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师兄弟师姐妹……”左子鑫神色黯然、泪流满面、十分痛苦地答道,“他,他们全都死了……”

  “什么?”

  “怎么可能!”

  六人闻言脸色齐刷刷的剧变,皆倒抽一口凉气,林子轩更是不顾左子鑫的伤势,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几乎是狂吼而出:“怎么可能都死了?月茹呢?”

  “林长老你冷静点。”萧武阳连忙松开林子轩的手,虽然他此刻也被左子鑫的话语震惊的身子发颤、心跳加速,但勉强还能把持住,连忙追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说!”

  “都是南宫煌那畜生!”左子鑫双拳紧握、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说道,“南宫煌果真是鬼王岭的奸细,吴师兄根本没有冤枉他,而且他的修为也彻底恢复,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可能吧!”萧武阳和陈清风对视一眼,陈清风老脸铁青,大声叫道,“绝不可能!我和掌门亲自探查过,他体内没有丝毫的内劲,修为怎会恢复?!”

  “就是,他根本没有修为啊!”萧武阳附和道,其他人也都齐刷刷地看着左子鑫,场面变得极为紧张压抑。

  “也,也许他身上有什么灵器或者灵丹之类的东西,可以暂时隐藏内劲,总之他的修为确实还要在我之上,我的手臂就是被他所废,这一点我会欺骗你们吗?”左子鑫据理力争道。

  “就算南宫煌修为恢复,可是凭他一人之力能将你们所有人都击杀吗?”刘素华问道。

  “当然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左子鑫捏造事实道,“这一次前往灵兽森林的弟子皆是我们青玉门最有潜力之人,南宫煌私下勾结鬼王岭,于是鬼王岭派遣了一批高手,联合灵兽森林中的灵兽打算将我们彻底灭杀,我拼死抵抗,牺牲了一条胳膊才侥幸逃脱,其他弟子……”

  “啊?怎么会这样!”萧武阳大惊失色,暗道自己实在太过大意,没有考虑周全,不应该让这群孩子去那地方冒险,此刻他是无比痛心和自责。

  “鬼王岭,这群混蛋!”其他长老也都爆发雷霆大怒,左子鑫说的有模有样,六人几乎是毫不怀疑。

  “掌门,我现在就去灵兽森林看看!”林子轩担忧林月茹的安危,转身便走。

  “我也去!”陈清风还是无法相信左子鑫所说,所以紧随而后。

  “霍钟长老劳烦你也跟去,如果真是南宫煌所为,一定要将其捉拿回来!”萧武阳下令道,他害怕林子轩一个人应付不了陈清风。

  “是,掌门!”霍钟连忙跟了出去。

  “哎,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青玉门可真是流年不利啊!”张浩看着心爱的徒弟,心中也很不好受,可以说左子鑫是他这么多年来遇到最有天赋的弟子,可没想到竟遭遇此等大难。

  “师傅,难道门内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吗?”左子鑫闻言有些诧异地问道。

  “是啊,非常大的大事!”张浩满面愁容地答道,“就在四天前,落仙谷谷主武战来我们青玉门询问他儿子武成功追女进展,我们本以为武成功早就离开了青玉门,可武战说他根本没回去,于是便在附近山中搜寻,两天前我们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洼处找到了他的尸体。”

  “啊?武成功死了?怎么死的?”左子鑫大吃一惊,想到那天晚上武成功还和他有一笔交易,之后就怎么也找不到他,他一直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竟然已经死了。

  “和吴志远自相残杀而死!”一旁的刘素华摇头叹息答道。

  “什么?和,和吴师兄?怎么会这样?他们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左子鑫越发的不解起来。

  “我们也不得而知,当时只在吴志远身上发现了很多武成功身上的物品,我们初步怀疑是吴志远偷盗武成功东西,被武成功发现,两人一直追逐到后山拼斗起来,结果同归于尽。”萧武阳道。

  “吴师兄会傻到偷一个贵客的东西吗?”左子鑫沉思道,“我怀疑是有人栽赃嫁祸,吴志远和南宫煌有深仇大恨,我怀疑是他杀了吴志远,然后又杀了武成功,再做成他们俩自相残杀的样子!”

  “无凭无据休要胡言乱语!”张浩道。

  “不过子鑫说的也有些道理啊,假若我们将罪责推到南宫煌身上,现在南宫煌又背叛了我们青玉门成为鬼王岭之人,这样的话我们和落仙谷的关系就不会闹的那么僵,或许还有转机、可以借着落仙谷的力量灭了鬼王岭!”刘素华灵机一动道。

  “嗯!”萧武阳点了点头道,“武成功不仅死在我们青玉门,而且还死在我们门派弟子手中,这个罪责确实难以推脱,可是假如真是南宫煌这个叛徒所为,我们说不定还真有与落仙谷和好的转机!”

  “那我们就等三位长老带南宫煌回来再说吧。”张浩道。

  “如果真像子鑫说的那样,我怕南宫煌已经回到鬼王岭了。”萧武阳面色一沉下令道,“劳烦两位长老立即动身前往鬼王岭,暗地里探查,如果南宫煌真在鬼王岭,想尽一切办法将他抓回来!”

  “是!”刘素华和张浩立即向外走去。

  “子鑫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萧武阳疼惜地看着左子鑫道,如今青玉门三十二名最有天赋的年轻弟子仅剩这一株独苗,他实在不想再遭受任何打击了。

  “谢谢掌门,我会的。”左子鑫感激道。

  ……

  此刻南宫煌经过一天一夜的调养,伤势终于稳定下来,但要想完全复原,即使以他如此强悍的身躯没有几天工夫也休想,毕竟那一刀直插丹田之内造成了内伤,不容易好清。

  经萧紫玉等人商议过后,便打算派人将南宫煌送回门派进行调养,虽然南宫煌还是有些不愿这么早回去,但看到自己的伤势以及林月茹等人对自己心疼的模样,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最◇新O章节.上$酷√F匠网=^

  于是翌日清晨,林月茹便陪着南宫煌一同向青玉门赶去,因为还差一些灵物,所以萧紫玉带着剩下的弟子继续寻找。

  中午时分,就在南宫煌和林月茹这对小情侣一路嘻嘻哈哈好像游山玩水般的赶路之时,远处突然传来马蹄之声,两人抬头看去,隐隐约约看到一群人向这边疾驰而来。

  “嗯?好像是罗刹峰的人,快躲起来!”南宫煌脸色大变,拉着林月茹的玉手便向旁边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