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但是这一脚并没有南宫煌想想中的美好,就好像踢到钢柱上似地,一股无以伦比的巨大力量反弹开来,将他直接弹飞出去,不过南宫煌也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之辈,一个侧手翻站住了身体,向后退了两步、立即严阵以待起来。

  “鲁平川你这禽兽!”刘勇缓和过来,看着眼前男子愤怒的狂吼起来,就要奋不顾身的冲杀过去,被南宫煌一把拉住。

  来人正是鲁家家主鲁平川,修为足有化灵期一层之境,十分不俗。

  “哼!”鲁平川闻言不屑地瞥了刘勇一眼,接着将目光定格在南宫煌身上仔细打量一番冷冷地问道,“小子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插手鲁刘两家之事!?”

  “小爷就是看不惯你们鲁家的所作所为,你待怎地!?”南宫煌回答一句,接着拉住刘勇低声道,“叔,形势不妙,找机会脱身!”

  “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房,不识抬举!”鲁平川双目冷芒一闪而逝,大喝一声,眨眼间便出现在南宫煌面前,一掌便向他劈了过来。

  “快走!”南宫煌猛的推了刘勇一把,紧接着将全身劲力全部凝聚到右拳之上,肩井穴内瞬间灌满灵力,雷霆一击再这一刻再也毫无保留的施展开来。

  “轰!”两人拳掌相拼顿时电光四射、爆发出好像爆弹爆炸般的巨响。

  紧接着两人一触即分,皆向后倒飞出去,鲁平川因为太过大意,直到手掌接触到南宫煌拳头之际才发现不对,但为时已晚,直接被南宫煌这招接近化灵期一层之境的攻击击打的口吐鲜血、胸口闷痛,不过南宫煌也并不好过、脸色煞白、灵力和体能都几乎耗尽。

  “草!那小子莫非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吗?竟然突破到化灵期一层之境!”鲁平川震惊的无以复加。

  “走!”落地之后,南宫煌毫不犹豫拉着还在一旁愤愤不平的刘勇手臂向深山跑去。

  “追!”那三名护卫先是震惊的无以复加,但还是想在家主面前表现一番。

  “追个屁,就你们几个还不够人家一拳的,回来!”鲁平川愤恨的骂了一句道,“快点看看阴阳双煞的伤势,那小子等会再收拾!”

  “是,家主!”那三人连忙答道。

  其实鲁平川并不害怕南宫煌这样的对手,他是担心南宫煌背后的势力,一个如此年轻之人修为就已经达到这等境地,这让鲁平川有些担忧起来,害怕南宫煌的来历不俗,万一是齐云山三大门派甚至是诸仙阁之人,那他要是不小心惹了这样的人可真是得不偿失,由不得他不谨慎行事。

  鲁平川在这里苦恼南宫煌的强大之时,南宫煌已经伏在刘勇的背上昏昏沉沉到了深山,一直等到与刘诗芸兄妹俩汇合之后,南宫煌才略微有些清醒,刚刚这一战,特别是最后拼命的那一招,让南宫煌也受了些创伤。

  “火皇您在这里疗伤,我去看看文义。”刘勇将南宫煌放到平地上,恭敬地说了一句,接着便向刘诗芸兄妹俩跑去,如今亲眼看到南宫煌拥有能与鲁平川相抗衡的实力,刘勇充满了希望,同时对南宫煌也更加的敬畏起来。

  南宫煌缓缓地点了点头,闭目疗伤恢复体能,此时他精疲力竭,也无暇顾及其他。

  “诗芸,你哥哥情况如何?”刘勇走过来十分紧张地问道。

  c酷匠G网(首pA发p

  “二叔,呜呜……”看到刘勇出现,刘诗芸悲凉地叫一声,泪水如同决堤的河水狂涌而出,一把扑到刘勇的面前,就好像落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草似地,用那颤抖的声音悲惨的叫道,“二叔快点救救我哥吧,我哥他快不行了……”

  “什么?”刘勇闻言心中咯哒一下,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急忙跪倒在刘文义身旁,一边用那颤抖的双手给刘文义检查身子,一边安慰刘诗芸道,“不要着急,我来看看!”

