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师,常衡愿意用我的小命来救可儿,请大师施以援手,无论什么条件,常衡都愿意,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常衡诚恳的说道。

  “好啦,好啦,搞的我好像是魔鬼似地,要你的小命换她的命作甚!?”南宫煌翻了翻白眼道,“救这姑娘不难,难的是她被救醒之后知道了自己惨痛的遭遇,我觉得她会万念俱灰、到那时估计生不如死。”

  “啊?”

  “大师……”

  四人吓得不知所措,不过细细琢磨,觉得南宫煌说的非常有道理,女人的名节何等重要,不说被那么恶心的畜生糟蹋,就是被一个人侮辱了也都有不想活下去的念头。

  “大师您有好的办法吗?”常衡痛心疾首的问道。

  “办法是有的。”南宫煌快速思忖一番道,“不过我需要问你,你是否真心爱那个姑娘?”

  “常大哥当然是真心爱可儿的,否则也不会明知可儿身处险境,多番舍生忘死的去救她了。”常芳答道。

  “我没问你!”南宫煌瞪了常芳一眼,顿时吓得她花容失色、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常衡绝对真心,天地可鉴、日月可照!”常衡信誓旦旦道。

  “好,那我再问你,如今那姑娘已经破了身子,而且还是被一个畜生糟蹋了,你会嫌弃她吗?”南宫煌再度问道。

  “绝对不会,可儿之所以会被那畜生糟蹋都是我的过错,都怪我无能,我怎么会嫌弃她?!”常衡双目赤红、紧紧握着拳头道。

  “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心的,那就好办了。”南宫煌点了点头,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证了一场真爱。

  “真心,绝对真心,我可以对天发誓!”常衡激动道。

  “好啦,好啦,看得出你是真心的。”南宫煌道,“我是这么打算的,我身上有一种灵丹,可以让她忘记过往一切爱恨情仇,也就是说等她醒来之后,她会忘记刚刚所经历的那番非人的痛苦。”

  “那真是太好啦!”常衡四人相视一眼,顿时欣喜不已。

  “但你们别高兴的太早。”南宫煌继续道,“她不仅仅会忘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包括以前的所有事情都会忘记,当然也包括你们以及常衡你和她之间的爱情!”

  “这……”四人皆有些傻了眼。

  “不瞒你们说,其实我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我最心爱的女人被人喂了这种灵丹,忘记了一切,但我最后还是拼着真爱感化了她,让她重新爱上自己,相信你一样可以的。”南宫煌道。

  “对,我可以的!”常衡顿时信心百倍,相比让林可儿每天活在痛苦的阴影中生不如死,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请大师赐灵丹,我常衡对天发誓,一定好好照顾林可儿,今生不负,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常衡发誓道。

  “好!”南宫煌欣赏的点了点头,接着走到林可儿身边,先是替她治疗身上的创伤,然后和苏婉清沟通,找她要了一颗无忧丹,自从苏婉清和凌浩然结为连理之后,她对南宫煌那是感激涕零,所以南宫煌的要求她都是有求必应。

  一个多时辰之后……

  “醒啦、醒啦,可儿醒啦……”

  “大师真是妙手回春啊!”

  “多谢大师……”

  四人对南宫煌再度感激涕零起来,特别是常衡都要给南宫煌再跪一个了。

  “我,我这是在哪里?”林可儿缓缓睁开双眼,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撑地想要坐起来,秀眉紧蹙的打量了下周围,诧异的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南宫煌对四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要乱说话,接着道:“我们是你的朋友,这位才是你最亲最爱之人,你的丈夫。”

  “我的丈夫?”林可儿闻言俏脸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常衡,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先前遭受重创,失去了记忆。”南宫煌道。

  “是是,可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常衡紧张的问道。

  “我,我很好呀,就是有些疲倦。”林可儿答道。

  “那真是太好了。”常衡等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对南宫煌真是感激的无以复加。

  “好了,皆大欢喜。”南宫煌道,“你们最好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幻魔森林对你们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常衡等人相视一眼,这句话他们先前也对南宫煌说过,现在听起来感觉真是无比的汗颜。

  “大师,我们这就离开此地。”常衡道,“大师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做,尽管吩咐!”

  “是啊大师!”

