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仙皇巅峰?”

此言一出,一旁的呼延族长差点没跳起来。

他一脸震惊。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才不过仙皇巅峰。

他自认为自己也是天资卓越,七年前就已经触摸到了契机,有望跨入至尊的门槛。

但想要跨入那一步,又太难了。

这一晃,七年都过去了,他还在原地徘徊,但宁涛已经和他并肩,甚至远远超过他。

对方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就刚才那先后两剑,就算他能勉强接下来,恐怕也已经倾尽全力。

但宁涛却风轻云淡。

看起来,八成力都没出吧?

要不要这么狠?要不要这么打脸羞辱人。

他觉得这一辈子都白活了,漫漫几百万年还不如人家几百年。

他有一种白活这么多年的感觉。

就好像他天生正常倍速,而对面却自带迅游,还有火箭加速器……

人比人,气死人啊!

“唉,苍天啊,给个挂吧……”

而宁涛大笑一声,意气风发,洒脱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前辈的慧眼,侥幸有所突破,但,还不是前辈的对手。”

“不过待我突破至尊之时,定当请前辈赐教,到时定能痛快一战。”

但这话一出,风魔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连忙含糊道:“啊,切磋啊,那个…到…到时候再说吧,不急……”

他一脸尴尬,思绪却在飞快闪烁,在想着到时候用什么理由拒绝。

开玩笑,等这小子突破至尊,和他切磋不就等于打自己的脸吗?

这小子有多变态,他可是一路看过来的,仙君的时候就把仙皇打的团团转,越阶挑战,越级作战对他来说就跟喝水一样,那都不算事。

别看至尊之间差距甚大,但风魔却心中没底,甚至,还有一种心慌。

越想越可怕。

反正到时候一定要闭关。

他这老胳膊老腿,可经不起折腾。

不然要是输了的话,这老脸恐怕就没法要了,想想都丢死个人……

而且,这不足千岁的仙皇那也就算了,可这小子如今已仙皇巅峰,虽然已经千岁有余,但你们谁见过万年之内的至尊?十万年内的有么?

别说寰宇了,就说大荒,你别说十万,百万年,能出一个至尊都是天赐,谁还跟你计较这个多大?

能出一位都谢天谢地了。

如今的这两位怎么造就出来的,你们难道不知道?

风魔欲哭无泪,面对宁涛他都有些汗颜,恐怕三千年之内这小子就能问鼎至尊了,万年之内必然超过他。

他穷尽一生所学和知识,也想不出哪里有万年以内的至尊。

他心底一叹,决定过了今天就去闭关,这老脸怎么说也要争取一下,说不定能侥幸突破到至尊中阶,这小子在五万年之内就别想追上自己。

想到这儿,他心中不禁有了些许安慰,起码一时半会儿还安全。

而岚姐,夏姐,小莲等人见状松了口气,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突然动手,但见到夫君如此强大的实力,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一阵窃喜。

谁不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是那人中之龙,天下之最?

小莲和宝儿却嘟着嘴瞪着他。

“敢对爹地动手……”

而这时,呼延族长看着这两个小美女,颇为喜人,一个不食烟火,一个超凡入圣,似乎资质不凡,刹那间心中不禁动了一下收徒的心思。

不禁抚须,开口笑道:“你们这两个小娃娃是何人?相见即是有缘,可愿拜老夫为师?我名呼延,乃是一族之长,更是这起源堂的堂主。”

说着,就爆发出了修为。

还负着手,一脸自豪,仿佛已经听见了两个小女娃的激动惊呼声……

风魔一听也动了些心思。

他修行这么多年,还没收过徒。

然而,宁涛愣了一下,扭头看过去时,二女在威压下,风轻云淡,丝毫不受其影响,更是古怪对视一眼。

其中小莲撅着嘴,看着呼延族长好奇道:“那你比爹地更强吗?”

“爹地?”

呼延一愣,他见宁涛一笑,顿时讪讪道:“门主的实力通天彻地,乃是神资,我等凡人自然比之不及。”

听到这儿,宝儿撅着嘴,眨着大眼睛问道:“那你的学识,见识比那三位导师伯伯更强喽?”

“呃…这个……”

“比之要稍逊一些,老夫虽然为一族之长,不过,在这方面他们是特长,是专项,老夫自然比不上。”

呼延族长抚须笑道。

当初三大导师来到起源一族时,他们曾论道过,彼此照过面。

而听到这儿,两个小丫头兴致顿时没了,一个个耷拉着小脸,满脸抗拒道:“若是这样,那就算了……”

但话一出,呼延族长却愣住了,怎么看这样子像是不乐意呢?

他好歹也是堂堂一族之长,论气魄罕有人能及,就说这一身高深莫测的修为难道还交不了两个小女娃?

当即瞪眼,不忿道:“老夫到底哪里差?你们倒是说一个理由,若是能让老夫心服口服,自然不强求。”

“这可是你们的大好机缘,可别不懂得珍惜,错过可就没有了……”

他还以为两个小丫头是在圣地内待久了,不知道眼下多么珍贵。

风魔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宁涛闪过哑然之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两个丫头齐齐望过来,不仅苦笑着点了点头。

一见此状,宝儿顿时坏笑一声,直接“轰”然爆发出了修为。

浩荡皇威铺天盖地。

竟已入皇境,而且根基扎实。

恐怕三四个寻常同阶皇境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一看,孰轻孰弱便知。

“什…什么?仙皇?”

呼延族长大吃一惊,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之前他扫视不到二女的修为,还以为是宁涛施展的某种手段。

没想到竟然是仙皇。

还这么年轻?有…有一百岁吗?

但其实,这是混沌圣体独有的一种力量,即便宁涛也很难窥伺到。

风魔也充满压力。

但随之,就不禁赞叹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宁涛的孩子,果然妖孽。

但这还没完,小莲也随之爆发出了修为,竟然达到了仙皇高阶,其气息之雄厚,连呼延族长都呼吸一窒。

好可怕的压力?

“高阶?这…这怎么可能?”

呼延族长瞪大了眼珠子,恨不得跳出来蹦两圈,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还以为两女有眼不识金镶玉,其实人家根本就没看上自己,同样是仙皇的修为,自己哪有资格做人家的师傅?或许再过几年他就要仰视了。

而风魔,脸色不禁也僵硬了,目瞪口呆,心中苦涩,受了重重打击。

还是别明天了,等会儿就去闭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