  刘勇探出内劲紧张而又快速地在刘文义体内游走一圈,顿时脸色剧变,根据他的探查发现,刘文义体内的奇经八脉全部断裂、丹田被毁早已成为一个废人,现在刘文义仅有的只是十分微弱的心跳和呼吸,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鲁家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刘勇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一拳砸向旁边的大石上、愤怒的无以复加。

  “叔,我哥他,他怎么样了?”刘诗芸其实早就探查出来刘文义的身体状况,但她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觉得这肯定是个噩梦,他要从刘勇口中得到证实。

  “你哥他……”刘勇深吸口气,闭上双目,纵使以他如此铮铮烈汉现在也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远处正在恢复体能的南宫煌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也着实不是滋味,尽管他没有亲手为刘文义探查,但是从他将刘文义救下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刘文义的生机渐无,几乎没有多少生还希望。

  暗自摇了摇头,南宫煌睁开双眼,强撑着受伤力竭的身体,走到两人身旁,坐在刘文义头顶处,伸出一指点在刘文义的天灵处,刚刚恢复起来的一丝气力也因为这一指彻底消散,难受的南宫煌差点昏了过去。

  只见刘文义缓缓睁开双眼,看到这样一幕,原本伤心欲绝的刘勇两人顿时惊喜至极,他们以为南宫煌这么简单的一指救活了刘文义,激动的无以复加,他们对南宫煌的崇拜已经达到盲目的境地了。

  可是还未等两人从惊喜中反应过来,南宫煌叹息一声说道:“时间不多,有什么话就抓紧时间说吧,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些,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了……”

  南宫煌对于人脑的结构那是了解的非常透彻,他刚刚只是利用灵力刺激脑细胞,让人达到回光返照的效果,但这个效果一旦消失,人便会立即死去。

  “啊?”两人闻言原本一张激动的脸上顿时阴沉下来,痛苦至极。

  “哥……”

  “文义……”两人齐声痛哭起来。

  “叔,叔……”

  “小,小妹……”

  刘文义听到喊声,艰难地从口中吐出几个字眼,勉强想让自己面部上带点笑意,但此时的他连睁开眼皮都十分艰难,又哪里能做那么多动作。

  “哥你别说了,你好好休息,你一定能好起来的,呜呜……”刘诗芸惨痛地哭喊着。

  南宫煌看到这样一幕,纵使以他那坚强至极的雄心,此时也是酸痛不已,转过身去,抹了一把眼泪,背对着三人默默不语。

  “我,我一定要说,否,否则,就,就没机会了……”刘文义艰难地说道,“鲁,鲁家太,太强大,你们,不要,不要为我,为我报仇,你们走,走……”

  话还未说完,刘文义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双眼往上一翻,头一歪便彻底死去。

  “哥……”

  “文义……”

  刘诗芸和刘勇两人悲愤地惨叫一声,啸声直冲云霄,仿佛要将心中的惨痛传至天际一般。

  “哎……”听到这样的声音,南宫煌心中也是难受至极,但现在他也知道无论说什么安慰的话语也没有任何用处,只能陪着他们默默地流着泪水。

  直到天黑之后,刘勇和刘诗芸两人才渐渐停止了哭泣,但整个空间沉静的却让人无比的压抑。

  “哎……”暗叹一声,此时南宫煌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体能也完全恢复过来,他看了两人一眼,安慰道,“还是让文义兄弟早日入土为安吧,大叔你和诗芸节哀顺变!”

  “火皇说的很对,诗芸我们还是先让文义入土为安吧。”刘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十分不舍地看了刘文义一眼道。

  “哥……”原本已经停止哭泣的刘诗芸闻言再度忍不住泪流满面起来。

  南宫煌摇了摇头,不忍再看下去,走到远处寻找树木做棺木和墓碑。

  五个小时之后,此时已是深夜,南宫煌三人跪倒在刚刚为刘文义建立起来的墓碑之前哀悼着。

  “这个仇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报!”刘诗芸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仿佛在对刘文义的墓碑发誓一般,充满了坚决。

  “鲁家必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刘勇附和道,两人有种视死如归的决心,原本好好的一个刘家现在却被鲁家搞的家破人亡,只剩下他们两人,是谁也无法忍受。

  南宫煌看了两人一眼,暗自摇头,鲁家实力强大,其家主更是化灵期境界的高手,而且现在又有了防备,单凭他们俩去报仇简直和送死无异。

  不过事到如今南宫煌多少也肯定了自己此次考验应该与刘鲁两家有关,只不过考验的结果究竟是什么,他还不得而知,唯一能做的就是凭着自己本心去做。

  “火皇大哥!”刘诗芸突然转身对着南宫煌跪拜起来。

  “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南宫煌急忙扶起刘诗芸问道。

  “火皇!”刘勇紧跟着跪了下来,道,“这一跪你绝对承受的起,要不是你多番相助,估计我们三人早就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