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皇?”

  宁涛愣了一下,随即就惊叫一声,大荒的“风雨雷电”传奇四皇之首?

  从他第一次来到大荒,就听到了这四皇的名号,如雷贯耳,各自在一种元素上登峰造极,且各自封皇,被后人称之为四皇,是整个大荒的中流砥柱。

  不知震慑了边荒多少宵小!

  威震数个时代!

  忽然,宁涛心中恍然,风魔?风皇?风魔是名字,风皇才是封号。

  风魔前辈就是那传奇四皇之首!

  他居然瞒的这么深!

  宁涛苦笑,自己早就应该想到的,大荒强者,又擅用风元素,恐怕除了风皇,整个大荒再也在找不到第二个。

  雨皇,路小雨,美眸闪烁着泪光,几十万年的幻想,还是崩溃了。

  雷皇的神色也一片黯然。

  想当初,大哥就已经是威震一方的风皇,他还是青年时期,多次蒙受照顾,提拔,指点,才有了他的今天。

  但是,在几十万面前的那一场天灾突袭,大哥风皇传出了陨落的消息。

  甚至还被大荒视为了叛徒!

  因为他的失职,导致了三颗生命星球毁灭,亿万生灵灭亡,大荒本源受创,风皇二字就成了人人唾弃的存在。

  更被视为……大荒之耻!

  因此成为了禁忌!

  虽然没有确切见到风皇的尸体,不过多方消息确定,风皇畏罪自杀。

  亦或者,星空一族背信弃义,转身就击杀了投靠他们的风皇,属于窝里斗,总之不管如何,风皇的确陨落。

  在几十万年间成为了事实!

  雨皇,雷皇不止一次的去寻找过,不过,走遍半个大荒也没能找到。

  直到现在才完全死心……

  一时间,庭院里变得静悄悄的。

  三人一言不发,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在月光的照射下,难免有思念之情,回忆过往,精神都憔悴了一些。

  宁涛古怪,有些不知所措,这二人如此伤心,他在想要不要说出实情。

  风魔前辈其实并没有死。

  不过,他此刻人也不知去了哪?

  就在他犹豫时,一道微风轻轻拂了过来,就如翠绿柳枝一般清爽,在庭院内盘旋,雨皇那湿润的美眸下泪水即将落下,却被一只虚幻的手缓缓拭去。

  “傻丫头,你大哥还没死呢,哭什么?”一道温和的笑声柔和道。

  雨皇美眸一缩,整个人像触电一样僵硬了,先不说此人怎么出现在眼前的,就说这张脸,这声音,还有这感觉,怎么和他印象中的大哥重叠了?

  难…难道这是幻觉?

  “你…你……”

  而一旁,雷皇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使劲揉了揉,浑身一阵激灵。

  竟冲着一旁的宁涛惊悚道:“小子,你说我是不是看花眼了?我怎么看见我大哥回来了?是我太想念他了吗?”

  “呃……”

  宁涛苦笑,看着眼前的这一道虚幻白发身影,他幽怨道:“风魔前辈,你可是瞒的小子好苦啊,四皇之首,风皇!”

  听到这,白发男子沧桑一笑,复杂道:“看来,我的事你都知道了。”

  “不错,我就是风皇,不过,那已是过去了,现在的我,只是风魔!”

  “大…大哥……”

  一道充满哭腔的颤抖声音艰难道。

  风魔扭头,顿时看见雨皇美眸泪如雨下,更不可思议的捂住红唇,激动,痉挛道:“真…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雷皇的眼珠子差点没跳出来。

  瞠目结舌!

  下一秒,雨皇就像个小女孩一样扑上去,但却扑了个空,穿过去了。

  这不是实体,而是投影。

  “这…这是怎么回事?”雨皇看着雾气一般的风皇,脸上写满了问号。

  难道这一切只是她在做梦?

  就在这时,雷皇一把抓住宁涛,瞪眼道:“小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如实招来,你不是说你见到大哥的尸体了么?”

  宁涛苦笑一声,在风魔前辈的示意下,这才将其中经过娓娓道来。

  他也没说谎,的确是见到了风魔前辈的尸体,可魂魄却没散,寄居在了风鸾剑上,陷入沉睡,才苟活至今。

  如果不是自己将他带出来,又用星辰珠给他提供能量,让他恢复,恐怕,早已经撑不住了,彻底消散。

  不过,这其中的因果就有意思了,如果不是当初在落日峡谷,雷皇,雨皇救了他一命,恐怕,宁涛也就遇不到风皇,一饮一啄,一报还一报。

  环环相扣。

  所以说缘分真的很奇妙……

  刚听完他们相遇,还有之后的种种,雨皇,雷皇都露出了激动的泪水。

  大哥居然真的没有死。

  只是躯体死了,灵魂还未灭。

  只要找到合适的办法,机会,还能再让大哥复活,成为叱咤风云的风皇!

