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脸色变幻,一时间,竟不知所措,难道,雨皇认识这个扳指么?

  不然也不至于这副神态。

  “呃…那个……”

  “咳……”

  刚欲开口,身旁金光一闪,雷皇竟瞬息间来到了他的身边,一只手掌放在他肩膀上,冲着他微微摇头。

  好像是不愿打扰月下美人的意境。

  让她独自呆一会儿吧。

  宁涛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只好作罢,和雷皇一同在石桌旁坐下来。

  刚落座,宁涛就冲着雷皇狐疑道:“你们见过这个青色扳指吗?”

  雷皇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同样奇怪道:“我总觉得我见过,但好像已经忘了,对我很重要,却像是很久了。”

  “应该是我小时候见过的,不过,小雨姐肯定知道,而且应该记忆深刻。”

  “可会是什么呢?”

  说话间,雷皇也有些头疼。

  明明很重要的事,却偏偏总是想不起来,让他有一种急躁的感觉。

  听到这,宁涛不禁摸了一下下巴,那还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这两个人认识风魔前辈,话说,风魔前辈去哪儿了?好像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

  难道他要办的事还没有办好吗?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宁涛无奈一叹,眼下唯一的办法,也只能等,唉……

  二人在石桌旁干等了半天。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南聊到北,从东聊到西,渐渐找到话题,聊得挺兴起,毕竟都是从学院内走出的。

  又聊到了边荒的事,天灾已经完全撤退了,此战,只能算是平手。

  大荒上下,损失都不小。

  但星空八大族,同样受创不轻。

  又聊起了圣人学院,说起这个,雷皇倒是很唏嘘,感叹,也有惋惜,因为当时的他,同样是新人王,大荒榜第一,一时间风光无限,备受瞩目。

  不过,他没能赶上好时候,当时的圣人学院还没有招生一事。

  在学院呆了一两百年,他便入了大荒军,从一个最小最小的兵卒做起,再到队长,将领,在边荒摸爬滚打,出生入死,这才有了今天的雷皇之名。

  也多亏了他小雨姐和曾经大哥的支持,照顾,不然……

  说到这时,雷皇忽然一僵。

  整个人呆了数秒,忽然扭头看向了青色扳指,他似乎想起来,这…这青年扳指,就是他那印象中的那个大哥。

  刚欲惊叫出来,雨皇,路小雨,飘飘落下,握着青色扳指,复杂道:“这件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呃…这个……”

  宁涛含糊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在一个很小,很偏僻的星球上面。”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吗?”雨皇玉脸发白,紧紧的攥住了青色扳指,仿佛没有问出这句话的勇气。

  雷皇也瞪大眼睛,呼吸粗重。

  见此状,宁涛吞着口水,挠头道:“还有,还有一些杂乱东西。”

  “再然后的话,还有一具干尸,已经消散了,你们……认识他吗?”

  话一出,雨皇娇躯颤了一下。

  无力的倒退了一步。

  都痛苦的闭上一双美眸,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甚至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认为,但是,亲口听到还接受不了。

  雷皇脸色也苍白了。

  忽然,他咬着牙一把抓住宁涛,焦急问道:“你说清楚点,是什么样的尸体?是人的尸体,还是兽族的尸体?”

  雨皇也竖起了耳朵。

  “人…人尸……”

  宁涛艰难说道,见二人的神色失魂落魄,他试探道:”似乎叫……风魔!”

  “铛~”

  只听得一声脆响,扳指落地。

  雨皇红了眼眶,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果然,果然离去了吗?

  而雷皇苦笑,摇了摇头,痛苦道:“他既叫风魔,也叫……风皇!”

  “风雷雨电四皇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