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没用,这就吓瘫了?”

  屎壳郎嘴角撇出一丝轻蔑,一千多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在他看来,宁涛也只是个小人,根本不算什么。

  “一千五百万一次。”

  “一千五百万两次。”

  “一千五百万三次。”

  见没人再争,台上的江疏燕拍卖锤一敲,这件物品算是定了下来。

  “来,我们大家一次看看这次是什么好东西。”

  将红布揭开,江疏燕轻轻的将罩子拿开,目光看向了托盘。

  每次打开罩子,都吸引了众人的瞩目。

  有人欢喜有人忧,当打开来看到里面是一条纯银的项链后,一个个面色就憋了笑。

  这件东西估计是整个拍卖会里面东西最便宜的,顶多就是万把块钱,而屎壳郎竟然花了一千五百万。

  “这条项链不错,恭喜屎壳郎先生了。”宁涛乐呵呵的冲太史克朗打了个招呼,满脸笑意。

  屎壳郎虽然有钱,但看着一千万买的这条垃圾项链,他还是一阵阵胸闷。

  坐在一旁的曹扬心情总算好了不少,不管怎么样,还有人比他运气更差,算是找到了一些平衡,但心中对宁涛更恨了。

  场中很多人面露讥讽,他们也都认出屎壳郎是国外人,两者根本不搭边,一些人也就肆无忌惮起来。

  “接下来拍卖继续。”

  而曹扬与屎壳郎也沉默了下来,吃了大亏,要缓一会。

  对方没拍,宁涛也选择了收手,就算是看到一些物超所值的,也没有出手。

  他不缺钱,自己吃肉,总不能不给别人留口汤,反正对他来说,只怕不让曹扬两人得逞就成。

  不过今天他算是大开了眼界,看着一件件物品被拍出高价,宁涛不禁苦笑,都说海市是夏国经济的中心,他算是见识了。

  有钱人不是一般的多,基本上每件物品的拍卖价钱都不低于一千万啊,

  要知道那可是一千万啊,可不是三四十万,就算是一般的有钱人,恐怕穷尽一生也难以拍的一下。

  凡事有利也有弊,虽然在场的大富豪也不是傻子,但如果拍卖成功的可以在电视上,报纸上露下脸。

  连带之下,顺便也将自己的公司给宣传了,而且还是正面形象,一些精明人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以至于不少人就算明知道亏钱,也会往上砸。

  毕竟第二天的电视台会以某某某或者某某某公司捐款多少,多少的形势出来,绝对是赚了。

  而在这边,宁涛已经招过服务员过来,将那串天使之吻给取过来了。

  至于钱,不用当天给也可以,拍卖行不怕你会赖账,毕竟能进来的,无论是名气,还是家底都有,谁也丢不起那个人。

  “来,夏梦菲,我给你戴上。”

  看了看手中的宝石串,宁涛含情脉脉的看着夏梦菲道。

  “现在?”

  眼下还在竞拍,夏梦菲闻言有些忐忑,扭捏问道。

  “恩,就是这里,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宁涛单手高举过天使之吻,不等对方同意,给夏梦菲戴上了。

  “真漂亮!”

  夏梦菲本身就气质高雅,自带一股温婉的气质,如今那串宝石在其塞雪的肌肤上熠熠生辉,无形中更是为其增添了不少人格魅力。

  这一幕,同时也让不少人看到,场中顿时上演了一场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的情景。

  女的是羡慕,他们都知道这天使之吻的价值,而眼下这小伙子拍成了,竟然毫不犹豫的送给了他身旁美丽的女士。

  这不就是传说中王子与白马的故事吗?很多女人甚至恨不得自己成为夏梦菲,只不过看看人家那长相,恐怕就算是场中最亮眼的明星也要黯然失色。

  男的则是无语了,这分明是秀恩爱啊,但他们还真没办法说什么,这个风头不是谁都能出的。

  谁能再拿出一串天使之吻啊。

  看着已成为焦点的夏梦菲,场中只有曹扬咬牙切齿,怒火冲天。

  原本这女人是他的,却被宁涛抢走了,这天使之吻也应该是他的,也成了对方的了,试问他怎能不恼。

  “宁涛,谢谢你。”

  夏梦菲摸了摸脖子上的天使之吻,含情脉脉的看着宁涛道。

  她现在心中除了甜蜜,就是感动,若非场合不多,她恐怕会立刻献上香吻。

  “呵呵,夏梦菲,我答应过你,一定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宁涛呵呵一笑,神色坚定不疑。

  “我信你。”

  一切尽在不言中,夏梦菲眼神都要醉了,闪烁着幸福的光晕。

  两人秀着恩爱,台上的拍卖会也没闲着,一件件东西都被拍了个好价钱,有人欢喜有人忧。

  “好了,暗拍已经过半,如果想要压宝的朋友们不要再犹豫了,否则会错失良机的。”

  等到流程过半,江疏燕看了看桌子上的托盘,就开口笑道,“下面这件宝贝有可能是青花瓷,各位千万不要错过。”

  “五万。”

  经历了前面的厮杀,虽然台上有江疏燕的诱惑,但不少人也理智了不少,出价不那么疯狂了。

  毕竟一次拿出上千万,也并非谁都能那么爽快的。

  “一百万。”

  屎壳郎已经从刚才的沮丧中回过神来,再度出手了。

  “两百万。”宁涛出手。

  场中的众人已经有了默契了,知道两者不对头,只要这双方对起来,恐怕没别人的份,一个个也都默不作声了。

  “两百五十万!”

  “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四百万。”

  ……

  两人都是干脆之人,价钱也飙升的可怕,很快就突破了上千万。

  “一千两百万。”屎壳郎再度喊道。

  “一千三百万!”宁涛挑衅般的跟上,看这样子似乎没有退缩。

  “还来?”

  这时候屎壳郎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与曹扬对视一眼,再度咬牙道,“一千四百万。”话语说出,面对宁涛微微一笑。

  “一千五百万!”宁涛顺口就报出了一个价钱。

  “既然宁先生喜欢,那这件宝物就归你了,我不跟了。”

  出乎意料,屎壳郎朝着宁涛轻点了下下巴,突然见好就收了。

  “怎么?屎壳郎先生你不跟了?”

  宁涛一愣,接着就语速飞快的道,仿佛根本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