  他们风雷雨电,风皇最为年长,也是最早成名,威震大荒,一人一剑把守边关数以万载,还曾经担任过大荒军军长,当时的墨百万还只是一个将领。

  雨皇,路小雨,是在边荒战乱中长大的,是当时的风皇收留了她。

  给了她一个完整的童年。

  后来长大,风皇就将她送入大荒战院,这才开始崛起,又加入大荒军,成为风魔手边的得力干将,亦是兄妹。

  而雷皇,是在一次战乱中带回来的孤儿,被风皇培养,视为亲弟弟。

  至于电皇,则是在大荒军中崛起的一个人,一直仰慕风皇,爱慕风皇,也是风皇最早在大荒军中的得力干将。

  那时他们四个人,在整个边荒大放异彩,风光无限,大大小小的天灾,只要他们四人出马必定马到成功,一个个都身经百战,成为大荒军中流砥柱。

  而兄妹四人,感情极好,深厚,一直被外界所有人所羡慕,歌颂……

  而这时,宁涛诧异道:“风魔前辈,你的本体在什么地方?怎么会降下投影?这两个月,您到底在干什么?”

  雨皇二人也一脸好奇。

  如今的大哥,在大荒可谓是争议不断,若是被什么人给发觉了,恐怕会后患无穷,更别说这还是在大荒学院。

  一个卧虎藏龙,强者如云的地方!

  听闻此言,风魔白发飘飘,微笑道:“别担心,我没事,现在我的本体还有风鸾剑,正处在关键时刻,无法前来,所以只能用投影来和你们叙旧。”

  “也顺便和你们解释一下几十万年前发生的事,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

  话一出,雷皇就急切道:“没错,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所有人都说你投靠了星空一族,联合外敌,想要重创大荒,导致三个生命星球毁灭。”

  “这完全就是荒谬的事,我和小雨姐都不相信,可居然连二姐都承认了。”

  他说的二姐,赫然是……电皇!

  说起来,雷和电,不如同水与火,可相容,可相斥,他们两个一个修炼雷法,一个修炼电法,互有相通之处,雷皇的不少本事都是电皇所传授的。

  所以他和小雨姐是亲近之情,和二姐电皇,就有一些感恩之情。

  雨皇的红唇也苍白了些。

  这时,风魔听闻眼神中闪过寒芒,杀机,冷冷笑道:“她不光敢承认,还敢倒打一耙,将我污蔑成罪魁祸首。”

  “这么多年来,我始终不愿意去怀疑她,但没想到,她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她居然联合地冥族,趁星空巨兽突袭时,想要将我埋葬于星空。”

  “可惜,他们都失算了!”

  听见这怒火声,还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心痛,让宁涛听的都心中伤感。

  这么说,真正的叛徒是电皇。

  那个和风皇,雷皇,雨皇最亲近的兄妹之一,在关键时刻对风皇下手。

  然而,雨皇美眸寒光闪烁,从她的神色来看仿佛不意外,其实从小时候,她就总觉得她这个二姐有些不对劲。

  女人的直觉往往是可怕的。

  h看正k版◇*章节:上!。酷@匠●`网.0++

  尤其是大哥出事,二姐反而成了地冥族的客卿,和他们的来往越来越少。

  而且,在当年所有人都不愿相信堂堂风皇会背叛时,电皇一句话,让大哥背负了几十万年的罪名,由最亲近的人戳穿,这个叛徒的罪名落实了。

  风皇和星空一族勾结,坐镇边荒无数载,其实早就腐坏,相互勾结。

  不然怎么可能一直频频得胜?

  而且,他们还在共同谋划着吞并大荒,可惜计划败露,内部又发生争执,结果同归于尽,突袭也失败了……

  这就是电皇当初的解释。

  而他当初因为被地冥族强者所救,应其邀请,成为了地冥族客卿……

  一切看起来就是那么顺理成章。

  但真的是这样吗?

  真正的答案,却完全相反!

  当年,风魔担任大荒军军长坐镇无数载,立下赫赫战功,风头无人能比。

  但风魔,喜爱自由,在将近上百万年前,他就只挂一个军长的虚职,经常去游历寰宇,一去数年,据说混的风生水起,在寰宇也闯出了一些名头。

  仿佛有辞去军长的意思,可几十万年过去了也没怎么做,一切都如旧。

  就在这平静中,一场阴谋形成了,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大荒军军长一职,也忌惮他疯魔的实力和地位。

  所以打算将他……谋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温暖如冰说: 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