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苏浅却没有多少反应,抱着一桶爆米花津津有味的吃着,眼睛盯着电影屏幕,仿佛没听到周围的动静一般。

  看到这里,宁涛也熄了心中的念头,暂时压下心中的躁动。

  实则苏浅心中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周围的声音她又怎么会听不到。

  刚刚扫了眼,吓了她一跳,连忙正襟危坐起来,面色红润。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电影院都是这样,主要是这个点来看电影的,都是情侣,加上电影又枯燥,不可避免的要干点什么事,两人算是赶上了。

  为了避免让自己尴尬,她只得将注意力都放在电影上,实则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记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是宁涛想,怎么破?

  是答应还是拒绝?

  大学生男女之间突破那种关系的多了去了,她也听说过,原本她对这种事情是嗤之以鼻的,现在委实拿不定主意了。

  苏浅心思复杂,宁涛就索然无味了,干脆将注意力放在一对男女上,他有透视,看的很是清楚。

  不过这东西是越看越难受,宁涛看了一会,强自将自己的注意力收回,放在了电影上。

  再看下去,估计会出事情。

  这场电影是一个现代爱情片,算不上什么出众,讲的大概是一个外乡来打工的一个小伙子,为了让乡下的妻儿过上好日子,干活很卖力,被女老板看上了。

  接下来便是香艳的情景,就是女老板在使用了种种手段之后,终于将这个农民工给弄到手里了。

  事情再发展,就是他乡下的老婆来找他来了,女老板当然不愿意,明着说乡下女很土,很穷,根本配不上农民工。

  暗中指示人对乡下女使很多绊子,让她达不到目的。

  然而,为了给家里的孩子找到爹,也为了让自己的男人回心转意,乡下女也是有骨气的女子,干脆也打起了持久战。

  自己在城里创业,并且开始打扮自己,仅仅是两年之后,也算是事业有成,面貌焕然一新,剧情翻转。

  这种情节很容易入戏,当看到那女的创业艰难时,苏浅眼泪都簌簌的下来了,抓住宁涛的胳膊就哭了起来,大骂那男的不是东西。

  宁涛无语,这些都是电影好不好,再说这桥段也算不上新。

  在说了,这男的是负心汉,打他干嘛,他有不是那男的,但看着苏浅哭的梨花带雨的,宁涛能做的也只有递上湿巾。

  而在周围,不少人都进入了状态,像他们专心看电影的奇葩还是不多的。

  有些东西具有传染性,开始还有很多人很腼腆,不好意思,但看到有人都无所顾忌了。

  很快,电影也进入了大高潮,最终那女老板公司破产,卷钱跑路了,男的一身债务,要自杀。

  这时候乡下女出来了,绝代风华,男的悔不当初,祈求女的原谅他。

  女的能来,不是为了炫富,只是问了句,“你错没?!”

随后也就是狗血了,种种之后,乡下女选择了原谅他了,两人回到乡下老家,久别重逢......

宁涛也不自觉的吻上了苏浅。

  不知道是受到电影上的刺激,还是心中恼怒,她一张口就咬住了。

  嘶!

  不知是疼,还是爽,宁涛浑身一僵,连连倒吸一口凉气,“你干什么?!”

  好在苏浅只是咬了下就如弹簧般起身了,红着脸鼓着腮帮子道,“谁要你欺负我。”

宁涛一阵恶寒,脸上爬上一道道黑线。 

 “额……”

  回过神来的苏浅脸色更红了,刚才她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没想那么多,现在立刻又紧张起来了,“你…你没事吧。”

  “那要不要去医院!”看着宁涛黑着脸,苏浅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开口问道。

  “不用了,回家看看怎么样吧。”

  被咬了一下,宁涛倒是没事,但心中的火气更大了,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干脆将苏浅给收了算了。

  “哦,那好吧,走吧!”

  苏浅心思更没在电影上,如果不是宁涛,她早就想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