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不是要传授那功法吗?”

  见宁涛的动作不对,花玲珑眼眸猛然大睁,就喘着粗气道。

  “春宵一刻值千金!”

  ……

  等到雨疏风歇,宁涛赤着上身,靠在床榻上,半眯着眼睛点燃了一支香烟。

  他发现花玲珑真是个尤物,自己是越来越难阻挡她的魅力了,而对方似乎对修行很有天赋,传授双修之法后,没多久就能被其仿的有模有样,让他都啧啧称奇。

  半晌后,花玲珑长长的眼睫毛动了动,才慢慢的睁开了迷离的眼眸,满是深情的看了眼宁涛。

  “醒了?”

  宁涛嘴角一弯,勾起一丝弧度,看着对方笑道。

  “恩,老公,你真棒!”

  “呵呵,修炼的感觉怎么样?”

  花玲珑闻言,面色不禁一红,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是想着双修之术,只是到了后来,哪里还管得了这个,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看到宁涛似笑非笑的神色,花玲珑面色更红了,开口嗔道,“讨厌,就知道取笑我!”

  “这有什么?还害羞?”

  宁涛哈哈一笑,调笑了一句。

  原本宁涛还打算在花玲珑这里过夜,熟料却被一个电话匆匆叫走了。

  电话是夏梦菲打来的,听到对方有些没注意的声音,宁涛二话不说,就驱车前去了。

  在宁涛的印象里,夏梦菲一向是很有主见的,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再加上如今店铺开张在即,他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

  夏梦菲的住所是一片别墅群,被夏家花大价钱买下了一片,宁涛曾经来过这里,却没有进去。

  大半个时辰后,宁涛将车子停在了门口,夏梦菲早已红着眼眸在旁边等待了。

  “夏梦菲,怎么回事?”

  看到夏梦菲一脸的憔悴,眼窝深陷,宁涛心中一咯噔,就急忙抓住对方的柔荑道。

  “宁涛,我父母中邪了。”

  一看到宁涛,夏梦菲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眼眶当即就红了。

  “到底怎么回事?”宁涛眉头一皱,就赶忙说道。

  夏梦菲到底非普通人,心中虽有悲伤,但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夏梦菲,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听到对方的话语,宁涛面色阴沉了一些,就飞快的道。

  原本在得知夏梦菲要另起炉灶后,就受到了一伙莫名分子的威胁,扬言只要不退出新的珠宝公司,就将扰的她全家不得安宁。

  生意场上一些狠话,自然是无足称奇,开始夏梦菲也没在意,仍然是我行我素,但接下来的两天她就立刻知道了知道所言非虚。

  先是在他们睡觉时,房间内有异响,接着便是家里的宠物离奇死亡。

  总之,在接到那个电话后,夏梦菲家里算是彻底不得安宁了,今天一大早,又突然发现父母全部中风,无论医生怎么诊断,就是丝毫没有好转。

  见此,夏梦菲彻底崩溃了,不得已才求助宁涛。

  看到夏梦菲低头不语,宁涛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原因,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暗叹一声,就安慰道。

  “夏梦菲,你不要担心,对方既然有目的,应该不会怎么样,这样,先让我去见见伯父伯母,兴许两位长辈没什么大碍。”

  开玩笑,对方这针对夏梦菲,其实跟针对他差不多,如今店铺已开张在即,就算是天王老子拦着,他也不答应。

  “不行,你不能去!”

  夏梦菲闻言,神色一震,浑身一机灵,就赶忙摆手拒绝起来。

  “怎么了?”宁涛双眉使劲一拧,有些纳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