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南宫煌这么年轻就拥有这等修为,其出身绝对不会普通,不说他是诸仙阁弟子,就是三大门派的弟子,他们一个小小的世家惹上这样的人物也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事情并未完全弄清楚之前,他是绝对不敢像以前那样轻举妄动!

  1◇看k正版/章节%j上/W酷》c匠@网4

  此时,鲁家一间大院中,一名白衣美貌少女正站在院中葡萄树旁,痴痴的看着天上那轮略有些模糊的弯月,玉手中拿着一块龙形玉佩,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

  “咦?芙蓉妹子,这么晚还没休息呢?”这时,一道男子的声音在院门口响起,接着毫无顾忌的大步走到少女面前,见她手中握着那块玉佩,男子眉头微微一皱,此人正是阴阳双煞的独子李浩刚。

  “正准备睡了,李公子也早些歇息吧!”少女看都没看男子一眼,快速收起玉佩转身便向屋内走去。

  “等等芙蓉!”李浩刚叫道,“你知道我做什么去了吗?”

  “李公子自有李公子该做的事情,我怎会知晓,再说我也不想知晓,时间不早了,芙蓉要睡了。”鲁芙蓉定了定,头都没回的答道。

  “也许我说出下面的话,你就不想睡了,想不想听?”李浩刚故意吊着胃口道。

  “你想说什么?”鲁芙蓉微微一怔、转过身来、秀眉微蹙看着李浩刚问道。

  “我刚刚去看我爹娘了,他们今天被人打伤,据说连你爹也受了伤,你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吗?”李浩刚道,“实话告诉你吧,昨天刘文义来找过你,不过却被我们抓了起来,然后刘家来人救他,还请了一名年轻高手,我爹娘还有你爹就是伤在那小子手上!”

  “你们抓了文义?那文义现在哪里?”原本冷静如水般的鲁芙蓉闻言也不淡定起来。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刘文义被刘家之人成功救走!”李浩刚双目中冷芒一放,冷冷的说道,“不过还有个坏消息,刘文义遭到我们的重创,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不!”鲁芙蓉大叫一声,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俏脸煞白,一把冲到李浩刚面前,抓着他的双臂愤怒的问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

  南宫煌跋山涉水顺利到达鲁家,轻车熟路的翻入鲁家大院逮到一名巡逻弟子问出鲁芙蓉的住处便径直向那潜去,以南宫煌的实力,鲁家虽守卫森严,但对他来说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很快便来到鲁芙蓉别院外围,远远的便看到一名美丽女子和一名俊朗高大男子拉拉扯扯,南宫煌暗骂一句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偷情真他娘的不要脸,紧接着便快速向两人靠近。

  “什么人?”不得不说李浩刚还挺警觉,就在南宫煌距离别院大门不足五米远之时,李浩刚察觉到异样,连忙转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要你命的人!”南宫煌低喝一声,全力加速,眨眼间便来到李浩刚面前。

  “啊!”李浩刚仅来得及条件放射性的出拳反击,下一刻他便感到自己这一拳就好像击打在金刚石上似地,紧接着一股无以伦比的巨力锤在自己的胸口,他连闷哼一声都未来得及发出便倒地昏死过去。

  “啊?”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南宫煌出现到李浩刚被一拳击晕最多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纵然鲁芙蓉想要尖叫都来不及,连李浩刚这位聚气六层的高手都不是对方一招之敌,更何况是她了,闷哼一声便步入李浩刚的后尘。

  “正好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都带回去祭奠文义,哼!”南宫煌一手提着一人,就好像抓小鸡似地快速向鲁家外奔去。

  一路上偶尔会遭遇巡逻弟子,南宫煌能避则避,无法躲避直接击晕了事,很是顺风顺水的离开鲁家返回山中。

  等南宫煌回到山里天色已经快亮,刘勇早已回来,正和刘诗芸两人在刘文义墓碑前焦急的等候着。

  “火皇大哥!”

  “火皇老弟!”

  刘勇和刘诗芸感到动静一骨碌爬了起来,看到南宫煌提着一男一女走来顿时惊喜不已。

  南宫煌随手将两人仍在地上,问道:“这女人是不是鲁芙蓉?”

  “是,就是她,她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刘诗芸咬牙切齿地答道。

  “这男子是谁?”刘勇有些诧异地问道。

  “我前去寻找这女人之时,看到她和这男子亲亲我我,想必就是鲁芙蓉的新欢吧,所以顺手带了过来,现在交给你们处置!”南宫煌答道。

  “鲁芙蓉这个贱人!”刘诗芸愤恨的骂道。

  “我来弄醒他们,哼!”刘勇弄了些冰水,将刘诗芸和李浩刚给浇醒过来。

  “啊?怎,怎么会是你们?”鲁芙蓉睁开双眼,看到刘勇叔侄俩顿时吓的花容失色,急忙蜷缩着娇躯瑟瑟发抖。

  “这,这是哪里?你,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李浩刚也甚是惊恐地叫了起来,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为什么要抓你,你心知肚明!”刘勇一脚将李浩刚踹倒在地,对着鲁芙蓉冷喝道,“贱人,这人是谁?”

  “他,他是我爹朋友的儿,儿子。”鲁芙蓉缩了缩,战战兢兢地答道,此刻的她再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有的只是惊慌失措,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爹朋友的儿子?什么朋友?”刘勇眉头一皱,暗呼,难道方卓贤又请来什么高手不成。

  “就,就是阴阳双煞。”刘诗芸如实答道。

  “原来是他们!怪不得看这小子有些眼熟,哼!”刘勇焕然大悟,顿时火上浇油!

  “啪……”一声脆响,刘诗芸流着眼泪一掌扇了过去,娇喝道,“你这贱人,枉费我哥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和这个衣冠禽兽狼狈为奸,还串通你们鲁家对我们刘家赶尽杀绝,你们简直该千刀万剐!”

  “不,不要啊,这都不管我的事情,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李浩刚闻言大惊失色地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