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奇迹一击

  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南宫煌仅仅来得及将全身力量凝聚到拳头之上爆发出去,两人拳掌再度碰撞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意外,南宫煌再度倒跌出去,只不过这次有了全身心的准备,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次那么狼狈。

  “好小子!”孙博瞳孔骤然一缩,一连急退两步,体内的气息也开始翻腾起来,显然经过多手强大的战技攻击,他也有些不好受。

  “哼!再来!”南宫煌一个鲢鱼翻身潇洒的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口角的鲜血,就好像没事人似地,再度闪身向孙博袭去,“死吧,呀!”

  孙博暗自震惊,想不到南宫煌的内劲竟如此精纯,一连施展三四次战技,按理来说内劲消耗应该十分巨大,以他聚气七层的修为都有种无以维系的感觉,可不想南宫煌竟然还有内劲发出这么凌厉的攻击。

  殊不知南宫煌这哪里是什么内劲,完全是纯粹的身体力量,也只有类似南宫煌这样体魄经过灵力不断淬炼洗礼之人,才能在多番遭受重击之下还可以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

  “老子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孙博并不知道这些,他还以为南宫煌在死撑,他当然不甘示弱,不过孙博并不敢胡乱消耗内劲,面对南宫煌的攻击他只以入门级战技雷鸣掌硬抗上去。

  再度以巅峰力量对抗孙博的雷鸣掌,这一次虽然还是南宫煌占据绝对的弱势,但比前几次却要好的太多。

  “哼!”这一击过后,南宫煌双目精芒一放,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再来!”南宫煌趁热打铁,又是一个箭步全力袭去。

  “还有内劲!”孙博呼吸一滞,让他简直不可思议,根据接触的力量显示,他以为南宫煌使用的皆是初级战技,而且南宫煌已经受了重伤的样子,怎么可能还能施展这样强大的战技?即使以他这位聚气七层的高手来说,连续多次施展战技也是极度消耗内劲的。

  不容孙博多想,无奈之下只好再度以力对抗,还是入门级战技雷鸣掌硬抗上去。

  但是这一手南宫煌不仅在气势上完全压制了孙博,而且一招过后仅退了六步,然而孙博却也急退四步、身体剧烈摇晃一下才站稳身躯,老脸瞬间煞白,两人的战斗力已经无限接近。

  “死吧!”根本不给孙博任何喘息的机会,南宫煌再度全力来袭。

  “靠,这小子疯了!”孙博大吃一惊,面对南宫煌如附骨之疽般的攻击,他终于害怕起来,第一次主动躲避南宫煌的攻击,施展身法向远处跑去,一边奔跑,还一边偷偷的往口中塞了一颗灵丹。

  “哪里逃!”南宫煌以为孙博想逃,连忙追逐上去。

  “哈哈,小子你去死吧!”可是还没追多远,孙博忽然一个折返,双脚猛然踏中前方一棵粗壮树干,他的最强战技落天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南宫煌袭去。

  “什么?”南宫煌见状脸色大变,低喝一声,双拳奋力击出。

  “轰!”

  巨响过后,南宫煌惨叫一声向后跌飞四米多远,撞到一棵大树摔倒在地,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

  “草!浪费老子一颗培元丹,你也足以自傲了,死吧!”孙博喘了几口粗气,十分肉痛的怒骂一声,缓缓向南宫煌走去。

  “死的是你!”南宫煌并没有丝毫的畏惧,狠狠的淬了一口,从地上一跃而起,又是一拳向孙博袭去。

  “我草!这小子还是不是人?”孙博大惊失色,自从修炼三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能打之人,要知道南宫煌可是只有聚气六层之境啊,不论是内劲的精纯度、还是身体的抗击打能力都超乎群常的强大,这更加激起孙博必杀南宫煌之心,否则留下来只会是个祸害。

  于是孙博又是一招落天击袭去,只不过为了防止遭受内劲的反噬,这一击在力量上却要小上一些,但还是将攻击力控制在七鼎之力左右,依旧不是南宫煌此刻能够抵挡的,他再度向后跌飞出去,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

  “咚!”撞击在大树之上,南宫煌满脸是血,有些摇摇欲坠。

  “绝不给你任何机会,呀!”孙博双目冷芒一放,几乎毫不停留,一个箭步,一拳向南宫煌胸口袭去,势必要将他击杀当场。

  “我难道就要这样完蛋了吗?我不甘啊!”南宫煌仰天咆哮一声,倾尽所有的力量奋力击去,在这一刻南宫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他有需要保护的林师妹、有必须讨回侮辱的萧紫玉,他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不知是上天听到南宫煌的呼唤、还是他求生的强大信念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脑海中的那块铁片猛的一暗,一道金色灵光激射而出顺着他体内的特定经脉闪电般注入到他的拳头之上,在这一刻南宫煌清晰的感受到拳头忽然大了一倍有余,力量迅速激增。

  “轰!”一声爆响,伴随着孙博的惨叫发出,落地之后,孙博狂飙一口鲜血,抱着右臂好像杀猪般的哀嚎起来。刚刚这一手他觉得南宫煌必死无疑,所以只发出六鼎左右的攻击力,却不想对手竟突然发出远超自己的攻击反击而来。

  “怎么可能?!”南宫煌猛然一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向恢复原样的右拳,就在刚刚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突然迅猛激增,究竟强大到什么地步他不知道,不过看着眼前之人的模样,他却能猜测出刚刚这一招最起码拥有8.9鼎之力,直接增强了两鼎的攻击力。

  但是这一击之后,南宫煌却是汗如雨下、整个人有种虚脱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在他极度消耗体能的情况之下才会出现,这让他心有余悸。

  稍稍缓和了片刻,此时并不是利用灵力修炼恢复体能的时候,他连忙向孙博走去,现在孙博断臂重创,他不用再担心什么,走上去一脚踏在孙博胸口,将他差点踩得窒息而死。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跟吴志远又是什么关系?”南宫煌质问道。

  “我不说,杀了我吧!”孙博咬牙切齿的吼道。

  “你还挺有骨气,哼,你到底说是不说?”南宫煌狠狠的踏了一脚,孙博狂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下去。

  “打,打死我也不说……”孙博视死如归般的答道。

  “还真这么有骨气!”南宫煌心中升起一丝敬佩之意,松开脚,伸手快速在孙博身上抚摸了一番,在他腰侧处摸到一个羊皮卷轴,上面挂了一个黑色的小布袋。

  “啊……”就在南宫煌将注意力放在手中之物、略有些掉以轻心之时,孙博突然咆哮一声,惊得南宫煌汗毛顿时乍起,急忙严阵以待,但让他暗呼不妙的是,孙博这一声大吼竟是声东击西之计,并没有攻击自己,而是全力逃跑。

  刚刚孙博其实一直都在蓄势,为的就是全力施展神行步逃离此地,他实在是被南宫煌给搞怕了,既然斗不过对手,只好留下一条小命好回去向老大报告。

  7酷&9匠网正@版首发

  “哪里逃!”南宫煌没想到遭受如此重创的孙博竟还能逃脱,连忙追击而去,但正如狮子搏兔一般,兔子是为了保命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没命的奔跑,而狮子只是为了一餐饭而已,也不用那么发狠,所以两人一前一后,一直追逐了几千米,来到一座悬崖峭壁处才被迫停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