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听我说完!”南宫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颓然道,“反正待会我刺入丹田就算不死也会被你所杀,你不必再畏惧我,但是他们三个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你放他们走,现在就走!”

  “没门!”左子鑫吼道。

  “你刚刚不是说只要杀我一人,不会动他们吗?”南宫煌冷喝道,“如果你真是这样,我宁愿牺牲月茹,大不了我到时将你碎尸万段之后再下去向月茹赔罪,但你想要我牺牲他们三人,我绝不同意!”

  “南宫师弟……”秦大山三人真是感动的无以复加,差点都要哭出来一样,真想不到以前一直被自己等人讽刺嘲笑的废物竟如此的维护他们,而那个一直被他们追捧呵护的左子鑫却真如同禽兽一般。

  “不!”想到这里秦大山狂吼一声,“南宫师弟,我们要死一起死!”

  “对,我们决不会扔下你和林师妹不管的!”杜五征和苏敏附和道。

  南宫煌看着三人那坚定的目光也很欣慰,但此时他如果不将三人赶走,他们还真可能会非常危险,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百分百保证自残后还是左子鑫的对手,于是狂吼一声:“滚啊,我们不需要你们可怜,滚!”

  “我,我们不是可怜你,你……”三人被南宫煌这么一吼都吓得面色苍白、苏敏更是差点瘫软在地。

  “还不走?想看我死在左子鑫面前是吧,滚啊!”南宫煌愤怒的推着三人。

  左子鑫眯着眼睛并没有阻止,南宫煌越是如此,就越代表他对自己不自信,现在左子鑫最畏惧的是南宫煌,所以他想只要将南宫煌除去,其他三人根本不足为惧,所以便放任他这么做。

  “我们走!”秦大山猛一咬牙,一手拉着一人向远处跑去。

  “南宫师弟!”苏敏和杜五征还有些不忍,他们怎会看不出来南宫煌这是为他们好才说的侮辱话语,只不过秦大山想的更远,他觉得可能是南宫煌害怕自己等人留在此地待会他不好全力而为,防止又出现左子鑫挟持人质之事,他必须尽快寻找萧紫玉等人援助。

  “好啦,他们已经走远了,你也该动手了吧?”左子鑫勒紧林月茹恐吓道。

  “左子鑫,希望你说话算话,待会我死后放过月茹!”南宫煌深吸口气,右手拿着匕首猛的向小腹上刺去。

  “哧!”

  “嗯?”

  匕首那尖锐的刀尖始一碰触自己的皮肤就好像刺到钢铁上似地,竟然仅仅只刺入一点表皮,然后彻底被自己那金刚石般的肌肉给阻止,再也分毫不进。

  “草,用点力啊,你耍老子是吧?”左子鑫见状顿时不悦的怒吼道。

  “小爷又没自杀过,怎知需要多大气力,靠!”南宫煌愤恨的回瞪了左子鑫一眼,同时也暗自吃惊自己的体魄竟强悍如斯,怪不得抗击打能力如此变态。

  “最好别跟老子耍什么花招,否则老子会让林月茹死的很惨!”左子鑫眯着眼睛冷喝道。

  “哼!”南宫煌没有继续啰嗦,他知道这次少不了要挨上一刀,所以他也想尽快结束,好尽早救出林月茹。

  于是南宫煌这次双手握住匕首,高高举起、低喝一声,这一回足足使出了六鼎的力量,但即使如此,那锋利的匕首也仅仅没入了三分之一,堪堪刺入丹田之内,疼得南宫煌惨叫一声,瘫软在地,不过这其中最少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以他如今坚韧的意志力这点伤势根本算不了什么。

  “哈哈,成功啦!”左子鑫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看到南宫煌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小腹上直直的插着那柄匕首,鲜血从伤口出汩汩的流淌着,顿时激动不已。

  “拔出来,将匕首扔给我!”左子鑫还是不放心道。

  “拿去!”南宫煌猛一咬牙,假装十分吃力的拔出匕首,随手扔给左子鑫,但因为力气不够,只落到左子鑫的腿边。

  在南宫煌拔出匕首的那一瞬间,伤口的鲜血犹如喷泉似地,狂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南宫煌的衣服。

  “哈哈,这回你还不死!”左子鑫顺手将林月茹推到一旁,飞起一脚踹向南宫煌的腰腹部位,原本南宫煌可以轻易躲避,但为了诱敌深入还是假装没有抵抗能力的样子,被左子鑫一脚踹飞三米多远,在地上又滚了三四米哀嚎连连。

  “哈哈,没有内劲了吧?拽不起来了吧?”左子鑫笑得前俯后仰,不急不缓地向南宫煌走来,一边走一边狂笑道,“南宫煌你这蠢货,注定要被老子一辈子踩在脚下,你以为你自杀了老子就真的会放过林月茹吗?你真是太愚蠢了!”

  “你!”南宫煌一手捂着小腹,一边怒目而视。

  “嘤咛……”这个时候林月茹堪堪醒来,浑身发软的好像被人抽去了骨头似地,勉强睁开双眼正好看到南宫煌躺倒在地,左子鑫向他走去,林月茹急忙拼尽全力娇喝道,“左子鑫你这禽兽不要伤害南宫哥哥!”

  “咦,没想到你这小妮子竟然醒了,那正好,老子先当着你的面前杀了你心爱的南宫煌,然后再当着他的尸体面强暴你,干死你,哈哈!”左子鑫略微有些诧异地转头狂笑道。

  但就在这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激得左子鑫浑身汗毛瞬间乍起、脸色剧变,下意识的向后急退,同时奋力出拳攻击。

  更j-新最v$快:上p,酷匠IO网

  “轰!”一声巨响,伴随着骨裂和惨叫之声发出,南宫煌突然袭来,这种难得的机会他怎会放过,雷霆一击顺势施展开来全力而为,一拳便将左子鑫轰飞四五米远,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右臂就好像被磨面机绞了似地直接碎裂了一大半。

  “啊……”左子鑫滚落在地左手抱着碎裂的右臂疼得他在地上翻身打滚。

  “怎,怎么可能!?”左子鑫震惊失色,简直不敢想象,明明丹田被毁竟然还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攻击,此时他的脑袋都无法转动了,瞠目结舌地看着南宫煌就好像见鬼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