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鲁平川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异动,带着他那小组的人快速向此地赶去。

  “阴煞!小六子……”鲁平川看到一地的尸体、阴煞赫然在其中,顿时大惊失色、老脸煞白。

  “啊!一定要找到刘家那几个杂碎,将他们碎尸万段!”鲁平川愤怒的双目赤红,带着一群人向另外一处冲去。

  但是还未等他们冲出多远,便嗅到了血腥之味,鲁平川心中猛的一跳、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滞下来,加快步伐,几个闪身之后,他再度倒抽一口凉气,几乎是狂吼着冲了出去,抱着鲁平海的尸体泪水狂涌而出、仰天怒啸。

  “刘家,不灭你们,老子誓不为人,杀!”鲁平川咆哮而起放下鲁平海便疾驰而去。

  “快走,鲁平川那老狗找过来了,我们先绕过这个区域,向别的地方隐藏,现在还不是时候和鲁平川硬拼!”南宫煌叮嘱一声,带着两人快速向另一个方向远遁,虽然一路上也遇到一个落单的小队,但南宫煌并没有出手。

  再度潜行了三百多米,刘勇忽然叫道:“前面好像有动静!”

  “嗯,应该又是一个小队!”南宫煌道。

  “那我们怎么办?是杀是躲?”刘诗芸道。

  “杀!”南宫煌面色一沉,加快步伐冲了上去,此地距离鲁平川等人最少有几千米,即使造成巨大动静等鲁平川等人冲过来,他们早就解决了这个小组,所以根本不担心什么。

  “有人靠近,大家准备!”阳煞发现到异样,立即大喝一声,他的修为也足有聚气九层之境,警觉性非常之高。

  但是等他话音刚落,便看到一道金光激射而来,他脸色剧变,双腿猛一蹲地向一旁躲避开来。

  “唰唰唰……”没有去理睬阳煞,南宫煌顺势挺进,一连刺出五剑,虽然没有本身灵力支撑,但并不影响他施展逍遥剑诀的招式,只不过没那么强的威力而已,对付普通修者还是绰绰有余,立即干翻五名鲁家弟子。

  “杀!”刘勇和刘诗芸紧随而后。

  “剩下的交给你们,我去对付阳煞!”南宫煌一个折返趁着阳煞想要逃跑之际,闪身拦在他的面前。

  “灵器!”看到南宫煌手持灵剑,阳煞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南宫煌不用灵器他都不是对手,由不得他不恐惧。

  “小子,你我无冤无仇,犯不着这么赶尽杀绝吧?”阳煞也是机灵狡诈之辈,知道不是南宫煌的对手,开始想办法拖延时间。

  “我杀了你儿子,你说我们有没有仇?”南宫煌故意刺激一句,根本不跟他啰嗦,一剑便向阳煞刺去。

  “老子跟你拼啦!”果然,阳煞听南宫煌杀了他的儿子,顿时怒火中烧起来。

  “老子不仅杀了你儿子,你老婆阴煞也是死在我的手里!”但还未等阳煞愤怒出来,南宫煌接下来一句彻底将他惊怒而起,几乎是拼着损耗生命力为代价向南宫煌攻击过去。

  “啊!”阳煞面目狰狞,狂吼着发出最强攻击。

  但还是无法与南宫煌手持灵剑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相提并论,一剑不仅轻松化解他的攻势,而且还将他胳膊划伤,逼得他急退而去、避其锋芒。

  “死吧!”南宫煌怎会放过这等大好时机、秉着速战速决的想法顺势袭去,一连十多剑过后,逼得阳煞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啊!”又是一剑,阳煞惨叫一声,直接被南宫煌斩断右臂,他顺势一脚,将阳煞踹的飞出三四米远,身在空中便鲜血狂飙。

  “杀!”这个时候刘勇和刘诗芸已经解决掉其他几人,闪身落到阳煞面前。

  “不,不要……”被重创的阳煞瘫软在地,左半边身子完全残废、鲜血直流,但此时他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因为他看到了三位死神向他靠近。

  “你去死吧!”刘诗芸一双妙目充满了愤怒,举起长刀对着阳煞的脖颈便一刀砍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阳煞的头颅直接飞出两米多远,好像球似地滚落山间,脖颈处涌出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快走!鲁平川他们追来了!”南宫煌叮嘱一声,拉着娇躯颤抖不停的刘诗芸便向远处奔去。

  “走!”刘勇紧随而后。

  就这几分钟的时间,南宫煌三人已经解决了鲁家近三十人,如今鲁家还剩不足二十名武修者,盛家的大仇非常有希望得报!

