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咔嚓嚓……”

  整个广场坍塌下去数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就连苦心搭建的擂台,布下阵纹,还是成为了一片废墟。

  两个人。

  宁涛,司空信没入其中。

  数百万人下意识起身,瞪大了双眼看去,呼吸一窒,心跳“怦”然加速。

  “怎…怎么样?”

  霸王宗,地冥族代表手脚颤抖。

  “一定要赢啊!”

  即便以雷皇,雨皇,军长墨百万等人的心境,此刻也不禁紧张起来。

  荒院长的眉毛都微微跳动。

  灰尘散去,露出了两道趴在地上的身上,都已筋疲力尽,战至力竭,甚至连动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

  宁涛脸色麻木,眼角的余光能看见司空信吐血,而胸前,更呈椭圆形凹陷下去,起码有四根肋骨被打碎,那血液中还夹杂着内脏碎片,痛的不行。

  此刻正像条死狗一样瘫在废墟中……

  “做…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墨弦眼球颤抖,嘴中不停的呢喃激动道。

  一股说不清的喜悦涌上心头。

  泪水将视线都模糊了。

  江尘也一脸震惊,宁涛居然跟司空信打成了平手,不,应该说是赢了。

  因为宁涛用的是自己的力量,还能再施展,但司空信的霸王丹,却只此一枚,而且还是借用的,高下立判。

  刚才宁涛那一击,力量太神秘,晦涩了,据江尘估计,恐怕就算没超越帝法的范畴,也有半步踏入圣之传奇。

  “了不得啊!”

  “这家伙手里还有多少底牌?连我都有压力了,不过,越强越好啊……”

  而这时,数百万人大声欢呼,大半的呼声都在呐喊着宁涛站起来。

  这种情况,站起来应该就赢了。

  打败了司空信,就相当于打败了整个星系,屹立在整个大荒的青年之巅,能与之相比的也只有凤毛麟角而已。

  霸王宗代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骂,恨不得宁涛马上去死。

  他要是站起来了。

  那恐怕,霸王宗这次颜面尽失,吸收了霸王丹的力量居然还失败。

  然而,在万千呼唤下,宁涛的身下缓缓形成了一朵莲花,为青色,二十四品,十分模糊,以龟速的速度旋转着。

  虽然缓慢,但众人都能感觉到,宁涛的呼吸居然渐渐变得有节奏。

  像是在快速恢复。

  “太好了,快…快,加油啊,宁涛,站起来,杀了这个作弊小人,让他知道,我们平民也不是好惹的……”

  “宁涛,站起来,加油啊,你是最棒的,”上百万人的激动大喊如雷鸣。

  整个学院都听得一清二楚。

  就连一些长老,大人物,都不由得被气氛渲染,在心中激动的助威。

  “该死,反了,反了你们了,混蛋,一帮混蛋,”霸王宗代表气急败坏。

  地冥族代表也心跳加速。

  就在这时,宁涛红着眼,咬牙翻了个身,整个场中像是爆炸了一样,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尖叫,就好像华夏队进球了一样,一个个激动的要昏厥过去。

  仿佛看见了足球的胜利。

  而司空信见状,吓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怎…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假象,错觉,不…停下,快停下。

  他一瞬间就吓得五脏俱裂。

  脸色一片惨白。

  没了铠甲,正面接下他的霸王神体的冲击,不可能再站起来,若是常人,早已经粉身碎骨了,更别战起来。

  “噗…咳咳……”

  “停下,混蛋,你…你为什么没死?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

  宁涛强提一口气,白落在刚才已经崩飞了,不过,即便没有铠甲,难道他在白矮星下硬抗了两个月是白扛的么?

  他的血肉早已经被压成了钢铁。

  青莲造化经运转,渐渐在胸口积蓄了一口气,居然在万众瞩目之下,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朝着司空信走去。

  “漂亮,干的漂亮,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个小人,”数百万人亢奋了,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咆哮着。

  “踏踏……”

  宁涛的一步步,就仿佛是司空信的催命曲,一股恐惧在他心里无限放大。

  一双眼球,爬满了血丝。

  胆子都快吓破了,他拼命想挣扎,想逃,想跑,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仿佛成了植物人,只剩下思维。

  就在宁涛红着眼即将来到司空信面前时,一道破风声忽然在面前响起,还有一道冰冷的声音:“够了,这场比赛平局,到此结束。”

  话一出,整个场中骂声一片。

  而宁涛一抬头,发现正是那个霸王宗代表,眼中含着杀气,一把抓起司空信,就欲离去,端是无比霸道。

  “平局?我不服!”

  “这是生死战,他输了,就待死!”

  司空信惨白的脸色一僵,脸上涌出了一抹死灰,绷着嘴,肌肉在抖动。

  他输了么?

  但话一落,刚欲离去的霸王宗代表脚步一僵,定格了一秒,忽然冷漠扭头,俯瞰道:“你是在忤逆我么?”

  一瞬间,居然就拍出了一掌。

  竟然动了杀心!

  宁涛瞳孔猛地一缩,这一掌给他的气势,犹如排山倒海,太强了,比空冥,妖君,都要强了好几倍不止。

  自己就仿佛海啸面前的一叶扁州。

  时刻会被吞噬!

  “难道,要…要死了么……”

  “嗖…嗖嗖……”

  数道流光闪烁,化作一道道闪电扑了过来,但事出突然,谁能想到霸王宗如此猖獗,简直一点脸也不要了。

  数百万人完全是破口大骂。

  气的不行,为宁涛感到一股憋屈!

  然而,就在这一掌即将落下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霸王宗么?就算是霸王宗主来了,你敢让他在这撒个野试试看?”

  此言一出,那手掌便顿住了。

  稳稳地停在宁涛面前。

  宁涛呼吸粗重,瞪大了血红的双眼,眼前的掌纹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甚至那劲风吹着他额头发丝凌乱。

  下一秒,一道妙曼,成熟的倩影一把搂住他连连暴退,这时宁涛才看清,那霸王宗代表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荒院长,两根手指捏住他的脖子。

  就像是提小鸡一样,在霸王宗代表的惊悚下,那两根手指稍稍一用力。

  “咔嚓”一声,神经骨头破碎了。

  刹那间,霸王宗代表恐惧了,他没死,但却感受不到脖子以下的部位,手脚耷拉着,修为也在消散,他尖叫着,手脚却动弹不得,他成了个废人。

  还是一个脖子以下的植物人!

  “不……”

  在惨叫中,荒院长像扔垃圾一样将它扔掉,一个半步仙皇就这么废了。

  与此同时淡喝道:“此次比赛,宁涛获胜,五个名额,名列第二名,但生死台,不被认可,不过霸王宗需要补偿,三千亿星辰珠三天之内送过来。”

  “否则,本座亲自上门去要!”

  说完后,便撕开空间,一步走了进去,在场的众人,都呆如木鸡。

  哪怕获得胜利的宁涛。

  “太…太强了吧!”