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乱糟糟一大片。

  宁涛抱着叶婉清带着几百人回归,虽然引起诸多胜利欢笑声,但也有人不喜。

  再看到李毅的尸体后,整个青城派完全是从脸黑到脚后跟。

  他们的大师兄居然被杀了!

  一个具有极大潜力,还曾差一点当上盟主的天才修士,就这么死了!

  当初他可是称自己五年内必入神境,还得到了周盟主的赞赏,现在就这么完了!

  那青城长老脸色阴沉如水,虽然不知其为何叛变,但那好歹是他青城派的大弟子,你不由分说就这么杀了,也太打脸了吧。

  还有没有将我青城放在眼中!

  那长老脸越来越黑,掌心中的污秽被压制,但这种事已经被抛在脑后了。

  不行,必须要通知老祖……看着万众瞩目的宁涛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宁涛敷衍几句,随即就原地为婉清疗伤,有些麻烦,只能先让其服下灵丹。

  那五个玉盒被婉清死死抱在怀中,哪怕没意识也不撒手,只能让她清醒过来。

  “婉清,可以放手了,已经没事了,”宁涛苦笑着安抚道。

  叶婉清看了宁涛一眼,随即就眼眶红红的扑进怀中,哭腔道:“师弟,无忧她活的好苦啊,都怪我太没用,对不起……”

  “好了,别哭了!”

  宁涛轻轻拍着她后背,温笑道:“在这里等我,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奇迹!”

  听闻此言,叶婉清紧盯那一双深邃眼眸,那一股自信和喜悦让她瞪大美眸。

  “难道…天生道根你找到了?”

  宁涛笑而不语,但这股神情已经明了,无尘子,月无寒几位高层神情振奋……

  山洞内,只剩下四个人。

  一个自然是宁涛,还有就是龍金,周盟主,武当老祖这三位信得过的前辈。

  “呼……!”

  只见前者深吸一口气道:“三位前辈,就麻烦你们在这里替我护法了。”

  龍金和武当老祖笑着点了点头,但周盟主却皱眉道:“小子,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女儿弥补了先天,那这宝地还存在么?”

  话一出,二人面色变了变。

  “我虽然是盟主,但我没有阻止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考虑清楚,如果这最后的宝地没了,后果什么的你要想清楚。”

  周衡轻叹一声沉重道。

  宁涛一脸坚定:“放心吧前辈,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用于承担责任。”

  “没错,如果我修士的存亡是靠一个可怜的丫头撑起的,那还要我们有何用,这样的未来不要也罢,”武当老祖甩袖道。

  龍金严格来说不算鸿蒙之人,这时候说话自然也不合适,但他还是开口了。

  “小子,相信你的心,跟着你的心走,作为你的长辈,你已经是我们的骄傲。”

  宁涛感动的鼻子发酸,深深的朝着三人鞠了一躬,随即坚定的朝冰棺走去。

  周衡见状,最终幽幽一叹。

  希望不要出现那样的结果吧,不然你这个准盟主会被大家说成自私自利而被推翻。

  唉……!

  冰棺四周,结满了冰棱。

  宁涛看着棺内的无忧,好像长大了不少,模样更可爱了,越来越像她妈。

  看的发痴,最终还是将缩水的万年寒冰拔下来,在这一瞬间冰棺快速的融化。

  宁涛毫不迟疑的打开冰棺,配合三位前辈撕开封印术,顿时就感觉天地能量又失控了,纯阳之力不要命的往无忧体内钻。

  这么多能量要换别人早神境了!

  在这电光火石间,一株通体白玉形成的根茎出现,充满道韵,象征着生命的初始,又如同万年神树的根基苍劲,仙气朦胧。

  一咬牙,竟拍进无忧体内。

  两者仿佛就是一体,自动融合了,一个先天有缺,一个弥补先天缺陷的仙药。

  一旦产生呼应就证明成功一半!

  宁涛几人大喜,终于有作用了,那暴躁的天地能量似乎受到遏制,不再恶化。

  山脚下,几千人向上仰望。

  天地能量的暴动让他们吓了一大跳,以为又要出现什么灾难,但忽然又停住了。

  吴海林大喜道:“师祖,你们快看,是不是那仙药起作用了。”

  “应该是了,无忧那娃娃终于有救了,受了这么久的罪终于能拨云见日了,”无尘子老泪纵横道。

  叶婉清三女喜极而泣,前者直接扑进了师傅无言师祖的怀中。

  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山洞中,白玉般的仙气朦胧美。

  宁涛毫不迟疑,直接盘膝而坐,取出一尊抢来的药鼎将天地熔炉加持上去。

  他要将五大宝药全提炼一下!

  距离成功应该只差这最后一步了,只是单一的融化成药液,这样更容易吸收。

  第一株,地宝玉藕!

  看着忙的亢奋的宁涛,周衡的眉宇间依旧忧愁不断,似乎是在考虑结尾事宜。

  首要的是应付几大老祖……

  时间过得很快,一切顺利,宁涛在丹药的支持下,一口气提炼了三株宝药。

  枯萎之木,九品金莲!

  看着那三团药液都被无忧吸收,透视眼也看不到其内情况,也不知如何?

  极阴之果,这株宝药对无忧万分重要,算是她的大补之物,起到关键作用。

  其实说白点,这么多珍贵东西,已经将无忧的身体重塑了一遍,一个先天框架组成,肉身,生机,护体,大补,灵魂!

  万年寒冰只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许久后,五株宝药全被提炼完毕,渐渐的都被无忧吸收进体内,但表面看去就像没有涟漪的湖泊,让人摸不清深浅?

  四人站在一起,皱着眉头期待的看着平静的无忧,谁也说不准到底成功没。

  山脚下,几千人同样期待。

  “这…这没反应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哪里出什么问题了?”宁涛沉着脸难看道。

  武当老祖刚想劝慰,脚下的武当山竟然一颤,龙吟声炸响在耳边,轰鸣不止。

  “嘭……轰!”

  “哇哇……伊呀……哇哇!”

  一道惊天仙柱从无忧体内直冲天际,一张硕大的模糊道图出现,遍布整座天穹,这还没完,一头虚幻火凤嘹亮展翅。

  道韵天下,龙凤呈祥!

  几千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什么人会引起这么大的异象,这…这简直太惊人了。

  宁涛四人发愣,目瞪口呆。

  突然间,山洞某一处的虚空被撕裂开,一道苍老激动的人影一步跨出,一眼就盯紧了正哇哇哭的无忧,脸上涌出一股狂喜。

  “这…这是……先天道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