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涛的印象中,记得当初看唐僧正在讲小乘教法,结果被如来和观音三言两语忽悠晕了,就踏上了求取大乘教法之路,九九八十一难,才最终取得真经归来,怎么到晴子口中就变成易筋经了呢?

  “没错,那就是易筋经。”

  见宁涛如此吃惊,晴子就点点头,着重强调了一下。

  看到晴子肯定了他的猜测,宁涛心中念头百转,一时间倒是怔住了。

  历史上有易筋经也有,但眼下从一个黑衣人还是一个女人嘴里吐出来,信息量太大,让他一时间难以消化。

  不过很快,他就从晴子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样。”

  听着这近乎传奇般的故事,宁涛不禁唏嘘不已,随后神色一闪,就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看着晴子试探着开口道,“你是真贺流,那跟正雄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祖先。”

  晴子知道宁涛有此一问,也没有隐瞒,面色平静的说道。

  “果然如此。”

  宁涛哦了一声,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其余两个流派要杀他。

  但随后他就再度困惑了,神色闪了闪,面色就凝重了,道,“那你们这次都来夏国干什么?”

  对方在这个时候讲出这个故事,肯定有所指,他心中划过了一个念头。

  “那半部秘籍出世了,就在海市。”

  晴子顿了下,就看着宁涛淡淡的道。

  撕!

  宁涛闻言,饶是有所准备,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怪不得海市频现黑衣人,原来是这样,宁涛眉心跳了跳,信息量太大,他一时间难以消化,揉了揉额头,再度道,“那秘籍在哪里?”

  海市新来了一批古董,根本当年先祖暗示,那秘籍就在这批古董中。

  真贺流现在势微,里面有了内鬼,让真贺流得到了消息,对方同样赶来了,不过当年先祖是用秘法保存,除了我真贺流的嫡系,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开,强行打开,只会让秘籍毁于一旦,这也是真贺流到到处劫持我真贺流的原因。

  “我这次是追踪八郎,就是想要找出对方劫持我组织内的门人,藏身的具体位置,没想到碰上了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