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长舒一口气,听得那是津津有味,原来这才是风鸾剑的诞生史。

  由风魔剑和鸾鸟进化而来!

  世事还真是奇妙!

  闻所未闻!

  而雨皇,雷皇一脸震撼,难道传说中的至尊神器都是这么诞生的吗?

  要知道,当时的鸾鸟已经进化成了一尊银瞳,放眼寰宇,那也是超强的存在,而吸收了它的血脉,尸骸,力量,如今的风魔,不,风鸾剑该有多强?

  他们不知道,但宁涛却是清楚,至今还没有什么能挡住风鸾剑!

  空冥仙君都死在了那风鸾剑下……

  震惊过后,敏锐的雨皇皱眉询问道:“之前大哥你说地冥族,这件事和他们有关系吗?为何会选择这时动手?”

  “如果真想除掉你这个军长,以地冥族那庞大的实力,恐怕机会多的是。”

  风魔点了点头,虽然他当初的实力很强大,地位也不一般,但地冥族,可是掌握了一个大星系,那是一个庞然大物,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够撼动的。

  如果真想对自己动手,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就是后果,有些严重。”

  他沉吟了一下,皱眉道:“自我苏醒以后,才将当年我之后的事了解到,电皇居然将我塑造成一个叛徒。”

  “而且,当时我们明明拦住了星空巨兽,那三个生命星球,根本无碍,剩下的那些,电皇有绝对实力阻止,按理说不应该被毁灭,除非出了某种变故。”

  “又或者说是毁尸灭迹?但这也太狠毒了一些吧,整整三个生命星球啊!”

  风魔说着,都有些于心不忍,那么多生灵,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

  也难怪后人如此唾弃他……

  他深吸一口气,说出了心底的一个想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电皇,不是一般人,恐怕,就是地冥族之人。”

  “什么?”

  雨皇大惊,这一次却摇头道:“这不可能,大荒军高层,都是层层筛选的。”

  “怎么会有地冥族的人混进来?”

  一听这,宁涛撇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只要有心,什么都能做到,当初我在边荒的城门下就差点被人害死。”

  “后来据我所知,那个将军就是地冥族的人,不一定非要血脉是地冥族。”

  “没错,”风魔点头,又沉吟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初根据他的气息,身上有纯正的地冥之力,之所以能瞒天过海,恐怕是因为……山灵之力!”

  “山……”

  三人都愣住了,不由自己的想到了那一则传说,山灵+地冥=……

  难道他们成功了吗?

  雨皇脸一变,哑口无言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细思极恐。

  地冥族这是想干什么?

  难道他们还想掌控大荒军么?

  宁涛,雷皇想不通,但雨皇沉吟了一下,皱眉道:“根据这么多年我的调查,发现在那三个被毁灭的星球中,似乎层有诞生“本源之物”的迹象。”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一切就说得通了,兽潮突袭,三方联手,想谋害大哥,夺得大荒军军主,但电皇无意间发现了本源之物,正好顺水推舟。”

  “先拿走本源之物,任由星空巨兽毁灭吞噬,再将星球被毁的凶手推给星空巨兽,罪名推给你,这样她一干二净。”

  “之后,大荒军军主展开选拔,恐怕其中的那几个人,就有地冥族的安插的人,不过,他们也没得逞,谁也没想到荒院长直接任职安排墨百万为军长。”

  “还不惜力压众怒,更是亲自到边荒坐镇,才将这一切给压了下去。”

  听到这,宁涛和雷皇都点了点头,恐怕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风魔也点了点头,他之所以恨上地冥族,不光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在游历中,他发现杀他的人都和地冥族有关。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绝对和地冥族那些杂种分不开联系!

  四人沉默了许久。

  雷皇没有了一开始的从容,整个人显得很压抑,一边是自己最崇拜的大哥,另一边是自己最尊敬的大姐。

  一个有养育之情,一个有传道之情,他实在无法相信大姐会背叛。

  更无法相信她是地冥族的人!

  忽然,雷皇一咬牙,豁然起身道:“我去将她绑回来问个清楚。”

  宁涛被吓一跳,一把拦住他,焦急劝道:“你疯了?你去就是送死知道吗?你以为他们会随随便便承认么?”

  “谋害大荒军军主,对大荒图谋不轨,更导致三座生命星球毁灭,这么巨大的罪名,他们会承认?一旦承认,恐怕大荒都可以直接宣布两系开战。”

  雷皇紧咬牙关,攥紧拳头道:“我只去找大姐,我相信她不会骗我。”

  风皇,雨皇叹口气,他们也能理解,毕竟雷皇的本事都是电皇教的,从小到大,都对他这个大姐很尊敬。

  不过和小雨更亲。

  见雷皇执着,宁涛一咬牙,忽然喝道:“你难道非要害死你大哥吗?”

  “如果,如果我说这都是真的,上一任军主,风皇,没有死,这个消息还没有泄露出去,你觉得结果会如何?我,你,还有小雨姐,风魔前辈都会死。”

  “你如果还想去,我不拦你!”

  说着,就侧开身子。

  “我……”

  雷皇脸色苍白,回头看了一眼平静的大哥,小雨姐,心头一阵重击。

  他咬着嘴唇,顿时泄了气,不甘心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宁涛松了一口气,琢磨了一下,安慰道:“别急,几十万年都等了,还差这一时吗?就算知道了是地冥族干的,你觉得就凭咱们几个能报仇吗?”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复活风魔前辈,这样我们才有自保之力。”

  话一出,雨皇点了点头,赞赏道:“不错,这是最紧要的,荒院长是最值得信赖的人,我们请学院帮忙,应该可以为大哥打造出一具躯体来。”

  雷皇也涌出一股动力。

  然而,风魔忽然摇了摇头,苦笑道:“如果是以往的话,倒是可行,但是我现在的层次,这个恐怕不行。”

  “关于我复活的事,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你们两个就当做今天的事,什么都没发生,复活的事就交给宁小子了,我会随着他一起前往圣人学院。”

  “这是我和某个人之间的约定!”

  说话间,语气变得肃穆。

  雨皇,雷皇二人傻眼,都扭头看向宁涛,殊不知,后者同样一脸懵逼。

  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这种事怎么突然就落到我身上了……

  而与此同时,在一片不可知之地,即将对宁涛产生一场巨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