测刘诗芸叔侄俩如果遭遇那两个变态的兄弟俩肯定已经凶多吉少,如今做什么都太迟了,想想那三四天和刘勇叔侄俩、特别是刘诗芸那清纯可人、活泼可爱的模样,再联想她惨遭鲁良轩兄弟残害、甚至被侮辱的情形,南宫煌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清晨时分,等南宫煌从调息状态中醒来之后,演武场上已经热闹非凡,很多人都以为火皇今天参加不了比赛,甚至连萧武阳等都在想是不是要火皇弃权算了,毕竟偌大的比武盛况也不能等他一个人。

  可就在他们有些为难之际,火皇好像没事人一般的走了过来,顿时迎来所有火皇粉丝的热烈欢迎,那个兴奋激动的劲头让火皇都一阵感动。

  既然火皇能够参加,那比赛就没什么阻碍,依旧是老规矩抽签决定出场次序和对手,因为昨天八十四名选手决出了四十二人,又因为其中六人是鬼王岭弟子,直接取消比赛资格,所以人数一下子变成了三十六人,分成十八组对决。

  因为只有十八场对战,所以经过商议之后,萧武阳等人一致决定将这十八对选手全部集中起来放在一个战台上比斗,这样大家都可以看到这十八对选手的战斗过程。

  南宫煌这次抽到的是八号,终于不用在第一场就进行比赛,南宫煌正好可以利用这空隙时间好好休息一番,于是便在战台不远处找了个空地闭目调息起来,正好也可以借助成像异能观看战斗,修炼看赛两不误。

  “火皇,你多少号?”就在南宫煌刚刚入定之时,凌霄走过来问道。

  “八号,你呢?”南宫煌睁开双眼道。

  “九号,看来我们这一场是遇不上了。”凌霄略有些失望道,忽然发现南宫煌双目赤红、脸色有些疲惫的感觉,他连忙问道,“怎么?看你昨晚好像没休息好似地,伤势还很严重吗?”

  “不,没事了,谢谢!”南宫煌欣慰的笑了笑道。

  “不要见外,你我即将成为同门,如果遇到什么难处尽管告诉我!”凌霄拍了拍南宫煌的肩膀道。

  “好,我知道了。”南宫煌重重的点了点头,觉得凌霄此人真够意思,看着凌霄离去的背影他就纳闷了,为什么同是少主,而且人家还是高高在上诸仙阁的少主,可他就能这么的正人君子,但武成功和叶明辉等人怎的就那么不堪?

  凌霄径直走到主席台上对程峰三人说道:“接下来几场比赛中我不想和火皇碰到,帮我想想办法,让我尽量与他错开。”

  “哦?凌少不是一直想试探他的深浅吗?”程峰有些诧异地问道,宋雪玉和徐婷婷也好奇地看着他。

  “因为火皇身上的伤势并没有复原,我不想趁人之危。”凌霄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放心吧,保证给你办妥。”程峰打着包票道,他们三人作为监管当然容易做手脚。

  比赛在继续,能进入这三十六强的修者实力都不弱,相对来说对战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也较长,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才进行到第四场比赛,南宫煌起身上场,经过这一个时辰的修炼,不论是他的体能还是伤势都恢复了不少,甚至他还利用了一点时间仔细的琢磨了一番《幻影迷踪步》,让他更加的融会贯通。

  “有请七号选手潘涛与八号选手火皇上场比斗!”裁判林子轩大声叫道。

  酷`\匠8M网唯!¤一:~正7版,{其Jx他K都!f是7“盗h版EA

  “火皇出战了,火皇加油!”

  “火皇火皇我爱你……”

  那些粉丝一如既往的热情奔放。

  “也不知道火皇遭到重创之后还能否继续赢下去啊!”

  “遭到两记中品灵符攻击,多少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吧,我看他这场比赛悬了。”

  “也是啊,没看到他一出现便站在战台前闭目静修嘛,足足一个时辰呢,看来伤的不轻啊。”

  也有很大一部分对南宫煌并不怎么看好,少数关心南宫煌之人更是对他的身体非常担心,林月茹情不自禁的从主席台上站立而起、翘首以盼、俏脸满是关切之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