  “啊……”看到又有九名鲁家高手惨死,赶过来的鲁平川愤怒地咆哮起来,“刘勇你这狗贼!有种的光明正大的跟老子对干,用这种暗中偷袭的下三滥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哈哈哈……”刘勇闻言顿时大笑起来,“鲁平川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对我们刘家用美人计、下毒等下三滥手段你又算什么英雄好汉,对付你这种禽兽我们就要和你来阴的,有种过来找老子啊!”

  山中回音很大,又有雷雨声交杂,即使是鲁平川这样的高手一时之间也无法准确定位说话的声音传自哪里,直气得他七窍生烟。

  “呀啊……”愤怒的一拳将身边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给打爆之后,鲁平川命令道,“所有人全部集合在一起,我们慢慢排查,即使将这山翻个底朝天也要将他们给揪出来,老子要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酷/^匠JF网Za正版Q首5(发

  “是!”众人急忙应答,一个个小心谨慎地跟着鲁平川开始查找起来。

  “老弟,他们不分开我们该怎么办?”刘勇急忙问道。

  “现在他们只有二十人不到,已经不足为惧,我们就先让他们在山中转悠几圈,到时心浮气躁之时,我们再亮出鲁芙蓉的坟墓,鲁平川等人肯定怒气攻心,那时我们再找机会直接冲杀出去,效果肯定不错!”南宫煌思忖一番答道。

  半个小时之后,鲁平川等人依旧没有找到南宫煌三人的踪影,朝阳镇附近的山区面积也颇广,而南宫煌身体经过改造之后比之鲁平川的感觉器官还要敏锐,鲁平川还未发现他们,南宫煌便先一步感觉到了,立即转移阵线,鲁平川想要找到南宫煌他们三人非常困难。

  “啊……”鲁平川越找越是愤怒,又是耗费一个多小时,此刻天上的雨水越来越大,雷电也是越来越密集,加之山中矿物灵石较多,经常性的有雷电直劈而下,惊得鲁家一干人等心惊胆寒。他们寻找的难度越发的巨大,在南宫煌等人刻意引导下来到一处小山谷中,发现了鲁芙蓉的坟墓。

  “芙蓉……”看到那新建的坟墓以及墓碑上印刻的“鲁芙蓉之墓”五个大字,鲁平川咆哮而起,双目充血,心如刀绞,一下子冲到墓前便要用手挖了起来。

  鲁平川一共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很小便送去鬼王岭修行,只有女儿一直待在身边,可以说这个女儿就是他的掌上明珠,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让鲁平川悲痛欲绝!

  “好机会,我们上!”南宫煌三人一直悄悄地跟在后面,逮到机会,一声令下带着刘勇叔侄便冲了出去。

  “杀!”刘勇和刘诗芸怒吼一声,跟在南宫煌身后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南宫煌一下子便冲到那十六个人群之中,只见他辗转腾挪,灵巧的身姿倏忽在左,倏忽在右,每一次灵剑闪过、就有一蓬血肉飞溅而出、惨叫响起、一个大汉痛苦倒地,即使对方有刀枪棍棒进行阻拦,也毫无用处,转眼间十八名武修者便躺倒六人,剩下的十二人吓得心惊胆寒、不住的尖叫着。

  “啊!又是你!”等到鲁平川反应过来,鲁家仅存的这十八名武修者只剩下十二人。

  “不错,正是小爷,今天定取你狗命为刘家被你残杀的三十多条性命报仇雪恨!”南宫煌单手提灵剑、正气凛然地喝道。

  “老子活剐了你!”鲁平川闻言怒发冲冠、咆哮一声,提起他手中的大关刀便向南宫煌攻击过来,那速度之快竟带动了道道残影。

  “你们退下!”南宫煌神色稍一凝重,不敢大意,急忙后退三步,将刘勇两人拦在身后,他以防自己与鲁平川战斗之际,对面十二人特别是鲁平原找刘勇两人的麻烦。

  南宫煌刚刚站稳身躯,眼前一花,鲁平川的大关刀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南宫煌急忙挥出灵剑奋力格挡。

  “当……”刀剑交接爆发出一声脆响,强大的灵力顺着刀身传了过来,南宫煌一连退出五步才站稳身躯,而鲁平川则是纹丝不动。

  “嗯?竟然也是灵器!”南宫煌脸色大变急忙严阵以待。

  “什么?灵器!”看到自己奋力一刀竟然没有结果掉南宫煌,鲁平川也是大吃一惊。

  “小心啊!”刘勇叔侄俩紧张至极,浑身微颤、手心冒汗、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刘家能否得报大仇就在此一举了。

  “哼!正是灵器,你等着受死吧!”南宫煌面色一凝,做出拼死一击的准备,如果鲁平川没有灵器傍身,南宫煌有绝对的信心解决掉他,可现在胜负还真难定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