  “其实先前我们欺骗了大师,我们并不是同一个门派弟子,我们实际上是四个散修。”

  常亮等人不好意思道。

  “我早就根据你们的灵力功法察觉到了,这点你们勿需自责,出门在外留个心眼是好的。”南宫煌道,“你们来幻魔森林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不怕大师您笑话,我们四个得罪了一个强大的势力,是被他们追杀逃亡来此的。”常衡答道。

  “哦?你们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们现在离开幻魔森林就可能继续被那股势力追杀?”南宫煌问道。

  “嗯,他们肯定还在这附近守株待兔。”常瑶答道。

  “那你们愿意跟着我吗?”南宫煌道。

  “求之不得!”

  “我们愿意为大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四人连忙跪倒在地,常衡将林可儿也拉着跪了下来。

  “起来吧!”南宫煌道,“先不要说的那么死,我告诉你们我的真正身份之后,你们再做决定吧。”

  “真正身份?”四人诧异的问道。

  “听过南宫煌吗?”南宫煌道,“其实我并不叫轩辕,我的真名是南宫煌,齐云山的南宫煌!”

  “啊?”

  “南宫煌!”

  四人大吃一惊,显然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看你们的样子对我这个名字应该有所耳闻了?”南宫煌淡然一笑道。

  “原来您就是如今响彻我们光武大陆的南宫大师,真是失敬了!”常衡激动道。

  “传闻说南宫大师十恶不赦、杀人如麻,我看那都是胡扯!”

  “那群混蛋肯定是觊觎大师您的实力和佛宗宝库地图,所以故意诬陷大师的!”

  “今日有幸见到大师真身,真是我等荣幸啊!”

  四人由衷的说道。

  “你们太会说话了。”南宫煌问道,“那现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们还愿意跟着我吗?”

  “愿意!”

  “当然愿意!”

  T酷√匠网唯一正rq版,其v他}/都是、盗({版u

  “能跟着南宫大师是我等福分!”

  常衡四人毫不犹豫的答道,比刚刚显得更加的激动起来。

  “你们就不害怕与整个天下的修者为敌?”南宫煌试探性的问道。

  “不怕!”

  “日后我们的主人就是南宫大师,谁与南宫大师为敌,就是我们的敌人!”

  “不错,请大师收留我们!”

  四人真诚的说道。

  “哈哈哈,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你们!”南宫煌道。

  “多谢大师!”

  “谢谢大师,我们终于有了依靠啦!”

  四人激动至极,只有林可儿眨巴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好啦,你们先进入我的法宝空间疗伤休息,等我忙完事情之后再放你们出来。”南宫煌道。

  “法宝空间?”四人闻言皆面面相觑很是诧异,但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只感到身子一晃,眼前的场景立即转变,这让他们震惊失色,皆惊呼南宫煌的强大。

  小憩了片刻,天色渐亮,南宫煌将林月茹一行人唤了出来,让他们也感受下幻魔森林的气氛。

  畅聊了一番,南宫煌带着一行人进入幻魔森林,尽管这里凶险异常,但南宫煌觉得还能应付,也正好让林月茹等人多增长一些见识。

  由紫璃和南宫煌两位精神力大高手在此,能够很远便探查周遭动向,轻易觉察出周围的危险,可以很容易趋吉避凶,偶尔遇到几头实力不错的灵兽,南宫煌都是将它们收入炼妖壶内以防日后用的到,一行人按照地图上的指示顺顺利利来到幻魔峰脚下。

  “地图显示,佛宗宝库所在就是这幻魔峰的某一处。”敖芸拿着地图道。

  “这幻魔峰感觉好诡异呀。”黎艳秀眉微蹙道,“远远的看着好像一头魔狼啸月。”

  “咦?不说还真有些像啊!”林月茹等人附和道。

  “风老爷子,你说这幻魔峰上去了就再也下不来?”南宫煌凝神问道。

  “不错,据记载进入幻魔峰的修者都是一去不返!”风太渊道,“至于原因不详。”

  “上次在天风谷也是如此,但那里是因为神器炼妖神壶的原因,难道这里也有什么强大的神器?”南宫煌道。

  “这个就无人得知了。”凌浩然等人皆是摇头道。

  “嗯,在这里猜测也没啥用,不如就让我上去探查一番吧!”盖庆宗跃跃欲试道。

  “不,要探查也是我去!”南宫煌连忙道,“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看看就回来!”

  “要去一起去!”林月茹等女顿时叫道。

  “是啊南宫大师,我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风太渊附和道。

  “未知的凶险人去的越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南宫煌道,“如果连我都一去不返的话,那你们即使跟着也无济于事,在这里等着我吧,没事的,我有信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